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

合著她在挖暗道!

楊環環一邊吃著早餐,一邊用眼角的餘光掃著李陽,這小子乾起活來,也是帥氣,十分有氣質,十分的養眼。

“你拖地不覺得影響我食慾嗎?”揚環環開始找茬,故作不滿道,“彆拖了,過來侍奉我!”

“是。”

李陽放下拖把,湊到了跟前。

這西貴妃架子太大了,身邊八個宮女還嫌不足,另外吃飯讓他怎麼侍奉,總不能讓他幫著吃吧……

“我昨天訓誡你看來是白訓誡了,湊到本宮麵前,你有站著的資格嗎?”楊環環扭頭瞪著李陽,俏臉板著,十分的不悅。

“她們為何能站著?”李陽忍不住的問了一嘴。

“什麼?”揚環環秀眉一擰。

李陽冇敢還嘴,老老實實的跪下著。

“娘娘剛纔為你出頭,冒著得罪太子妃的風險,從刀下把你救了,你看看你什麼態度!”

“就是啊,娘娘讓你跪怎麼了,彆說讓你跪了,就是讓你跪下來添鞋,你也得添啊。”

“嗬嗬,李總管,不是我們姐妹擠兌你,你太認不清自己的身份了。”

宮門女七嘴八舌,先後說道。

她們倒不是針對李陽,而是就事論事,主子讓做什麼,她們做奴才的就得做什麼,可李陽了確跟主子嚷嚷,詢問為什麼,太不懂規矩了,也太不像話啊!

小翠雖冇跟從指責,確也是臉露氣憤於不屑,娘娘今天心情本來挺好的,飯吃了不少,可現在確被李陽這個煞筆給惹不高興了,氣人啊,再就是就這種奴才,一準總管太監乾不了幾天,也活不長久。

李陽被她們嘰嘰喳喳的吵的腦瓜都疼,確也懶得搭理她們。

“行了,也彆罵他了,我慢慢調教吧。”

楊環環擺手製止,繼續用餐,她非但冇惱,反而心情越發的愉悅,吃嘛嘛香。

這小子就是有個性。

隻知道唯唯諾諾的奴纔沒意思!

李陽此刻也看出來了,這西貴妃還是跟昨天一樣故意找茬拿他逗樂呢,尼瑪,這打消了她顧慮還不行,還得於她搞好關係,要不然這自己以後太難受了。

“娘娘,我不是不聽話,而是您救了我的命,我想報恩,隻是跪在這裡,不能侍奉您對您好,我特著急。”

李陽好言道。

楊環環聞言,心頭暖動,下意識的望住李陽,美麗的眸子裡滿是柔和。

“娘娘,他就是見您針對他,在自救呢。”

“對,對,您少聽他的花言巧語,他拍馬屁啊。”

“不是真心話,不能相信。”

宮女們倒是看的透徹,搶著說道。

“你們又不是李陽肚子裡的蛔蟲,怎麼知道他不是真心感激我,想對我好?”

揚環環嚴厲的掃了她們一眼,隨衝李陽道,“你有這個心很好,你起來,彆跪著了,地上也挺涼的。”

“娘娘,我幫您夾菜。”

“娘娘,這湯好,養顏美容,我給您盛一碗。”

“娘娘,這水果您也吃點。”

李陽站起後,忙前忙後,討好不已。

這要換做其它奴纔再這裡溜鬚獻媚,揚環環早就不耐煩了,可麵對李陽的照顧確是很受用,臉上笑容如同春風一般和煦,燦爛。

“你們以後要向李總管多學習,這才叫心疼主子,對主子好啊。”揚環環說道。

婢女們撇嘴,不以為然,什麼心疼主子啊,還不是獻媚取寵?

這李陽嘴太甜了,把娘娘哄的都昏庸了……

小翠也是傻眼了,她,她真是看走眼了,這哪裡是青銅,分明就是王者,隻是片刻就拉近了於娘孃的關係,關係好的都快趕上她跟娘娘多年的基礎了。

她也意識到看娘娘也看走眼了,娘娘根本就不是針對李陽,而是拿找茬當幌子,藉機找人家李陽說話。

同時,她也明白,她學不來李陽的,李陽會來事隻是其一,最重要的是人長的帥,娘娘中意,另外李陽當日在山上挺身護著娘娘,也在娘娘心裡留下了很多的好感。

飯後,楊環環也冇讓李陽走,她看起了電視,李陽也很有眼力勁斟茶倒水,遞零食,殷勤侍奉著。

下午兩點,李陽瞥了一眼牆上的掛鐘,莫名有些緊張了,儘管楊環環已經不提防他了,也不找他茬了,但是能不能帶他去七佛山禮佛,依舊有著不確定性。

“娘娘,山上風大,穿件外套吧。”

李陽取下黑色皮衣,為她披上。

“嗯,你也忙半天了,去休息吧。”

楊環環淡漠道。

“娘娘,我不累,要不您帶我一起吧,我身為總管太監,按規矩該隨您出行,再就是我不放心您,萬一又有那天的意外,您可怎麼辦啊?”

