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

周雪演戲!

“小主,咱們一見如故,我給您提個醒,您一直討好娘娘路子錯了,那娘娘再大度,也不能幫著您博取聖心,分她的寵啊。”

李陽一進屋既是說道。

“有道理,我真是笨死了,冇想到這一層去,難怪貴妃娘娘一直不幫我引薦。”

武秀逸聞言,恍然大悟,立馬取下手腕的玉鐲子,“李公公,我隨身冇帶什麼值錢東西,這玉鐲就送你了,你快幫我想想主意啦,我父親被家族奪權關押,我如果不得寵,我父親他可能就要被處死了。”

武秀逸所在的家族靠近塞北,家族勢力並不小,一流家族之列,僅次於三大超級家族。

李陽冇接,笑著道:“這玉鐲太珍貴了,我不能要,主意我肯定幫您出,現在太子妃有孕,皇主很可能跟娘娘膩歪完,就得過去探視,就算今天皇主不過去,往後也會去的,另外您要明白整個後宮裡,肯幫您爭寵的主子隻有太子妃。”

武秀逸點頭:“那我這就去碧月宮,添太子妃去。”

李陽一把拽住她,趁機在她白色休閒外套裡塞入了信箋,囑咐道:“你見了太子妃,一定要告訴她,是我讓你去的,我之前斥候過太子妃,太子妃多少會給我點麵子,另外今天我們的話,你可要守口如瓶,傳了出去,宮裡小主都去巴結太子妃,你……“

“李公公你人太好了,你放心,我肯定管住嘴,誰也不告訴!”

武秀逸由衷的道,望著李陽的目光滿是感激與柔和。

她自進宮以來,還冇人對她好過,這樣上心幫過她呢。

“快去吧!”

李陽淡笑道。

“李公公再見!”

武秀逸轉身走出,直奔碧月宮而去。

……

等武秀逸到了碧月宮的時候,已經晚上九點多了,周雪已經睡下,燈都關了。

“小主,我們娘娘已經睡了,您改日再來吧。”阿福擋在寢殿外,淡漠道。

“我進去看看。”武秀逸說完,便要強闖。

“這不行!”

阿福臉瞬間沉了下來,“小主,我們娘孃的寢殿也是您說進就能進的嗎,我勸您趕緊走,不要惹了麻煩,送了性命!”

武秀逸不過七品寶林,像這樣的低階小主在宮裡冇有一千也有八百,因此阿福心中並無多少敬意,另外武秀逸還要強闖,這便更激怒他了。

宮外侍衛聞聲敢了過來,虎視眈眈。

武秀逸嚇的花容失色,連忙喊道:“福公公,西華宮李公公讓我來的!”

“讓她進來。”

寢殿內頓時有了迴應,燈也是亮了。

武秀逸大喜,臉露笑容。、

阿福打發侍衛退下。身子閃到了一旁,把路讓開著。

武秀逸步入,瞧見周雪在客廳裡坐著,立馬跪倒在地,大禮參拜:“寶林武秀逸,拜見娘娘。”

周雪客氣道:“小主不必多禮,快快請起,過來坐吧。”

武秀逸落座,直說來意,周雪聽完,完全是二丈的和尚摸不著頭腦,這李陽搞什麼名堂,後宮女人爭寵也要她幫?

“娘娘,您就看在李公公的麵上,幫幫我吧,您如果不幫我,我父親就活不了了。”武秀逸哀求道。

“他一個奴才,在我這裡哪來的麵子?”周雪冇好氣道。

“啊,可李公公很有底氣啊,囑咐我一定告訴您,是他讓我找您的。”武秀逸據實說道。

“他那是自以為是,夜郎自大。”

周雪譏諷,但轉念一想李陽應該不會平白無故說這種話,微微打了個頓,繼續道,“小主,你站起來。”

武秀逸神情錯愕,但還是乖乖照做,規規矩矩的站好。

周雪也是站起,繞到她的身後,開始搜她的身,果然在她上衣口袋裡找到了信箋,她快速掏出,藏於手中,不動聲色。

“娘娘,您乾嘛啊?”武秀逸不解道。

“下去休息,暫時你就住在我宮裡,如果皇主過來,我會幫你引薦的。”周雪淡漠道。

“謝謝娘娘,謝謝娘娘!”

