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娘娘,你是說東西被偷了,是那個推你的小太監做的?”

小翠震驚說道。

當眾從貴妃口袋裡偷東西,現在的小太監膽子這樣大的嗎?

“我去洗澡,你叫幾個人,把我房間徹底打掃一遍,任何角落都不要遺落了,如果發現了可疑的東西,立刻通知我。”

楊環環冇有接茬,吩咐道。

她來到後宮已經四年了,深知後宮環境的險惡,一不小心便會萬劫不複。

“是,娘娘。”

小翠應聲。

楊環環去了客房沐浴,西華宮有兩部座機電話,可供使用,一部在她寢殿,一部便在客房,她到了客房,便拿起電話,撥出了一個號碼。

“周雪已經發現針孔攝像頭了,我勸你不要再生事,要是被皇主知曉,你監控太子妃的寢殿,那可不得了。”

楊環環輕聲道。

“嗯,那便也算了吧,好像也並無什麼可疑,可能真是她肚子爭氣,命不該絕。”

電話那邊的男子說道。

“就這樣,掛了。”

揚環環淡漠道。

“環環,你對我越來越冷漠了,咱們以前可不會這樣。”

男子語氣頗為不滿。

“不要跟我提以前,你我之間的情份,從你把我送到皇宮那一刻起便也到頭了,周雪這事是我幫你的第二次,我再幫你弄到九龍訣的心法秘籍,我欠你的就還我了,然後我們就不必再聯絡了。”

揚環環說完,也不等對方迴應,便是把電話掛斷。

等她洗完澡返回的時候,天已經黑了下來,房間也被徹底“清理”乾淨。

“娘娘,房間裡冇什麼問題。”

小翠躬身道。

揚環環點了點頭,暗暗道這周雪還行,倒是講究,隻是在這後宮裡,太過講究可活不長久。

“皇主駕到。”

驀的,院裡一聲高喊,聲音剛剛落下,皇主朱文羽便是從外走了進來。

“臣妾恭迎皇主!”

楊環環跪倒在地,大禮參拜。

“愛妃,起來吧。”

朱文羽坐於沙發,隨意道,眼中流露出一絲驚豔於寵溺。

剛剛洗完澡的楊環環實在太美了,皮膚乾淨透亮,整個人都透著股純潔的氣息。

他對楊環環的寵溺也不是一天兩天了,之所以寵楊環環,年輕漂亮隻是一部分,還有揚環環最懂事,也最有規矩。

他早就對楊環環說過,私下裡不必跟他施禮,可楊環環還是堅持,對他的尊敬從未改變過。

“謝皇主。”

楊環環起身,繞到了他的背後,給他捏起了肩膀。

朱文羽一臉的享受,心情甚悅。

小翠瞧皇主臉色不錯,立馬說道:“皇主,娘孃的東西被偷了”“多嘴,下去。”

楊環環狠狠瞪了她一眼。

小翠躬身退下,輕關房門。

等門關上,朱文羽便是好奇的問道:“愛妃啊,哪個奴才這樣大膽,敢偷你的東西?”

楊環環道:“冇丟,我已經找到了。”

朱文羽點了點頭,也未給予重視,他掌管整個天武大陸,擁有無儘的財富,身邊的女人丟件東西,找到最好,找不到也沒關係,他在給便也是了。

微微側身,伸手便是把揚環環拽到了懷裡。

“愛妃”“皇主,您輕點。”

楊環環紅著臉,嬌聲道,呼吸急促,氣息微熱。

表麵媚態叢生,期待不已,可心裡卻是有著無儘的厭惡,這個老東西關鍵的做不了,確還偏偏對她的身子特彆感興趣。

另一邊,周雪回到碧月宮,俏臉板著,心情十分的壓抑沉重,阿福站在邊上,聳拉著腦袋,同樣心情沉重,不安之極,他突然間瞥了李陽一眼,見李陽還笑嗬嗬的,便是氣不打一處來。

“你把娘娘坑的這樣慘,東西也冇追回,怎麼笑的出?”

阿福指著李陽怒罵:“冇人性,你簡直冇人性啊。”

“阿福,李陽怎麼也是我男人,你不許這樣跟他說話。”

周雪先是訓斥,然後也是望住了李陽,“你笑什麼笑,我們死到臨頭了,心裡冇點數嗎,彆整天冇心冇肺的行不行!”

李陽收斂笑意,一副已經受教的模樣。

周雪歎了口氣,想起什麼似的,又是問道:“你說西貴妃,現在在乾嘛呢?”

李陽一本正經道:“還能乾嘛,肯定在欣賞視頻裡的你啊。”

周雪也覺如此,不由都是想死的心都有了,做那種事情被人看到,這讓她的臉往哪放?

如果西貴妃自己看完,在給彆人看,那,那“雪雪,我跟你開玩笑呢,她冇那眼福,看不到的。”

李陽瞧她眼睛紅紅的都快要哭了,便是也不再逗她了,一把將口袋裡內存卡掏了出來,摔在了桌上。

內存卡?

阿福忍不住的驚呼,眼神極度駭然。

周雪愣了足足半分鐘纔是醒神,內心又驚喜又氣憤,李陽把內存卡找回來了,她肯定驚喜,可她也很生氣,李陽明明在小翠屋裡找到內存卡了,確告訴她冇有,害的她白白擔驚受怕這麼久。

“你,你竟然騙我,剛纔不跟我說冇找到嗎?”

周雪氣呼呼的道,站起就要去打李陽。

“冤枉,冤枉啊,這是後來到手的,宮門口那會。”

李陽閃過,據實說道。

“宮門口?”

周雪陡然間想起在西華宮門口磚頭落下,李陽飛身撲救的那一幕了,“合著你是從貴妃娘娘口袋裡。

把東西偷回來的?”

李陽點了點頭,“不錯,磚頭也是我扔出去的。

怎麼樣,你男人我厲害吧?”

周雪恍然大悟,她跟西貴妃一樣,也在困惑哪冒出來的飛石,現在則是全明白了。

阿福見李陽建功了,有些不服氣,嘀咕道:“得意什麼,不過運氣好,瞎貓碰到了死耗子,誤打誤撞,蒙對了內存卡在西貴妃身上。”

李陽連連應聲:“的確隻是運氣好,不算什麼。”

周雪瞥暼眼:“說實話!”

她纔不信李陽會無緣無故去翻人家西貴妃的口袋呢,這一準是李陽發現了某些細節,通過推理,分析,得出了內存卡在西貴妃身上的結論。

“小翠鞋底有泥。”

李陽隻能坦白。

“這能說明什麼?”

阿福不以為然,忍不住的又是插了一嘴。

“後宮裡不可能有泥土地,這代表她出過後宮,西貴妃每日下午都會在皇宮外圍區域的七佛山禮佛,前幾天連日陰雨。”

李陽淡淡說道。

阿福聽到這話,徹底冇脾氣了,人家能追回東西哪裡靠的是什麼運氣,而是能力,真正的能力。

周雪也是對李陽投去了崇拜的目光,這個混淡不得了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