李陽一臉真誠的道。

“擔心我啊?”

楊環環拍了拍李陽的臉,眼神竟是帶著一絲寵溺,“行,想跟著就跟著我好了。”

李陽內心大喜,麵色確是平靜,伴在她的身邊,出宮出往七佛山。

七佛山李陽來過,但確未踏足七佛寺,進寺後不禁感慨,不愧是皇家寺廟,當真大氣恢宏啊,院子裡翠藤環繞,植被豐盛,佛堂裡佛像聳立,金光閃閃,竟有一種佛門聖地的味道。

楊環環嚮往常一樣,在方丈圓空的陪同下去往後院。

李陽也要跟著,確被楊環環製止:“你隨他們在外麵候著。”

“是。”

李陽應聲停步,左右看了看,這才發現其餘宮人都冇有跟著,看來楊環環一直不許底下人進入後院,皇妃禮佛待遇高,後院有單間倒是合理,可他隱隱覺得可能不是這樣簡單。

……

“娘娘,剛纔那個公公,瞧著眼生啊,他想跟著不會是知道咱們在挖暗道,打武技閣的主意吧?”圓空說道。

“不會的,他第一次來,不懂我的規矩,你不必疑神疑鬼。”揚環環淡漠道。

李陽從冇來過七佛寺,怎麼可能知道她在七佛寺裡挖暗道,另外李陽也不能知道她在打武技閣的主意,這個事情她連最信任的婢女小翠都冇有告訴,整個西華宮,冇一人知曉。

圓空點點頭,也未在說什麼了。

另一邊,李陽在院子裡轉悠著,前院並無什麼異常,後院他通過院門瞥了幾眼,隻是看到裡麵在施工,不過工匠們並冇有乾活,隻是三三兩兩的圍坐在一起抽菸休息。

在這觀察後院,視線不足,想了想,他便決定到寺外找個至高點好好在看看。

“喂,你去哪?”小翠察覺,驀的問道。

“我在這太無聊了,出去轉轉,順便找個好地方撒泡尿……”李陽淡笑道。

“誰要你說的這樣詳細!”

小翠瞪了他一眼,也不管他了,畢竟李陽是總管太監,他冇權利約束,而且現在李陽還受寵了,他也不願於李陽關係搞的太僵。

李陽出來後,先是繞到了後院的圍牆處,牆外有很高的泥土,根本看不見裡麵,不過依稀可聽見工匠們在閒聊,聊的話題就是男女那點事啊,李陽聽了一會便也果斷遠離了。

圍牆外並無樹木,他便一路向南走去,南邊的絕壁是整座山的最高點,完全可以俯看整個寺廟。

絕壁高九丈,光滑如玉,哪怕武帝修為冇有好好的輕功也難登頂。

而李陽確是輕鬆,瞥眼左右,眼見四下無人,便是腳下猛然一踏,人如彈弓一般彈了出去,攀爬向上。

弓身彈影!

爆發力最強的短程發力型輕功。

高起高落,很容易被人瞧見,因此李陽選擇了攀岩向上,起步既彪速,跑動如飛,人若幻影,幾個呼吸間,李陽便是到了絕壁的頂峰,藏於大樹枝乾,遙望寺廟。

寺廟後院全貌皆然顯現在李陽的視野之內,但是他一直盯到天都快黑了,也冇瞧出什麼異常來。

難道,西貴妃真是過來禮佛的?

李陽低聲喃喃,本都想放棄了,確瞧見揚環環從房間裡出來了,隻見楊環環一直走到了圍牆邊,伸手抓了把土,又扔了出去。

“土?”

李陽心頭微動,趕緊看向院外堆的老高的泥土,刹那間便是明白了過來,好啊,合著楊環環在房間裡挖暗道呢,藉著施工打掩護,高明高明啊。

如果揚環環冇有這個微小的動作,他還真察覺不到,因為他不知道院內施工了多久,挖了多深的地基,也就是說圍牆外無論泥土堆了多高,它都是合理的。

楊環環從後院走到了前院,掃眼四周:“李陽呢?”

“娘娘,我在外麵透氣,在呢,在呢。”

李陽立馬走入,笑嗬嗬道。

“回宮!”

揚環環也未苛責,淡漠道。

李陽一邊下山一邊想著,這楊環環堂堂皇妃,確以禮佛為名跑過來挖暗道,這暗道就算不是通往武技閣的,也必然通往皇宮的某處重地,裡麵冇有武功秘籍,也有金銀寶貝,不管怎樣他都得搞清楚,分一杯羹!

回到宮裡,天已經黑透。

楊環環挖了半天的暗道,著實覺得乏累,剛進屋既是說道:“李陽,你去給我放洗澡水,今晚你斥候我沐浴,好好幫我擦擦背。”

啥?

李陽本在給她倒茶,聽到這話,咣噹一聲,茶杯失手i脫落,摔的粉碎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