-

第一千三百零九章

去皇城!

聽聞訊息的李陽,徹徹底底被激怒了,怒火中燒。怒不可遏。

“是,大人,屬下這就去傳令。”

近衛應聲而出,跑的飛快。

“**的,敢扣夫人,還想讓夫人給柳劍那煞筆殉葬?”

“我們不答應,走,走,殺進皇城,救夫人!”

“朱文羽這個昏君,暴君,實在可惡,等殺進了皇城,我非擰下他的腦袋,當夜壺踢!”

現場幾名校尉也是怒了,義憤填膺,情緒非常激動。

他們都是升龍殿的老人了,對李陽忠心耿耿,奉為主子,如何能忍周雪被活活害死,給他人殉葬?

“他們這……這是要造反?”

楊雪站在門前,目瞪口呆,李陽嚷嚷著要帶兵打進皇城,底下人更是叫囂要把當今皇主朱文羽腦袋擰求下來當夜壺,這,這……

一時之間她都有些反應不過來了,心臟狠狠抽搐。

“爸,你快去勸勸啊。”楊雪道。

“我不勸,我跟他們不是一夥的。”邱玉堂冷冷道。

就這李陽手底下有點人便不知自己是誰了,帶兵打皇城?

嗬嗬,自尋死路!

楊雪急的跺腳,可也不敢過去勸誡,另外她也知道,李陽不可能聽她一個小丫頭的,著急歸著急,但她對李陽的好感確是倍增,李陽太有男子氣概了,豪情無雙,衝冠一怒隻為紅顏啊!

現場想勸誡李陽的還有王朝,但王朝同樣也不敢開口,李陽目光凶狠,宛若虎狼。

王朝跟了李陽多年,還是第一次見李陽這般失態瘋狂,完全失去了理智。

“還請大人,收回命令,我不同意出兵。”

這時,薛敏從遠外走了進來,抱拳說道。

她也收到了訊息,甚至比李陽還早一些,再收到訊息後,她就意識到壞了,李陽武功智謀都屬非凡,唯一的弱點可能就是周雪了,她料定李陽必定會繃不住,便驅車從白虎關敢了過來。

“你不同意,什麼時候山河軍裡,你說的算了?”

李陽抬頭,眸光冷徹。

“屬下,絕然冇有這個意思。”

薛敏單膝跪地,“大人,我理解您的心情,也同樣想救出夫人,但是越是這個時候,您越是要要冷靜,否則會害了夫人的,皇城駐紮有天武大陸最精銳的,三大天團和九門禁軍,人馬高達三百萬,周圍還有六路兵團,這些兵團隻需半日便可馳援皇城,我們發兵毫無勝算啊。”

“你不必再說了,我心意已決,不可能會改變。”

李陽直接打斷,冷冷道。

“李陽,你瘋了嗎?”

薛敏也是火了,怒聲道,“你就是個混淡,你為了個女人,絲毫不顧追隨你百萬部下的安危!”

“教官,少說兩句啊!”

現場校尉和近衛隊員全部心頭一緊。

一直以來薛敏都是以李陽馬首是瞻的,從冇有逾越過,可此刻確是當眾辱罵大人,公然犯上。

李陽麵色陰冷,呼吸粗重。

眾人一瞧不由便是心繃的更緊了,隻當李陽是要翻臉,重罰薛敏。

“罵的好,把我罵醒了。”

李陽終然開口,“薛姐你起來,咱們去屋裡商量,侍郎大人您也彆看熱鬨,跟著一起來。”

的確,他不能拿底下百萬人的性命冒險,雪雪肯定要救,但強攻皇城,顯然不是上策,衝動於事無補,半點用處也冇有。

薛敏以及諸位校尉緊緊跟在李陽身後,快速走著。

邱玉堂聳聳肩,隻能也跟上了。

大廳裡,眾人落座。

“馬漢,你怎麼辦事的,大人不是命您看好夫人,不許她出城嗎?”王朝質問道。

“天女宮在城裡有暗道,直通城外,我,我大意了……”馬漢吭吭哧哧,十分的自責。

“這不怪馬漢,如果大人當日不讓夫人帶走柳劍的屍體,便也不會發生這種事情。現在不是埋怨追責的時候,而是要商量怎麼營救。”薛敏直言道。

李陽聞言,也是有些後悔,追悔莫及。

他早該想到以雪雪的性子,得帶柳劍的屍體回皇城,讓柳劍入土為安。

“我帶隊去營救夫人,我犯的錯,我來彌補,我就算是死,也要把夫人救出來。”馬漢立馬錶態,咬牙說道。

“你拉倒吧,就憑你那兩小子,還想去皇宮救人?”王朝不屑道。

“我這兩下怎麼了,你比我強嗎,咱兩試試?”馬漢猛的站起,擰聲道,他這裡出了問題,正在火頭上呢。

“行了,你兩都給我閉嘴!”

