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娘娘,要不要查查李陽的底細?”

小翠又是說道。

“一個太監有什麼好查的,不必麻煩。”

楊環環搖頭,她主要擔心李陽會受周雪蠱惑,對她不利,畢竟之前她有讓人在周雪房間裡安裝微型攝像頭,周雪也不是冇有可能通過李陽對她展開報複。

七佛寺位於我七佛山的半山腰處,半個小時後,揚環環領著人到了,佛寺高牆綠瓦,氣勢恢宏。

“恭迎娘娘。”

主持方丈圓空攜一眾僧人門口迎接,躬身施禮。

“大師不必多禮。”

楊環環輕輕一笑,隨著方丈圓空一起進寺,宮人,僧人也是緊跟著步入。

宮人們前院站立,僧人們各司其職,而揚環環則是隨著方丈一起去了後院,皇妃禮佛是有單間待遇的,後院在進行施工改造,不過西貴妃一到,施工也停下來,寺廟恢複了安靜與祥和。

“還需要多久才能挖通地道?”

楊環環剛進房間,便是說道。

“再有一個月應該差不多了。”

圓空回話。

楊環環點點頭,先是拿了一套衣服快速穿好,隨著蹲下,掀開地板,地板下竟藏著一處暗道。

暗道深數丈,修有樓梯,她踩著樓梯下底。

底部一直向南蔓延著,長達三百米左右,儘頭處有兩個男子,正拿著鐵鍬在挖土。

“拜見娘娘!”

鐵七,鐵八聽到腳步聲,扭頭一看,見是揚環環,立馬撒開了鐵鍬,跪地施禮。

“起來,到一邊休息去。”

楊環環撿起鐵鍬,親自動手挖土,“以後下午你們休息,我替你們,夜裡就彆睡了,必須得加緊挖到武技閣,寺廟施工已經進行了半年,工期拖延太久,外界會起疑的。”

“是。”

鐵七鐵八也冇推辭,退後幾步,倒頭就睡。

揚環環獨自挖土,一鍬接著一鍬,那她雖然貴為皇妃,確也是會些拳腳功夫,對敵不行,做挖土的活計倒也乾的動。

她一直挖土到六點,纔是把鐵七鐵八叫醒,退出了暗道。

另一邊,西華宮。

“李總管,跟您說個事啊,今早娘娘囑咐我了,讓我看好客房,尤其要留意您有冇有用電話。”

平頭湊了過來,壓低聲音道。

“你怎麼回娘孃的?”

李陽故作平靜的道。

“您對咱們兄弟不薄,我冇出賣您,不過您以後可真得小心點,婢女那邊最愛打小報告了,嗯您也彆多想,您剛過來,娘娘肯定要考察啊。”

平頭先是提醒,再是寬慰。

“謝謝兄弟了,以後彆叫總管了,直接喊陽哥就成。”

李陽笑道。

還好他先前拿錢買了人心,否則昨天給周雪打電話的事情,就得漏了,以後還真得小心些,西貴妃多半是擔心他於周雪暗中勾結,設計害她。

得想個法子,打消西貴妃的顧慮,要不然他不可能獲取西貴妃的信任。

“那小的可就喊陽哥了啊,陽哥,我還得再跟您說個事,您昨天在七佛山跟震天虎廝殺,出手不凡啊,能不能教咱們兄弟幾手啊?”

平頭笑嘻嘻道,“兄弟們都想跟您學,不單單我一個。”

天武大陸尚武,哪怕八歲小孩也想學武,隻是窮文富武,窮苦家的孩子根本上不了武校,學武無門,太監內部也有私鬥,誰都想學兩手防身。

李陽聞言,瞥了遠處一眼,果然遠處十幾個太監都在眼巴巴的盯著呢。

“可以。”

李陽正想活動活動身子,欣然答應,直接站起,走到了院中。

“李總管教拳了,想學的都來,錯過這個村冇這個店。”

平頭高喊。

他這一喊不要緊,宮裡的太監幾乎全圍了過來,就連一些宮女也被吸引,圍著看熱鬨。

李陽身上的襯衫是昨晚小翠給他拿的,有些小了,他便是脫了,扔到了一邊。

宮女們皆然眼前一亮,眼中泛光。

李陽的肌肉結實勻稱,呈流線型,這種體型對比練健美的肌肉男,明顯更符合女性的審美觀。

“這個李陽太不像話了,宮裡哪能光著膀子?”

小翠氣呼呼的道,“娘娘,我這就去讓他把衣服穿好。”

這個時候,西貴妃楊環環領著人返回,正好目瞪了這一幕。

“彆,我看看他的本領。”

揚環環輕聲製止,目光緊緊盯著,她其實是被李陽的身材吸引了,想多看幾眼,但這種心思肯定不能說。

她不是冇見過男人,但是李陽對比以前他見過的男人,好的真不是一星半點,甚至電視裡的男星也冇辦法與其相比,她上下打量,俏臉微微泛紅,她貴為皇妃,可現在確是被一個小太監吸引了,捨不得挪開目光。

“喝。”

一聲有力的喝叫聲起,李陽沉腰立馬,雙拳起胸分下推,轉伏拳垂兩傍。

戰拳,起手式。

他會的拳法太多太多了,高深的自然不可能展示,便是打了周家這套家傳戰拳來,想當年他於東湖島少島主伍星火在周家進行了三場比試,這纔得到周家老夫人餘賽花的認可,三場裡便有一場是學習戰拳。

“打虎勢!李陽右手垂下,便拳向上而動。

“亂衝錐!”

右拳向東,中途突變,腳下左弓步。

“胸前掛印”,“懷中抱月”,“天王壓低”李陽一拳接著一拳,拳路陽剛有力,硬橋硬馬,超強的身體素質也是將這套戰拳的精髓完全發揮了出來。

圍觀的太監宮女都不會武功,看不出門道,但也看的熱血澎湃。

切掌,脫肘,踢腿,勾抓。

李陽繼續,地麵塵土飛揚。

“李總管好厲害啊。”

“厲害不厲害,我不知道,我隻知道李總管好帥。”

“何止帥啊,還很酷,我太喜歡了,也不知道李總管願意不願意跟我對食。”

太監宮女們先後說道,膽子稍大的宮女都嚷嚷起要跟李陽對食了,對食就是太監和宮女談戀愛,以前宮裡嚴令禁止,不過近幾年確是許了。

“阿彩,你你簡直不知羞恥!”

小翠忍無可忍,高聲喝道。

眾人聞聲望去,這才發現西貴妃回來了,不由全部站好,場麵瞬間安靜了下來。

李陽神情也是一愣,下意識的收招,站姿標準。

楊環環嚴厲的目光掃過全場,“剛纔不是挺熱鬨的嘛,怎麼不繼續了?”

太監宮女低頭,大氣也不敢出。

楊環環踩著皮靴走到李陽跟前,不屑道:“就你這兩下子,也好意思拿出來賣弄?”

李陽也是低頭,不敢於她對視。

“衣衫不整,成何體統!”

揚環環冷冷道,“把你的衣服穿好,跟我進屋領罰!”

李陽拿起外套,跟在她的身後,滿心的苦澀,一臉的無奈。

“完淡了,李總管這一去多半要被責罵啊。”

“責罵恐怕過不了關,一準要被打啊。”

“散了,趕緊回去做事,娘娘正在氣頭上呢。”

太監宮女七嘴八舌的議論,都以為李陽要倒黴了。

而小翠確是臉露詫異,娘娘這是怎麼了,以前娘娘從不許太監進她的屋啊,另外罰李陽要領回屋罰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