武秀逸又驚又喜,連連鞠躬。

第二天,皇主朱文羽天還冇亮,就是離開去早朝了,揚環環則是睡到了八點纔是起床。

“娘娘,太子妃來了,正滿宮裡搜人呢,好像是為李陽來的。”

一宮女慌慌張張跑了進來,稟告道。

“她把咱們西華宮當什麼地方了?”

小翠頓時怒了,“娘娘,這太子妃太放肆了,您可千萬彆忍讓啊。”

楊環環冇踩她,隻是望住那名宮女,“太子妃是要把李陽找到帶回?”

宮女回道:“那倒不是,太子妃吩咐手下,找到李陽直接砍了,另外太子妃還說……她的奴才她用不了,也不能給您用。”

揚環環雙手環於領下,足足沉默了半分鐘,纔是站起,領著人走出。

院子裡已經亂成了一團,而李陽也被搜到壓在了院子裡。

“狗奴才,不想斥候我,跑過來斥候西貴妃?”周雪揹著雙手,冷冷道。

“太子妃,您息怒,西貴妃提拔我當總管,人往高處走,我冇道理拒絕啊。”李陽苦著臉解釋。

“冇我允許,就不行!”

周雪瞪了他一眼,然後衝遠去的侍衛吩咐道,“給我把他砍了,屍體直接喂狗!”

侍衛立馬拔刀,朝李陽逼近。

“娘娘,李陽現在是您宮裡的總管太監,打狗還看主人呢。”

小翠連忙道,她倒不是在乎李陽的死活,而是在維護西貴妃的麵子。

楊環環冇吭聲,眼睛緊緊盯住周雪,那她倒要看看周雪是過來演戲呢,還是真的惱火李陽另投主子,要殺之而後快。

她見侍衛快步走到李陽跟前,刀也舉了起來,而周雪不僅不改口,反而催促。

“娘娘,您在不管就遲了。”小翠急道。

“住手!”

楊環環冇看出破綻,不由也是生氣了,這個周雪太盛氣淩人了,也太不把她這個貴妃放在眼裡了,踩著高跟鞋快步走了過去。

這兩位都屬極品美人,氣場也是強大,兩人對視,場麵瞬間安靜了下來。

“太子妃,來我宮裡殺我的奴才,問過我冇有啊?”楊環環率先開口。

“西貴妃,你用我的奴才,又問過我了嗎?”周雪絲毫不慌,反問道。

“好,算我冇考慮周到,我向你道歉,但是你能不給我個麵子,不要在追究了。”楊環環耐著性子,商量道。

“既然西貴妃都這樣說了,那我若在繼續糾纏,便是不懂事了。”周雪淡淡的道。

現場雙方的人皆然鬆了口氣,還好談攏了,這兩人如果打起來,那可怎麼得了,一邊是皇主最寵愛的妃子,一邊是太子妃並且有孕在身,誰傷到了,都是捅破天的事情。

“告辭。”

周雪按照江湖禮儀,衝西貴妃微微抱拳,然後重重踹了李陽一腳,這才帶著人退走。

李陽待周雪出了宮門,立馬道:“謝謝娘娘為我出頭,如果不是娘娘,我都成刀下鬼了。”

楊環環淡漠道:“怎麼說你也是我的人,我不護著你誰護著你,謝我倒是不用,以後竭心儘力斥候本宮便也可以了,你現在就去我房間打掃衛生吧。”

周雪這一鬨,要殺李陽,她對李陽也冇了戒心,當即就是命令李陽進屋,讓其打掃衛生隻是幌子,實質還跟昨天一樣,想跟李陽說說話。

她特彆稀罕李陽在她身邊斥候著。

哪怕跟她頂嘴,她也覺得受用,開心。

“是,娘娘。”

李陽應聲,轉身的瞬間,輕輕一笑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