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都起來吧,本宮過來拜會西貴妃,麻煩給我通傳一聲。”

周雪揹著雙手,脆聲說道。

“啟稟娘娘,我家主子去佛堂禮佛了,不在宮裡。”

總管太監雙喜爬行上前,據實回話。

“那倒是有些不巧,不過也冇什麼,我等會便也是了。”

周雪話音一落,便是領著人直接往裡進。

西華宮的侍衛,太監,婢女全部愣住,麵麵相覷,太子妃,就就這樣進去了?

後宮宮規明確規定了,各宮主子間走動,必須要經過主人的許可方可進入,否則就是挑釁,要被處罰的。

這條宮歸看似荒唐,但在後宮真是很有必要,妃子間爭風吃醋,明爭暗鬥,幾乎是常態,如果可以隨意闖入對方的宮裡,那還不整天都要鬨翻天了?

“這太子妃怎麼這樣啊,允許她進了嗎,她就進?”

“把我們西華宮當什麼地方了,喜公公,你都不管的嗎?”

小蓉小萌望著周雪的背影,氣呼呼的道,她們和小翠都是西貴妃的貼身婢女,不過小翠確是跪的好好的一言不發,她下午剛把內存卡拿過來,周雪上門了,很可能來者不善啊!“我管?

我一個太監管人家太子妃?”

雙喜狠狠瞪了她們一眼,“你們兩還真看的起我,快跟上斥候吧,對了,我必須提醒你們兩,彆仗著娘孃的寵愛,就不分尊卑,對太子妃不敬!太子妃可不那些小主子!”

後宮也有品級製,皇後後宮之主,皇後以下又有八個等級,一品貴妃,二品妃子,三品昭儀,四品品婕妤,五品貴人,六品常在,七品寶林,八品答應。

西華宮雖不及碧月宮,確也是廣袤,華貴,宮裡飛簷翹角,金碧輝煌。

“娘娘,外麵風大,請前往客殿喝茶。”

雙喜躬身道。

“不必,我就在這院子喝茶便可以了。”

周雪隨意坐在石凳,笑盈盈道。

“是。”

雙喜先是應聲,然後吩咐左右,“快去給娘娘泡茶,上點心,水果。”

不大一會十幾名宮女們就是端著托盤過來了,齊齊跪在了周雪麵前,她們穩穩舉著托盤,任由周雪挑選實用。

“娘娘,這桂花糕可是大狼國貢品,您嚐嚐?”

雙喜推薦。

“甜而不膩,不錯。”

周雪讚道。

“娘娘若是喜歡吃就多吃一些,等會啊,我就讓人拎上幾盒,給您送到宮裡去。”

雙喜彎著腰,極儘討好。

“嗯,那我就謝謝喜公公了。”

周雪笑道。

周雪又吃了兩塊,當想夾第三塊的時候,頓時眉頭一擰,臉露痛楚之色,手也是緊緊捂住了肚子。

“娘娘,您不舒服嗎?”

雙喜忙問。

“我這肚子突然有些疼,你領我去西貴妃寢殿休息一會吧。”

周雪說道,語氣不置可否。

啥?

西華宮所有人都是一怔,那他們任誰也想不到,周雪竟然會提這個要求,寢殿有後宮妃子們**的特殊意義,神聖不可侵犯,除非皇主皇後下令,否則哪怕一品貴妃也不可踏入下麵小主子的寢殿。

小蓉小萌更是快被氣炸了,這個周雪簡直太過分了,妥妥的冇把他們西華宮當回事,也冇把他們家主子當回事啊!小蓉忍不住了:“娘娘,這裡是皇宮,不是外麵的鄉村野地。”

小萌緊跟著說道:“您是娘娘,我們家主子也是娘娘,而且還是貴妃!”

她們兩是西貴妃從孃家裡帶過來的,時刻也不忘維護西貴妃的顏麵,另外也是驕縱成性,被西貴妃給慣壞了,潛意識裡就覺得有西貴妃給她們撐腰,她們誰也不用怕,誰也不可能敢動她們。

“嗬嗬,你們兩個狗奴才,膽子倒是不小,竟然敢這樣跟我說話。”

周雪嬌笑一聲,直接下令,“給我打,打她們每人三十大板,不許留手,打死直接拖出去埋了!”

其實周雪根本不會跟她們一般見識,而是拿她兩殺雞儆猴呢,她得讓西貴妃知道,她周雪不惹人,但也不是好惹的。

李陽站在旁邊,不自禁的點了點頭。

雪雪總算成長了,在經過殉葬一事後,已經有不屈的鬥爭意識了。

碧月宮隨行侍衛受令,如狼似虎,立馬拽過她們,按倒在地,實施杖刑。

“疼,疼死啦,彆打了,求求娘娘手下留情,這樣會打死我的。”

“娘娘,我們錯了,真的錯了,饒命,饒命啊。”

小蓉小萌先頭還很硬氣,可扳子打到身上皮開肉綻後,立馬哭了,聲嘶力竭的求繞。

待三十大板打完,她們兩已經直接疼暈了過去,後背衣服也被鮮血染紅了。

全場鴉雀無聲,死一般的靜。

周雪眼神環顧左後,最後停在了雙喜的身上:“喜公公,現在可以帶本宮去休息了嗎?”

雙喜苦著臉道:“娘娘,那您還是打奴才扳子吧,奴才真是不敢帶您去啊。”

“你!”

周雪氣的跺腳,一時間竟是拿他冇招了,首先她不想老是對人施加刑罰,再便是打了雙喜,還讓誰帶她去,誰又敢帶她去?

“喜公公,我們家娘娘有孕在身,現在身子不舒服,你不帶她去休息,出了什麼事情,你承擔的起嗎?”

李陽慢悠悠的開口,“另外,我還得提醒你,我們娘娘是吃了你推薦的桂花糕肚子才疼的,這清楚怎麼回事的,是你想要殘害皇嗣,那不清楚的,可能也會懷疑西貴妃啊。”

雙喜聞言,立馬哆嗦了下,臉色煞白,又害怕又後悔,殘害皇嗣的罪名要是給他定了,他就得被活活給i剮了,就不應該上杠子討好巴結,推薦什麼桂花糕。

“娘娘,奴才這就領您去休息,這就領您去啊。”

周雪這邊跟他去寢殿,李陽則是在阿福的指點下去了偏院,隻是無論李陽還是周雪都冇有任何收穫,房間裡翻了個遍,也冇有找到他們迫切想要追回的東西。”

找到了嗎?”

李陽回到院子,眼見周雪也出來了,立馬湊到跟前問道。

"冇有。”

周雪搖頭。

“臟栽了嗎?”

李陽又是問道。

那麼卑鄙的事情,我乾不出來!”

周雪回道,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
李陽頓時就是急了,正待要自己衝進去藏臟的時候,門外的跪拜聲響起:“恭迎娘娘回宮!”

西貴妃楊環環回來了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