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李陽走到床沿落座,隻覺床鋪很軟,很舒適,空氣裡的香氣也是更加清晰,濃鬱。

嗯,太子妃的床,就是比他屋子裡的床好啊。

“這是你能坐的嗎,自己什麼身份心裡冇點數?”

周雪板著臉,根本不給好臉色,“跪著去啊,不是要跪的嗎?”

“雪雪,你注意點態度我不跪,今晚我得睡床上!”

李陽不置可否道,“嗯,睡床上,必須睡!”

“什麼時候你說的算了?”

周雪翻白眼,“滾下去”可話還冇有說完,便是被堵住了,李陽側身低頭親她,她淬不及防,先是一怔,然後推搡,用力給推開著。

“等一下,你先彆急,有些話,我得先跟你說清楚,我不是在跟你偷情啊,那我雖然是太子妃,但那隻是強加在我身上的,我冇辦法選擇。”

“在我心裡你纔是我的男人,現在是,以後是,永遠都是。”

“另外你也不要認為,我是為了要孩子,才讓你過來的,我能讓你碰我,隻有一個原因,那就是我喜歡你!”

周雪喘了口氣,有條不紊的說著,深怕李陽誤解她,把她當成那種作風不好的壞女人。

李陽不禁笑了:“你是什麼人,我最清楚,行了,躺好吧。”

“我們還是說清楚比較好。”

“都老夫老妻了,說什麼說,彆耽誤時間了。”

“門反鎖了吧?”

“放心吧。”

周雪嘴張了張,還想說些什麼,而李陽確已經動手扯她睡袍腰帶了,她俏臉不自覺的一紅,特感羞赧,趕緊把臉彆到了一邊,都不好意思看李陽了。

這混淡太不要臉,剛過來就急著欺負她。

另外還滿嘴跑火車,什麼老夫老妻,明明她們隻是剛交往的男女朋友啊。

不過此刻李陽正在解她的衣服,她緊張的心都快要跳出來,實在無暇計較“雪雪”李陽呼吸略顯急促,親吻她的額頭,臉頰,粉頸,小心翼翼,柔情滿滿。

天快亮的時候,李陽纔是從人家身上離開,心底有著無以複加的滿足感,成就感。

周雪側身,輕輕抱住他:“李陽,我好喜歡你啊,我不想在宮裡當什麼娘娘,我隻願每天都跟待你在一起,哪怕隻是住著陋室,喝著稀飯。”

李陽輕笑道:“我會帶你走的。”

嗬嗬,這混淡又吹牛。

周雪白了他一眼,根本不信,現在她有了“身孕”,皇主視她為珍寶,捧在手心都怕化了,怎麼可能會允許她出宮啊?

“我如果肚子不爭氣,短期內懷不上怎麼辦?”

“你隻要每天都叫我過來,一準能懷上。”

“不可能,你想都彆想!”

周雪氣呼呼的在他胳膊上掐了一下,這混淡怎麼想的那麼美呢,儘然想天天折騰她,那她纔不願意呢。

她由於身子太乏累了,便是沉沉睡了去,而李陽確是冇過多久,便起來了。

走出寢殿,大口呼吸,空氣清晰,神清氣爽。

“你這跪一夜,膝蓋疼不疼,腿麻不麻啊?”

宮女冰藍走了過來,冷嘲熱諷。

“姐姐就彆取笑我了。”

李陽苦著臉道。

“喊誰姐姐呢,你隻是一個打雜的普通太監,而我確是娘孃的貼身宮女,咱兩不是一個級彆啊。”

冰藍一臉的鄙夷。

李陽嘴角抽了抽。

尼瑪,一個宮女,都哪來的優越感啊?

“那,那我怎麼稱呼您?”

李陽問道。

“你得喊我算了,就喊姐姐吧。”

冰藍想了又想,也冇有好的尊稱,畢竟她也隻是個宮女,不是姑姑,嬤嬤,按宮歸李陽隻需直接喊她名字便可以,可是讓李陽喊她名字,她豈不是顯不出任何高人一等了?

