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李總管,您睡了嗎?”

海棠再門外問道,等門打開,既是走了進來,“娘娘讓我給您送過來的,這可是大海國的貢品,娘娘對您太好了,羨慕羨慕啊!”

“你如果喜歡就拿去吃吧。”

李陽淡漠道。

他正想著這一連竄的怪事呢,實在冇工夫聽這海棠說廢話,公共廁所他剛纔去過了,黑衣已經不見了,顯然這是有人幫他打了掩護,那個縱火**的刺客十有**也是為了掩護他,到底哪股勢力在幫他?

不可能是他自己的勢力,他的山河軍在宮裡冇幾個人,完全冇辦法在短時間內組織起對他的策應。

周雪也不可能,剛進宮,好無根基,手底下隻有一個阿福,手無縛雞之力。

“好啊,那我就不跟師兄客氣了!”

海棠笑道,“文成武德,澤被蒼生,千秋萬載,日月稱王!”

“你是日月派外門弟子?”

李陽聞言,猛然間從床上攤了起來,滿是詫異的望住她。

“玄衣堂弟子海棠,拜見真傳師兄!”

海棠單膝跪地,大禮參拜。

玄衣堂是日月派最神秘的一個堂口,之所以神秘,倒不是玄衣堂的人戰力有多麼高,而是他們遍佈各地,專職臥底,打探情報,再就是玄衣堂是從外門弟子中選拔出來,因此海棠稱呼李陽真傳師兄,一般弟子那得稱呼真傳大人!李陽忙的拉起她,詢問道:“公共廁所的黑衣,是你藏起來的?”

“能幫上真傳師兄的門,我十分欣喜。”

海棠微微一笑,眼中滿是崇拜於狂熱,她的這位師兄太不得了,奴仆出身,外門大比崛起,一飛沖天殺入內門,下山後不到半年,便是擁兵百萬,執掌山河軍,稱霸西南。

半個小時前,李陽剛上房頂,她便瞧見了,也預盼到李陽是進去藏衣的,便趁人不備溜了進去,搶在西貴妃之前,將黑衣找到銷燬。

“那個已經**的刺客,也是我日月派的弟子了?”

李陽繼續追問。

“是的,師兄,他跟您一個姓,叫李小山。”

海棠點頭。

李陽不禁有些感動,同時也是有著深深的自責,他太冒失了,如果他不夜探七佛寺,他的同門便不會喪命。

原來是日月派的兄弟們在幫我,今天也多虧兄弟們了。

“師兄不必介懷,能護著您的安全,小山的死就有價值,師兄,咱們改天在聊,娘娘那邊還在等著我侍奉呢。”

海棠想了想又是說道,“我不知道師兄進宮到底是要做什麼,但是師兄有事儘管吩咐,我們玄衣堂在宮裡人雖然不多,但一百多號人還是有的,甚至還有一位貴人小主!”

“好,我知道了,你去忙吧。”

李陽眼見她盯著桌子上的糕點,便是拿起塞在了她的手裡,“都說給你了,拿去吃。”

“謝謝師兄,師兄你真好!”

海棠喜滋滋的退走,女孩子都愛吃,尤其像這種貢品,她真是看著都要流口水了。

日月派在皇宮內有這多的人手,著實超出李陽的意外,不禁又驚又喜,從今往後,他便不是單打獨鬥了。

第二天一大早,禁軍統領餘懷就壓著圓空和尚過來了。

“麻煩通報一聲,我要麵見娘娘。”

餘懷響聲道。

“餘統領,找本宮何事?”

楊環環從屋裡走了出來,淡漠道。

邊上的圓空見到楊環環立馬神情緩和,不在緊張了,他知道楊環環肯定會保他的!餘懷跪下施禮,隨著起身,指著圓空道:“娘娘,昨晚的刺客於圓空禿驢在七佛山碰過麵,但他確對我隱瞞撒謊,我有理由懷疑他於刺客是同黨,這個案子本不該來打擾娘娘,但這個圓空禿驢非要嚷嚷著見你,揚言不見到您,打死他也不招供!”

他勉強同意帶圓空過來,也是給個機會,倘若圓空再不招供,他便要動大刑了。

“我明白了,看來圓空大師是怕餘統領你刻意針對,要找本宮做個見證!”

楊環環淡淡應聲,隨著望向圓空,“圓空大師,你想多了,餘統領的為人我是知道的,斷然不會冤枉你,你要配合審查!”

“是,娘娘,餘統領想問什麼就問吧。”

圓空開口道。

“我就一個問題,你為何對我撒謊,隱瞞刺客的存在?”

餘懷冷冷道。

“老衲出家人,心有善念,不忍見你殺生。”

圓空早就想好了說辭,一副悲天憐人的高僧模樣。

“嗬嗬,你覺得我會信嗎?”

餘懷冷笑,嗤之以鼻。

“餘統領,我覺得圓空大師可能真是這樣想的,我每日去七佛寺禮佛,對於圓空大師非常瞭解,昨晚的事情我也聽說了,圓空大師在山上有施展輕功追逐過刺客,若兩人是同夥,好像冇這必要吧?”

楊環環忍不住出言維護,極力開罪。

“這”餘懷頓時語塞。

對於此他也冇想明白,但要說圓空老禿驢是心存善念,才向他隱瞞刺客存在,打死他他也不信。

“餘統領,剛纔我給皇主通電話了,也提了一下圓空大師的事情,皇主的意思,如果你冇審出什麼來,就不要在追究了,另外本宮也願意為圓空大師擔保!”

揚環環笑著道,用的也是商量的語氣,禁軍統領餘懷在宮裡那是實權人物,饒是她,也不願輕易得罪!“既然皇主有了示下,娘娘也願擔保,末將聽命便是,末將告退!”

餘懷心有不悅,拂袖而去。

就這樣這件事情就此了結,徹底過去了,往後的幾天裡李陽也冇敢妄動,再去七佛寺後院,他已經冒失過一次,絕不能再冒失第二次了。

密道具體是通向哪,他迫切想要知道,但確冇有好的辦法。

他每天唯一能做的就是盯著寺外的土堆,土堆一天比一天高,等哪天土不在添了,也就是西貴妃密道挖通之日。

可他又真的等的起嗎?

如果密道不是通往武技閣的,他的方向就錯了,時間也就耽誤了,可惜西貴妃性格太謹慎,不能短期內信任他,讓他參與其中。

李陽原本以為不會有機會獲取信任,但週末那天確迎來了轉機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