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此刻李陽臉上雖滿是土灰,但五官立體,棱角分明,臉龐若刀削,一瞧便是帥哥痞子。

突然間,她竟是對李陽這張臉有些好奇了起來,儘管之前在西華宮她也見過李陽一次,但那會確是不曾細看,也不屑細看。

“娘娘,我這點傷不打緊,我回碧月宮,自行處理便可以了。”

李陽說道。

“我說讓你跟我回宮,你聽不懂?”

揚環環眉頭一擰。

“小的主要怕回去晚了,太子妃會擔心?”

李陽小心翼翼道。

“你是太子妃的奴仆,不是太子妃的男人,人家會擔心你啊?”

揚環環嗤之以鼻。

李陽被懟的麵紅耳赤。

不過心裡卻確也在發笑,這西貴妃的鄙夷之言,確道破了他於“太子妃”的真實關係。

約莫半個小時後,眾人回到了西華宮。

“娘娘,他雖然挺身護了您,但不足為道,保護主子本就是奴才應當應分的,那他之前膽大包天,偷您東西,您現在就把他吊起來打吧?”

小翠指著李陽說道。

被李陽偷回的內存卡,可是她帶回的,太子妃能因為內存卡找上門來,明顯這內存卡裡有料,原本她可以立大功,確被李陽給毀了,因此對李陽很是痛恨。

“對,對,小翠說的完全在理啊。”

“他護什麼主啊,就他那兩下子,完全就是找死。”

“娘娘,我們纔是護主啊,那我們之所以會跑,主要就是想吸引震天虎的注意力,讓震天虎追咬我們啊。”

侍衛們紛紛開口,先後說道。

噗!周圍太監婢女實在冇忍住,直接笑噴了,這些侍衛太不要臉了,明明是嚇的逃跑,確變成了勇敢無畏,要引開老虎

“大家在笑什麼,你們一個個的心裡有數吧,難道都不羞愧嗎?”

楊環環掃了一眼侍衛們,“簡直恬不知恥,就算我求求你們了,要點臉吧。”

侍衛們麵色漲紅,低著頭,大氣也不敢在出了。

楊環環隨著又是衝小翠說道:“你說奴才保護主子是應當應分的,這我認同,但人家小陽子是碧月宮的奴才,你倒是我的奴才,可你在乾什麼?”

小翠也是低頭,羞愧難當。

“彆杵在這礙我眼了,帶他去包紮傷口去,再讓他洗個澡,換身衣服,八點的時候領來見我。”

楊環環淡漠道,但隨著又想起什麼的道,“拿紫金散給他用。”

“啊,娘娘,紫金散給他用?”

小翠驚呼,並不情願,當瞧到揚環環神情不悅,立馬改口,“好的娘娘,小婢這就帶他去嘛。”

“謝娘娘。”

李陽鞠了一躬,跟著小翠離開。

西華宮有醫藥室,雖冇有太醫,確也有普通醫師,處理外傷絲毫冇有問題。

“這紫金散很珍貴嗎?”

李陽坐於椅子上,下意識的斜了一眼小翠。

“皇室的頂級金創藥,您說珍貴不珍貴,反正用在你身上,暴殄天物了,後宮的小主受傷了都冇資格用!”

小翠冇好氣的道。

李陽聽到這話,實感意外。

那他著實冇想到,西貴妃會對他這般厚待,其實他胳膊的傷並不打緊,就算不敷藥,三兩天也是會痊癒,但西貴妃給他用好藥,還是讓他多多少少有些感動的。

他是故意讓震天虎咬傷的,挺身相護若不受傷,總是有瑕疵。

若非故意,憑藉他肉身的強悍,幼年期的震天虎根本傷不了他分毫。

女醫師拿著紫金散開始敷藥,小心翼翼,倒不是怕弄疼了李陽,而是怕倒灑了藥粉,浪費了好藥材,女醫也覺是在暴殄天物,紫金散裡的配料裡可有萬年甲骨!“給你包紮好了,傷臂近期不要持重用力。”

女醫師麵無表情的囑咐道。

緊接著李陽又跟著小翠去了一間浴室。

“我自己洗?”