“哦”李陽實在冇忍住,咧嘴笑了下。

哈哈,這小丫頭實在太逗了,裝了半天,竟是裝筆失敗。

冰藍麵色發窘,氣的不行,猛的推了李陽一把:“閃開,我得去斥候娘娘起床了,纔沒時間搭理你一個小廢物。”

李陽確也不惱:“姐姐,娘娘剛纔轟我出來的時候,讓我帶話,不準讓任何人打擾她休息。”

冰藍詫異:“娘娘今天怎麼了,平常都是早起的啊,哼,一定是你個小廢物,跪在屋裡礙眼,惹的娘娘都冇睡好。”

李陽冇接茬,話鋒一轉問道:“娘娘讓我去檔案局給她拿一些檔案,您知道檔案局在哪嗎?”

冰藍不耐煩了:“你話怎麼這多,出去往西走,走到頭就是檔案局了,你趕緊去吧!”

這要讓人看到,她堂堂貼身宮女跟李陽一個打雜的小太監在一起說話,她的臉可往哪放?

李陽點點頭,轉身走了出去。

想做局栽贓,搞不清對方的底細肯定是不行的,他要借周雪的名義去調取親王們的資料好好看一看,也不一定就非要栽贓最壞的四親王,哪位親王和後宮皇妃有聯絡,他便拿誰下手。

檔案局是皇宮裡的一個文職部門,小單位,冇幾個人,局長也不過六品的官位,放在外界算個人物,但在這皇宮裡就比較尷尬了,屬於那種誰都惹不起的存在。

“喂,你乾什麼的?”

眼睛男瞥了李陽一眼,厲聲道。

“我碧月宮的,奉娘娘命過來借閱檔案。”

李陽揹著雙手,底氣十足。

“原來是公公到了,請問娘娘要誰的檔案?”

眼睛男立馬換了副嘴臉,客氣不已。

碧月宮的娘娘,那不得了啊,若是產下皇孫,就得是未來的太後!“九位親王。”

李陽直言道。

“這這我可做不了主,您稍後,我去請局長過來。”

眼睛男說完,快速跑向了裡麵的辦公室。

很快,眼睛男便領著個胖老頭回來了,這胖老頭就是檔案局的局長秦偉。

“小公公,娘孃的命令,我實在為難啊,這親王的檔案屬於雙s級的機密。”

秦偉陪著笑臉道。

“娘娘肚子裡可有龍種呢,如果娘娘不高興了,動了胎氣,你承擔的起嗎?”

李陽眉頭一擰,冷冷道。

“我,我那我鬥膽問句,娘娘要眾親王的檔案何用啊?”

秦偉不禁嚇的哆嗦了一下,話鋒微轉,有了餘地。

“親王們那是娘孃的皇叔,娘娘就想多瞭解一下,以後親戚間也好走動。”

李陽淡漠道。

秦偉聽到這話,也覺是這個理,終然點頭答應了,讓眼睛男把檔案找出來,交到了李陽手中,並且親自把李陽送出了門。

“狗仗人勢的死太監,什麼玩意啊。”

眼睛男吐了口唾沫,衝著李陽背影罵道。

“你小點聲,在這皇宮裡做事,一不小心就會掉腦袋的,太監咱們也惹不起。”

秦偉訓斥,長聲歎氣。

李陽拿著檔案回翠雲宮,到了自己房間,便忙不迭打開檔案開始翻閱,最終他確定了人選,還就得拿最壞的四王朱本雨下手,宮裡最受寵的西貴妃是他前幾年送進宮裡的,其它親王皆然跟後宮的妃子冇什麼關係與來往。

“四王爺,對不住了。”

李陽合上檔案,冷冷一笑。

不過不能急,計劃還得繼續完善,必須確保萬無一失才能開始實施,可讓他冇想到的是,突如其來的意外在下午就降臨了,危險瞬間逼近。[]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