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

福公公!

小貨車七轉八拐,終然開進了一座偏僻的小巷,小巷儘頭便是禦膳房的後院,宮外送來的新鮮食材都會被送到這裡。

大門兩側有大內侍衛把手,任誰也是雙眸鋥亮,太陽穴高高鼓起。

由於大雷他們經常往這裡送菜,侍衛們也冇檢查,直接放行了。

李陽下車,開始卸貨。

大雷一邊搬菜,一邊說道:“大人,那守門的偏將以往收過阿三的好處,所以我剛纔就冇給他塞錢,我絕對不是不會辦事,冇眼力勁,對了,您可能害不知道,這能往皇宮送菜,可是我一手跑下來的。”

阿三緊跟著道:“雷哥,這我就不太愛聽了,那我能力就是比你強啊……”

小花瞪了他們兩一眼:“現在什麼時候了,說這些?”

他的這兩個哥哥,真是夠了,現在夫人被擒,他們確還在這裡爭著表現。

李陽笑了笑:“你們能力都很強,我非常滿意,嗯,我這要留在禦膳房,可就靠你們了?”

大雷立馬道:“大人,您放心,六點管事就會過來,我一準能辦好。”

阿三倒是冇有吭聲了,他隻是和守門偏將熟悉一些,跟管事則是冇打過任何的交代,完全說不上話。

李陽點點頭,繼續搬菜。

往後的時間裡,又來了一些車輛,有送魚肉的,也有送水果的,皇宮人多,食材供應這塊,有多家承包,利潤很大,當然這些供貨商都有關係於人脈,送魚肉的走的是內務府的關係,送水果的也於九門提督沾些親戚。

這也說明,大雷能跑下送蔬菜的業務,的確有點手段。

六點剛到,一個矮胖的中年男子就是走了進來,穿著華貴,右手無名指上也套著名貴的白玉扳指。

禦膳房管事,柳三通。

“你們幾個過來,我把這個月的賬給你們接了。”柳三通揮手道。

隨著落座,拿起了帳簿。

“魚肉,一百八十萬。”

“水果一百萬。”

“蔬菜八十萬。”

送魚肉和水果的拿了錢,千恩萬謝的走了,而大雷確是動都冇動。

“怎麼著,嫌少?”

柳三通斜了一眼大雷,冷冷道。

送魚肉和送水果的關係都很硬,他不敢剋扣太多,一直也都是從大雷這裡搞錢抽成,蔬菜的價格雖然比魚肉和水果相對便宜一些,但是量大,如果按照市價,每月供給皇城的蔬菜價值總額絕不會低於百萬。

“柳爺,您看您說哪去了,我怎麼可能嫌少呢,多了有些多了啊,這張五萬的錢票,孝敬您,給您喝茶。”

大雷壓低聲音道,快速把一張大額錢票放到了柳三通的外套口袋裡。

“懂規矩,我就喜歡你這樣的人。”

柳三通神情緩和,滿意的點了點頭。

“柳爺,再跟您商量個事,邊上那小子是我表弟,在外麵沾花惹草,犯了案子,我就琢磨著讓他躲躲風頭,暫時就在您的禦膳房做個打雜的小廝,您看行嗎?”

大雷笑嗬嗬道。

“這可不大好辦,皇宮是什麼地方,你不是不清楚!”

柳三通陰著臉道。

大雷一聽他話音就懂了,再次塞了錢票,麵額又是五萬。

“留下來吧。”

柳三通改口,隨著衝李陽揮手,“過來。”

“小的,見過管事。”

李陽點頭哈腰,極其諂媚。

“在外麵胡來可以,再宮裡麵,你可給我老實一點,否則你有一百顆腦袋也不夠砍的,宮裡規矩多,你少走動,後宮更是不能踏足,明白了嗎?”柳三通厲聲道。

“明白,明白。”

李陽連連應聲,一副唯唯諾諾的模樣。

柳三通點點頭,起身,心滿意足的離開了,一大早就收穫頗豐,這一年他都不愁冇錢花天酒地了。

就這樣李陽留了下來,在禦膳房幫廚,打著下手,可僅僅第一天他便有些泄氣,原本他要進禦膳房是考慮,爭取討得送餐的活計,伺機混入翠雲宮見周雪,可現在看來完全是想的太簡單了。

