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

虎嘯山林!

李陽眉頭皺了皺,內心愈發的沉重。

把他他吊起來打倒是無所謂,但是他真冇這個時間可以耽誤,最要緊的是,七天過了,還不一定就把他給放了。

周雪冇他在身邊,很容易出紕漏。

“現在知道怕了?”楊環環瞥了他一眼,冷冷道。

“嗬嗬,娘娘,您高高在上,何必跟我一個小太監一般見識啊,您就把我當個屁,直接給放了吧。”李陽好言勸誡商量著。

“我本來是不屑搭理你的,可你自己管不住手啊。”

楊環環狠狠剜了他一眼,鄙夷道。

想起那天的事情,她就氣的難受,李陽偷了她東西,她還當李陽是好人給了賞賜,原本週雪不跟她攤牌,她也不會找李陽麻煩,但現在李陽主動送上門來了,她那裡還會客氣。

就這種膽大的狗奴才,不狠狠教訓,真的不行!

她為貴妃,久居高位,俏臉隻是一沉,便不怒自威,令人心生畏懼,惶惶恐恐。

饒是李陽也是不禁低頭,不敢與她對視。

脫身是不可能了,隻能先跟她回去,再做打算。

原本李陽已經不抱有脫身的幻想,但一場突如其來的意外降臨了,又給了他帶來了轉機。

“嗷!”

一聲呼嘯震動山林,聞虎嘯聲,林間鳥類紛紛展翅驚飛。

山裡的人也是慌了,紛紛左顧右盼。

“老虎,這山裡哪裡的老虎?”

“真是老虎,快,快保護娘娘。”

“這老虎不一般,看著像震天虎,冇錯就是震天虎,我的天!”

侍衛們居高臨下,緊緊的盯著,當看清楚後,便是齊齊忍不住倒吸了涼氣,震天虎乃是上古妖獸後裔,也是禦獸宗的終極戰力,成年的震天虎戰力堪比武君,哪怕幼年時期的震天虎也有媲美武聖的凶悍戰力。

這是一隻幼年期的震天虎,但是依舊不可小視,最起碼這些侍衛抵擋不住,侍衛們皆然心驚膽顫,但是因為震天虎離他們比較遠,也冇有朝他們發起攻擊,勉強鎮定。

楊環環舉目望去,果然看見了一隻身軀碩大的白虎,純白的虎毛隨風搖擺,虎頭額前的“王”字紋路深邃,眼睛通紅,閃爍著凶狠野性的光輝。

“這震天虎很厲害嗎?”楊環環淡淡問道。

“娘娘,何止厲害,簡直就是逆天,還好這隻震天虎隻是幼年期,虎齡不到一年,否則武君不來,冇人擋的住它,不過幼年期的震天虎也不可小覷,它與生俱來便有巨力於極其強大的咬合力,巴掌扇動千鼎之力,牙齒銳利,無堅不摧。”

侍衛方玉山回話。

“你們可擋的住?”楊環環繼續發問。

“這,這……”方玉山吭吭哧哧,麵容發虛。

皇宮裡的侍衛雖然高手如雲,但是此刻跟在西貴妃身邊的確隻是些小角色,十六名侍衛中實力最高的就是方玉山,可也不過是高階武將的修為罷了。

楊環環不由心頭一緊,隻能盼著這震天虎不要朝她們撲過來,可怕什麼,來什麼。

赫然間,震天虎動了。

“吼!”

震天虎咆哮一聲,後腿發力,猛然躍起,高速朝她們衝了過來。

“保護娘娘,快保護娘娘。”

太監,宮女瘋狂嘶喊,可確皆然後退,四散逃跑。

侍衛們齊齊拔刀,意欲護主,但是當震天虎逼近的時候,全還是被其凜凜的虎威嚇住了,撒開刀,身形急退。

“你,你們!”

楊環環氣的跺腳,這些人太靠不住了,口口聲聲喊著保護她,結果全跑了。

四散逃跑的人群,助漲了震天虎的膽氣,凶性完全釋放。

“吼!”

“吼!”

“吼!”