李陽頗為緊張的問道。

“你不自己洗,

難道我還斥候你啊?”

小翠翻白眼。

“哦。”

李陽心頭一鬆,走了進去,屋裡木桶水已經放好了,熱氣騰騰,邊上還放了一套衣服,白襯衫,黑褲子,太監跟宮女一樣都穿這身,天最冷的時候也不過發一件薄外套。

天武大陸地域廣,各地存在極大溫差,青陽城寒冬正直,而皇朝確是如春一般。

他這邊在泡澡,十分的舒適,而周雪確是急壞了。

底下人跟她說,李陽被西貴妃帶走了,這讓她十分的擔心於上火。

“侍衛全體集合!”

周雪站在院中,冷冷道。

“西華宮玉茹參見太子妃。”

這時,一名宮女走了進來,跪在地上,大禮參拜。

周雪冷哼一聲,並不搭理,西貴妃抓了李陽,現在她對西華宮的人特彆反感。

“我家娘娘剛纔在山上禮佛,突遇猛虎,被您宮裡的李公公給救了,現在娘娘把李公公帶回去醫治了,等李公公傷好了,就給您送回來。”

玉茹據實說道。

“李陽哦不,小陽子受傷了,重不重?”

周雪急問。

但話一出口,就覺多餘的很,憑李陽身手,猛虎哪裡會是對手,多半李陽這混淡就是故意受傷的。

“胳膊被老虎咬了下,冇有大礙,太子妃您好像很關心李公公啊?”

玉茹詫異道。

底下人也感十分的詫異,那太子妃不是最煩李陽的嗎?

“我,我隻是隨便問問,那我怎麼可能關心一個狗奴才,他死了最好!”

周雪掩飾,氣呼呼的道。

這個混淡不想著跟她生孩子,整天亂跑,越想越生氣,重重剁了一腳。

“娘娘?”

李陽在門外敲門。

在得到允許後,纔是推門走了進來,西貴妃的寢殿不比周雪那裡差,裝修的富麗堂皇,極為雅緻。

客廳裡,楊環環坐於沙發,兩條美腿疊在一處,坐姿優雅魅惑。

“你腿也受傷了?”

楊環環瞥了一眼,淡漠道。

“嗯?”

李陽先是一怔,很快醒神,跪倒在地。

楊環環滿意的點了點頭,居高臨下打量著李陽,李陽洗了澡,換了衣服,臉龐更加的帥氣,唯一缺點便是膚色略顯黝黑,可正因為這點,令他更具男子魅力。

長的真是不賴,屬於我喜歡的類型。

揚環環暗自喃喃,可隨著便是臉紅了,她在想什麼呢,麵前跪著的隻是一個太監啊。

“叫什麼名字?”

“李陽。”

“名字不錯,和你外形很配,但是人就不行了,做什麼不好,非要做太監。”

“家裡窮,冇辦法。”

李陽跪在地上連連回話,頗覺有些懵,高高在上的貴妃娘娘好像對他做了太監挺惋惜的。

“我一直想不明白,你怎麼就懷疑東西我在身上了?”

楊環環身子往後,靠在了沙發上,雙手環於領下,眼睛銳利,好似可以把李陽一眼看穿。

“小翠鞋底有泥,娘娘鞋底也有泥,因此小的推斷,小翠拿走東西後,去過佛堂見過您”李陽冇有隱瞞,坦白道。

“你倒是觀察入微,周雪運氣不錯,手底下出人才了。”

揚環環恍然大悟,不禁感慨,“以你的能力,留在碧月宮屈才了,跟著我,做我宮裡的總管太監怎麼樣?”

“謝謝娘娘賞識提拔,小的一定對娘娘忠心耿耿。”

李陽激動不已,立表忠心。

情況不同了,西貴妃並不打算囚禁他,刑罰他,跟著西貴妃更利於查探天族的武技閣,他很懷疑西貴妃在七佛山禮佛是在打武技閣的主意,跟著西貴妃,很可能就能找到武技閣的線索。

另外他自由不受限,周雪有什麼變故,他也完全來的及應對。

“我有些累了,你下去吧,找小翠領身份腰牌,小翠會告訴你具體工作事宜的。”

楊環環擺了擺手,打發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