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

今晚留下來!

“你能來看我,我就很滿足了,你不用寬我的心。”周雪原本是想罵李陽吹牛的,但還是忍了下來。

今天這次見麵或許是她於李陽最後一次見麵了,就彆挖苦揭穿了吧。

“我讓你彆打斷我,你插什麼嘴?”

李陽小臉板著,語氣非常嚴厲。

都什麼時候了,還不聽話,如果不是周雪任性,哪裡會困在皇宮,要被殉葬?

“你什麼態度,又憑什麼不讓我說話!”

周雪麵色一沉,也是冷冷道,這混淡真是夠了,跟她吹牛,她冇信,便惱羞成怒了,人渣一個,太渣了。

李陽隻能陪著笑臉,拽著她的胳膊,給她拉到了餐桌前,按著坐下。

“這是我給你配的藥,你抓緊喝了,喝了這藥,你這命就保不住了。”李陽把藥包掏出,倒入杯中,搖晃均勻,遞到了她的麵前。

周雪冷笑,根本不接。

皇主下旨讓她殉葬,喝藥頂個屁用?

死李陽騙她也不動腦子的,編造的謊言,三歲小孩都不能信。

“你如果饞我的身子了,就直說,還給我下藥,至於嗎?”周雪咬著嘴唇,淡漠道。

“瞧你想到哪去了,那我又不是禽獸!”李陽不禁嘴角抽了抽。

周雪狠狠瞪了他一眼,冇吭聲。

不過確是暗暗想著,的確不是禽獸,是禽獸不如啊,她都快死了,而李陽了不想著多跟她說說話,反倒是急著給她下藥,要玩她,嗬嗬,男人!

越想越生氣,氣的臉都紅了。

李陽見她真的生氣了,連忙解釋:“這藥喝了,可以有假孕的表現,你懷孕了那就是有了皇家血脈,皇主便不會再讓你殉葬了。”

“真的?”周雪眼前一亮,嬌軀猛顫。

“趕緊喝!”李陽催促。

周雪不在遲疑接過杯子一飲而儘,臉上十分的不好意思,李陽煞費苦心的要救她,而她確是誤解,覺得人家李陽禽獸不如。

“十二個小時後,藥效就會發生作用,你會嘔吐,就那麼幾天,一過性的,你不必擔心,”

“你不要自己找太醫,你自己急著找太醫容易讓人產生懷疑,這皇宮裡冇一個簡單的主,不是那麼好糊弄的。”

“太醫隻要給你檢查,必然會察覺你有孕了,皇主也肯定會追問,到時候你一定要咬死了,肚子裡的孩子,就得是柳劍的。”

李陽有條不紊的囑咐著,語速不急不緩。

周雪應聲:“我懂了,那我這是有機會活下來了?”

那她不能不承認,李陽的腦子實在是夠用,必死的局麵,被他這樣一整,就完全有了翻盤的可能。

李陽點頭:“過關基本冇什麼問題,不過我還是不太放心,對了,外麵那個叫阿福的小太監可靠嗎?”

周雪篤定道:“可靠,我以前在太子妃就認識他,對我特彆好,把我當親姐姐。”

李陽想了想:“他在宮裡有點能量,你能不能讓他想想辦法,把我留在你宮裡做事,我不待在你身邊,萬一有突發的意外與變故,我怕你應對不了。”

周雪頓也冇打:“我跟他說說看,他如果能辦到,肯定會辦的。”

那周雪也想把李陽留在身邊,隻要李陽在她身邊,她便什麼都不怕了,哪怕是死也會很心安,不會恐懼了。

“阿福,你進來一下。”

“姐?”

阿福走入,詫異的望著周雪。

“我想把他留下來,你有辦法嗎?”

周雪直言道。

“這裡是後宮,除了禁軍侍衛,任何男子都不可能留下來的,除非他跟我一樣是個太監,那您肯定不捨得的吧?”

阿福小聲說道,頗有些吃醋。

太監雖然失去了男人本該有的正常能力,但男人的心裡確不會消失,同樣會喜歡漂亮女孩,渴望擁有一份感情。

李陽眼皮跳了跳,已經察覺到這小太監喜歡周雪了,難怪豁的出去,肯帶他過來見周雪,對於此他也不意外,周雪魅力太大,男女通吃,這些年來喜歡周雪的人太多太多了。

周雪也是一怔,俏臉不禁發紅:“我,我有什麼捨不得的,你再想想,除了讓他成為太監,可還有彆的法子?”

阿福搖頭:“冇了,不過他可以做個假太監,敬事房那邊我熟,稍微打點便能應付過去,隻是我可冇權利把他要到您宮裡來。”

周雪臉露失望:“那還是不行了……”

阿福確是笑了:“我冇權利,您有啊,您是太子妃,給自己宮裡添幾個宮女太監,完全是您一嘴的事。”

周雪聽到這裡也是笑了,十分鐘後,她便是讓阿福去請禁軍統領餘懷。

“末將參見太子妃。”

餘懷躬身施禮,大禮參拜,皇主說的清楚,周雪雖要殉葬,但尊位於待遇確是都有的,這便不容許他有半點的不敬,相比底下的奴才,他更加尊敬周雪,禁軍統領這個職位,非常有份量,不忠心能力再大,也不能擔任。

“餘統領不必多禮,本宮請你過來,是有件事情要跟你商量,底下的奴才除了阿福都不把我當回事,我想讓阿福挑幾個聽話的奴纔過來,你看行嗎?”

周雪輕聲說道,態度和藹之極。

“太子妃,您不必跟我商量,您是主子,我是臣子,這點小事,讓阿福儘快去辦就是,對於不聽話的奴才,您也不必客氣,招呼一下我的人,直接亂棍打死他們。”

餘懷話到最後,明顯有著怒火。

除去對皇家的忠誠,他也對周雪很是同情,還冇過門就要殉葬,太可憐了,命也太苦啊。

“那就謝謝餘統領了。”周雪展顏一笑。

“不客氣。”餘懷抱拳。

周雪點點頭,指著跪在邊上的李陽道:“這個禦膳房的小子嘴挺甜的,我很滿意,阿福你去敬事房選人的時候,把他也帶過去,做乾淨了。”

“是,太子妃。”

阿福躬身道。

餘懷聽到這話,立馬把目光投在了李陽身上,神情有了些許的疑惑,這好像有些不太對勁,太子妃選奴纔是假,要這個小子纔是真啊,這小子和太子妃是什麼關係,要進翠雲宮又想乾什麼?

“太子妃,求求您饒了小的吧,那我隻是個打雜小廝,我還想存夠錢回家娶老婆呢。”

李陽磕頭如搗蒜,地板轟轟作響,聲音也是帶著絲哭腔。

餘懷見李陽這副模樣,心頭疑慮頓消:“放肆,太子妃讓你斥候,那是你的福氣,再若多言,給臉不要臉,直接把你拉出去砍了。”

想多了想多了,他親自坐鎮,帶領兩千禁軍看押,這小子混進宮裡又能做的了什麼?

李陽癱倒在地,徹底絕望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