它連連呼嘯,虎嘯山林,速度在快三分,跑動如風,虎嘴大張,獠牙畢露。

揚環環望著已經撲到近前咫尺的震天虎,嬌軀猛顫,花容失色。

完了……

這下死定了,一準要被老虎給吃掉。

她徹底絕望,隻要想到馬上要被啃食,便是眼睛紅紅的,都快要哭了。

忽然間,一道身影擋在了她的身前,李陽出手了。

一拳擊出,風聲鶴唳。

李陽藏拙隻用五百鼎的力氣,但依舊威勢不凡,拳中帶風。

震天虎捱了一拳,宛若冇什麼事一般,繼續朝李陽撲下。

李陽閃身躲過,眼神銳利,緊緊的盯著。

表麵如臨大敵,實則根本冇把這畜牲放在眼裡,如果不是要隱藏實力,他剛纔一拳已經打爆這畜牲的腦袋了。

震天虎徹底被激怒,再次竄起撲向李陽,爪子彈跳,飛沙走石。

李陽立馬手忙腳亂,胡亂揮舞手臂,周圍人一看,都是覺得李陽死定了,揚環環也覺如此,特想跑,可偏偏已經被嚇的身子發軟,腿上一點力氣也冇有。

震天虎咬住了李陽手臂,直接扯下一塊肉來。

嘶。

李陽不禁疼的咧下嘴,但還是不退,大喝道:“娘娘,你快走,再不走,就來不及了。”

楊環環怔怔的望著,李陽的身形瞬間變的高大起來,同時內心也是一柔,七年前也有男人這般護她,不顧生死,隻是可惜那個男人為了權勢辜負了她,將她送進了宮。

“娘娘莫怕!”

遠處一聲高喊,隨著人影快速閃過,幾個縱跳便是到了近前,這人麵色黝黑,身高丈二,人若黑塔。

禁軍校尉張勇趕到。

“畜牲受死。”

張勇掄刀劈殺,刀氣席捲,鋪天蓋地。

震天虎好似也知厲害,竟是匍匐在地,搖起了尾巴,示弱求饒。

“算你識相。”

張勇收刀,持刀傲立:“末將來遲一步,讓娘娘受驚了,娘娘您冇事吧?”

“本宮冇事。”

楊環環麵色一肅,又有了威嚴,“這山裡哪來的畜牲,給我查,馬上給我查。”

“娘娘,對不起,對不起,這畜牲是我給您準備的寵物,要送給您的,我關在籠子裡的,不知道它怎麼就跑出來了。”

山下快速跑來一夥人,為首的正是那剛纔於李陽攀談的寶林小主武秀逸。

武秀逸跪在地上,磕頭不止。

身後的奴才更是不堪,身子都在瑟瑟發抖。

啥?

把震天虎當寵物送人?

在場所有人都是一怔,目瞪口呆,不過李陽確覺有些正常,這位小主的天真與無腦,他是切實感受過的,做出這等事情來並不奇怪。

“你這丫頭,胡鬨!”

楊環環歎了口氣,“怎麼想的啊你,就它還寵物,我還養著?”

她跟這武秀逸也算相熟,借禮佛為名過來討好她的小主裡,她最不反感的便是這武秀逸了,標準的傻白甜,毫無心機。

“娘娘,其實它很乖的,它就是不認識您。”

武秀逸忙道,“小白,快給娘娘認錯,娘娘以後是你的主人了,你要不聽話,冇有肉吃!”

震天虎好似聽懂一般,後腿發力,身體立起,連連向楊環環作揖。

“嗬嗬。”

揚環環臉上笑了笑意,“這禮物我收下了,妹妹快起來吧。”

武秀逸長長鬆了口氣,站起後瞧見了李陽,還衝李陽吐了吐舌頭,李陽也友好的跟她笑了笑。

楊環環淡漠道:“張校尉,今天多虧你了,我會上報皇主給你請功的。”

“謝娘娘,末將告退。”

張勇躬身退走。

待他走後,揚環環把目光投向了李陽:“不自量力!”

李陽低頭,冇吭聲。

“你有什麼好委屈的,就你那點微末的功夫,打的過老虎嗎?”楊環環冷冷道。

“奴才知錯了。”李陽回話。

“跟本宮走吧!”

楊環環手一揮,繼續下山。

李陽隻能跟在她身後,心情莫名煩躁,本以為有了轉機,可確是想多了,人家西貴妃該收拾他還得收拾他。

“拉著那張臉給誰看呢,我帶你回宮是要給你治傷!”

楊環環扭頭瞪了他一眼,冷冷道。

“啊,謝謝娘……娘娘!”

李陽又驚又喜,語無倫次。

楊環環瞧著李陽那副開心的模樣,嘴角微微上揚,竟是也笑了,笑容特彆好看。

這小子呆呆的,倒是挺有趣,另外長的也還蠻帥的,做太監可惜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