薛敏先是狠狠的瞪了他們兩一眼,然後道:“根據霍刀傳來的訊息,太子葬禮要舉行一週,也就是說營救夫人,我們有一週的時間視窗,從青陽城到皇城最快也要兩天,那麼我們還隻剩下五天的時間,最後我要說一點,我們隻有一次機會,失手就會打草驚蛇,往後再想營救便不可能了。”

皇宮高手如雲,戒備森嚴,形勢很嚴峻,想救出周雪的難度也很大,難若登天。

“夫人被關的具體位置,應該可以查到,不過皇宮的地形圖,可能就弄不到了,霍大哥底下的人雖然也有打入皇宮的,但都是最底層的,櫥子,花匠,婢女,皇宮規矩多,他們不被允許自由走動,很多地方都去不了,地形圖弄不到,營救成功的機率就會直線下降。”

王朝想了想,緊跟著說道。

“侍郎大人不是在嗎,人家可是尚書房行走,皇主身邊的人。”馬漢斜了邱玉堂一眼。

言下之意,要讓邱玉堂提供給他們皇宮的地形圖。

邱玉堂自顧喝茶,宛若冇有聽見一般。

眾人等了片刻,依舊得不到迴應,脾氣最為爆炸的張龍,趙虎已經忍不住了,手直接放在了腰間,欲要拔刀。

李陽眼神製止,望住邱玉堂:“侍郎大人,幫幫忙,雪雪是我妻子,我不能不救!”

邱玉堂冷笑:“李陽,你能要點臉嗎,人家周雪是太子妃,什麼時候是你妻子了?”

勾引人家老婆,害了人家柳劍,現在還把人家老婆當成自己的了。

厚顏無恥,無恥之極啊!

李陽淡漠道:“這件事情說來話長,我以後會告訴你的,你先把地形圖提供給我,我先救人。”

邱玉堂放下茶杯,說道:“我可以給你地形圖,但是你不會以為有了地形圖就可以把人救出來吧,皇宮有九門,每一門都有武君坐鎮,你們想精銳小分隊滲透,武力營救根本行不通的。”

眾人聞言,都是沉默了,皇宮內部的保衛力量,人員素質,比他們想象中的還要強的多,簡直堪稱離譜。

邱玉堂盯著李陽,見李陽眉頭緊鎖,臉色難堪,便是冇有來的心裡覺得十分痛快,自他來到青陽城,已經和李陽打過多次交道,每次都是他吃癟,心裡苦不堪言。

哈哈,心上人要殉葬,這小子急了。

“我今天就說多一些,希望能給你們營救提供些力所能及的幫助,這殉葬啊是皇族成員特有的待遇,不過這要被殉葬的人,則是要遭受非人的折磨,極端的手段。”

“殉葬的方法主要有這幾個,首先就是活埋了,給周雪先喝一些麻醉藥劑,鎮靜藥劑,擺好姿勢,或躺或跪,然後快速填土,這方法殘忍啊。”

“砍頭,就不用我細說了,就地斬首,人頭落地。”

“我重點講下灌水銀,這簡直毛骨悚然,把水銀從嘴裡給周雪灌進去,不過這方法可以讓周雪屍體的容貌保持一個完好的狀態,屍體也不會腐爛。”

邱玉堂慢悠悠說道,語速不急不緩。

眾人翻白眼,氣的不行,這個邱玉堂可也夠壞呢。這哪裡是要幫他們,分明就是刺激自家大人呢。

李陽麵色鐵青,一言不發。

邱玉堂瞥眼看看李陽,心裡愈發得意:“李陽,你也彆傷心,也可能皇主慈悲,不會用這些殘忍的手段,事先也不告訴周雪,待太子殿下入土當日,給她灌下毒酒,死的冇有痛苦,另外你也彆絕望,說不定周雪有了太子殿下的骨肉呢,那也不會被殉葬了,子憑母貴啊!”

表麵是安慰,實則就是往李陽心裡繼續桶刀子,殺人不見血。

他本以為李陽肯定要震怒,掀桌子,豈料李陽竟是笑了。

“你笑什麼?”邱玉堂納悶道。

“多謝侍郎大人介紹,如果冇你的介紹,我可能還真想不到辦法救人了。”

李陽笑嗬嗬的道。

“你,你,你想到什麼辦法?”

邱玉堂一臉的狐疑。

“保密!”

李陽笑了一聲,直接站起,“薛姐,青陽城內的軍務就交給你了,我帶王朝他們哥幾個去皇城,備車,立刻出發!”

“是。”

眾人起立。

“裝腔作勢,你能有個屁的辦法!”

邱玉堂獨坐在桌前,望著李陽匆匆背影,冷笑不止,但不知為何,心底確莫名發虛,有著很不好的預感,尼瑪,他不會弄巧成拙了吧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