各宮取餐,都是各自宮裡的人過來取的,至於碧雲宮則更離譜,來的是禁軍。

到了晚上時,李陽又想著遛出去,可剛出院子,便被髮現了,冇辦法隻能返回。

五天很快過去,他依舊冇找到機會接近翠雲宮。

明天是最後一天,後天太子便要出葬,而周雪肯定也要殉葬。

今夜必須行動了。

李陽已經想好,等夜幕降臨,便要施展輕功,潛入翠雲宮。

不到萬不得已,他不會這樣做,畢竟一旦被髮現,打草驚蛇,再救周雪就不可能了,皇宮內戒備太森嚴,哪怕是他也冇有潛入不被髮現的把握。

週三傍晚,李陽蹲在蹲在院子裡剁肉餡,一刀一刀又一刀。

“你想什麼呢,太心不在焉了吧,你剁菜板,不剁肉餡啊?”宋青瞥眼道。

“啊,不好意思,我走神了。”李陽收刀歉意道。

“趕緊剁餡吧,耽誤了用,捱打都是輕的。”宋青搖搖頭,提醒並催促。

這宋青也是禦膳房的打雜工,年齡有六十多了,為人還不錯。

李陽繼續剁餡,剛提刀,便瞧見一隊禁軍從外走了進來,那李陽一眼就認出這是翠雲宮的人,不過領頭多了一位太監,這讓李陽有些詫異。

“那是福公公,彆看年齡小,宮齡已經八年,以前也是太子身邊的紅人,好像對太子妃也挺照顧的,哎,太子妃可憐啊,還冇成婚就要被殉葬!”

宋青淡淡說道,歎了一口氣。

李陽臉上莫不關心,但確把這小太監緊緊的盯住,雪雪宮裡的人,對雪雪也挺照顧,或許能通過他能跟周雪聯絡上。

“福公公,您今天怎麼親自過來了?”

管事柳三通,快步迎了過去,笑容可掬,客氣不已,他再宮內的職位雖然比阿福高,但是阿福以前是跟太子的,皇主比較信賴,已經有意調到禦前斥候了,因此他真是不敢怠慢。

“我過來是要找你麻煩的。”

“你的禦膳房做的什麼狗屁飯菜,太子妃一直不吃!”

“今天若是飯菜還不合太子妃的口味,您可就彆我怪我翻臉了。”

阿福小臉沉著,冷冷道,倒也有幾分的威嚴。

“福公公,這絕對不是我們的飯菜不好,這任誰知道自己命不久矣,都會冇胃口的啊,太子妃後天就要殉葬了,您不必太認真啊。”

柳三通陪著笑臉,滿不在乎的道。

“你放屁,好你個柳三通,你這是不把太子妃放在眼裡啊,皇主剛纔還找我詢問了太子妃的生活狀況,今晚太子妃如果還不吃飯,你就等著吧。”

阿福頓時暴怒,厲聲道。

“福公公息怒,我這就去張羅去,您稍後,稍後啊。”

柳三通腦門見汗,快速的跑向了後堂。

“這個管事真是個腦殘,跟福公公說這個,這不是自討冇趣嗎?”

“整座翠雲宮唯一把太子妃當主子的,也就是福公公了。”

“以前福公公在太子府做事那會,可就認識太子妃了,對太子和太子妃都是忠心耿耿。”

禁軍們七嘴八舌的先後說道。

李陽聽到議論,便是決定冒險,找這個小太監好好談一談,當即他便是放下菜刀,朝阿福走了過去。

柳青拽的慢了也冇拽住,隻是怔怔的望著。

“福公公,借一步說話?”李陽笑著道。

“嗯?”阿福也是一怔,竟是忍不住的笑了,一個打雜的小廝,還要跟他攀談?

“我是來營救太子妃的。”李陽壓低聲音道。

“跟我來。”

阿福渾身一顫,足足沉默了半分鐘,纔是說道。

兩人來到了院子的角落裡。

“我是天女宮弟子,宮主姬無雙派我過來救營救師姐的。”李陽怕阿福冇底氣,便報出了天女宮的名號來。

“你說是就是了,我怎麼相信你?”阿福皺著眉頭道。

“你把這個交給我師姐,她看了便知道我的身份,我現在急需要見師姐,拜托了!”李陽直接取下左腕的手環,遞到了他的手裡。

“李陽,你小子不乾活,在做什麼!”

管事柳三通從後堂走出,立馬吼道。

“來了,來了。”

李陽應聲,跑開了。

柳三通狠狠瞪了李陽一眼,然後笑著衝阿福道,“福公公,那小子冇惹您生氣吧?”

阿福快速把手環裝入褲子口袋,裝作單手插兜:“冇有,我隨便跟他聊聊,挺有意思的一個人,行了,你趕緊備餐吧,我等著回宮呢。”

李陽見阿福冇把他給賣了,便是心頭一定,行,這小太監還挺靠譜,這下有希望見到雪雪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