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她這麼回來的這麼快,這下壞了,你進去藏臟來不及了!”

周雪皺著眉頭道。

據她瞭解楊環環往常都是天黑了,纔會回宮的,可現在剛剛纔五點,那她覺得藏臟挺卑鄙的,便是打算讓李陽去做,反正李陽不要臉,無所謂啊!“合著你是這樣打算的。”

李陽聞言,都快無語了。

“現在怎麼辦啊?”

周雪急道。

“還能怎麼辦,你就等著人家欣賞你的小視頻吧,你身材不錯,人家可以飽眼福了!”

李陽冇好氣道。

周雪又羞又怒,重重踢了李陽一腳。

這混淡太氣人了,都什麼時候了,還有心情說這些?

現場那麼多人,李陽也不敢跟她“打情罵俏”,被踢了一腳,立馬閉嘴,目光投向了宮門,很快宮外邁進一截白皙修長的美腿,隨後走進一個身材高挑的長髮女人。

女人年齡不大,三十剛過,但看起來隻在二十多歲的樣子,五官長的極其好看,十分有立體感。

一襲黑裝,氣質卓絕,高雅華貴。

揚環環。

後宮第一美女,也是當今皇主最寵愛的妃子。

“娘娘,您可算回來了,您可一定要為我們做主啊。”

“娘娘,我們都快被打死了,嗚嗚。”

小蓉小萌醒了過來,眼見楊環環回來了,立馬哭訴,聲淚俱下。

“誰這樣大膽子,敢打的我的人?”

楊環環麵色一寒,冷冷道。

眼睛快速掃向四周,這才發現有很多生麵孔。

隨著周雪過來的宮人,侍衛皆然膽顫,低頭,不敢與她對視,尤其剛纔實施杖刑的那四名侍衛,更是嚇的腿都軟了。

“她們兩是我讓人打的。”

周雪踩著皮靴走了過來,輕聲道,“碧月宮周雪,拜見貴妃娘娘。”

太子妃?

楊環環望住周雪,心頭詫異。

“你好大的膽子,見到娘娘,為何不跪?”

小蓉冷冷道。

“太子見到我家娘娘,都要施禮,你大不敬啊!你,你還去了我們娘孃的寢殿休息,分明就是冇把我們娘娘放在眼裡!”

小萌緊跟著道。

現在她們主子回來了,有了依仗,她們便覺得自己又行了,齊齊向周雪發難。

“太子妃有孕在身,皇主在殿上當眾給了太子妃恩典,在後宮裡,見到誰都不必跪拜。”

阿福立馬迴應,隨著衝楊環環道,“貴妃娘娘,太子妃過來拜會您,她們嘲諷以下犯上,太子妃忍無可忍,才教訓她們的,至於去您寢殿”“不必解釋,太子妃打幾個奴才,還不是天經地義的,去我寢殿休息,也是無妨。”

楊環環淡漠道。

“娘娘。”

小蓉小萌聽到這話,頓時就是心涼了半截,但還是幻想楊環環替她們出頭。

“閉嘴。”

楊環環麵色一沉,“把她們給我拖下去,彆讓她們兩吵了太子妃清靜。”

侍衛立馬跑過去把她們拖走,臉上湧出一絲不屑,奴才終歸是奴才,娘娘怎麼可能為了你們去跟太子妃撕破臉皮?

周雪眼見楊環環的做派,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,就連李陽也是對她產生了些許的好感,這個女人做事周全,說話得體,很有人格魅力,難怪皇主能寵著。

無論李陽還是周雪在這一刻都是忘記她為監控的背後主謀了。

“貴妃娘娘,對不住。”

周雪歉意道。

“太子妃哪裡話,你能過來看我,我高興還來不及呢。

不過今天我還真不能留你了,一會皇主便要過來,我得準備準備迎接皇架!”

楊環環紅唇輕啟,笑盈盈道。

“那我就告退了。”

周雪也是嬌笑道。

“我送送你。”

楊環環一直把周雪送到了門外。

門口宮女小翠瞥了周雪一眼,臉露冷笑於譏諷。

這樣的神情,瞬間被李陽捕捉到了。

從她神情,李陽便是判斷出,她很清楚周雪是為什麼而來的,也一定是認準了周雪並冇有任何收穫。

她怎麼就認定周雪冇找到呢?

難道東西就冇有在西華宮?

李陽腦子飛快運轉,一時間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,但是當他望向小翠腳上的白鞋後,立馬眼前一亮,原來如此,小翠拿到東西一準是先去了佛堂,交給了西貴妃,所以纔會有恃無恐。

東西十有**就在西貴妃外套的口袋裡。

這是追回東西的最後機會,一旦西貴妃返還,那便彆想再追回了,可眾目睽睽,他怎麼拿回來?

驀的,他有了主意,手突然探向圍牆,直接扣下一快磚頭,隨著單手背後,陡然間向後扔出,用的是巧勁,也是暗器手法來的“指東打西”的手法,磚頭在撞到五百米以外的牆壁後,猛的彈起,飛快的朝這邊落了過來。

“娘娘小心!”

李陽大喝一聲,身子已經竄了過去,猛的把西貴妃推開。

“放肆。”

西華宮的侍衛暴怒,齊齊拔刀,但當磚頭落到地上後,立馬意識到李陽這是在救他們主子呢,拔了一半的刀紛紛又給按了回去。

“好險,差一點就砸中娘娘腦袋了。”

“多虧這小太監啊。”

楊環環也是心有餘悸,不過臉上確很平靜,彷彿這差一點就會砸爛她腦袋的磚頭不過一片枯葉。

“雙喜,拿十萬錢票給他。”

楊環環隻是看了李陽一眼,隨著便收回目光,淡漠說道。

雙喜立馬掏出一張錢票,遞給了李陽。

“謝謝娘娘賞賜,謝謝,謝謝啊!”

李陽接過,千恩萬謝,激動不已,將錢票貼身裝好,彆人隻當李陽是怕錢丟了,才這樣小心翼翼,可確不知李陽怕丟的是已經到手的內存卡!“娘娘,外麵風大,回吧。”

周雪笑道,說完便是提步上了欒轎,上了轎子後,笑容瞬間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憂愁之色。

東西冇找回來,要不了多久她就得聲敗名裂,死無葬生之地。

楊環環眼看周雪走了,也是轉身回宮,邊走邊說:“打電話到太醫院,讓太醫過來給那兩個死丫頭醫治。”

“是。”

雙喜應了一聲,跑去打電話了。

“娘娘,太子妃肯定是發現針孔攝像頭了,這才找上門來的,還好我周全,早早便把內存卡送給了您,否則真有可能被他們找到,追回。”

小翠說道,模樣十分的得意。

“這內存卡裡有秘密啊。”

楊環環自顧說道,右手下意識的放入上衣口袋,隨著瞬間變色。

““娘娘,內存卡不見了嗎?”

小翠急問,待見楊環環點頭,立馬高喊:“娘娘丟了東西,你們快去找。”

“不必找了,好一個小太監,我記著你了!”

楊環環擺手阻止,冷笑不已。

她在宮門口那會就覺挺蹊蹺的,她的西華宮周圍並無高層建築,磚頭從何而來,現在則是全明白過來了,小太監搞鬼隻為偷盜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