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

下暗道!

碧月宮,一輪明月高懸。

院子裡,周雪坐於石台,喝茶賞月。

“娘娘,我聽說陽哥為給西貴妃治骨傷,耗損真氣,體質虧虛,要減壽三年!”阿福在旁說道。

“我不愛管他,你也少跟我提他!”周雪一臉的不耐腐。

什麼耗損真氣,減壽三年?

這一準是李陽那混淡滿嘴瞎話,忽悠人家西貴妃呢。

“娘娘,您是不是吃醋了?”阿福壓低聲音道。

“彆瞎說,我犯不上!”周雪否認。

她明白李陽圍著西貴妃轉,是黃鼠狼給雞拜年,冇安什麼好心,因此不存在吃醋,她心裡有的是怨氣,怨李陽分不清楚輕重,這整天不壓她,她要能懷孕才能見鬼呢。

等在過過,三月肚子不顯,她就要露餡了。

“皇主駕到!”

宮門外一聲通傳,朱文羽從外走了進來,隨行太監,侍衛百人,前呼後擁。

“恭迎皇主!”

宮裡的人都是跑出來接駕,院子裡直接跪下了一片。

周雪也欲下跪,確被朱文羽製止:“雪雪,你就不用施禮了,有著身孕呢,必須得小心啊。”

“是,父皇。”

周雪抱拳應聲。

朱文羽端坐於石台,左右看了看,最後又把目光投在了周雪身上。

他這兒媳長的是真好,也真是有氣質,難過皇兒生前那般的癡迷,可惜皇兒死了,要不死,便有福了,比他都都得又豔福!

饒是他後宮嬪妃無數,確也難找出一人能與周雪媲美。

“我這整日忙於朝政,也冇顧上來看你,你這宮裡可缺什麼?”

朱文羽很是和藹的問詢。

“什麼都不缺,謝父皇關心垂問。”

周雪回話。

“不必這樣拘謹,我那日在大殿就說了,會把你當親閨女看待,你坐,陪父皇說會話,嘮嘮家常!”朱文羽笑道。

“好啊,兒媳正好也有話想跟父皇說。”

周雪落座,繼續道:“啟稟父皇,我最近交了一位好友,寶林小主武秀逸,現在小主就在我宮裡,也讓她過來陪父皇說話可好?”

朱文羽先是一怔,然後竟是忍不住的笑了:“行,就叫她過來吧。”

武秀逸立馬爬起,湊了過來,不過她確不敢坐,隻是規規矩矩的站好,神情顯得十分的侷促於緊張。

“雲海武家的人?”朱文羽衝她問道。

“是,是的……皇主。”武秀逸過於緊張,說話都結巴了。

“我對你有些印象,你是武少陵的閨女,剛滿十八,先養幾年再侍寢!”

朱文羽淡漠道。

他喜歡的是楊環環那種知性優雅的女人,對於武秀逸這樣的青澀女孩,著實冇什麼興趣,也就是周雪開口了,他才敷衍一下,否則他連敷衍也懶得敷衍。

武秀逸咬著嘴唇,不敢說話,模樣都快要哭了。

周雪看在眼裡,不禁歎氣,就這還想後宮爭寵呢,話都說不好,拿什麼爭啊?

“父皇,她父親好像出了點事,被家族內部奪權關押了?”周雪隻能再次開口。

“武家是大家族,大家族的派係爭鬥,我一直是不過問的,不過既然雪雪你提了,秀逸也於你走的近,那我回頭便跟武家打個招呼,讓她父親繼續做家主!”朱文羽隨意道。

“謝父皇。”

“謝謝皇主,謝謝皇主!”

周雪,武秀逸先後道謝,武秀逸最是激動,喜的難以自持,跪在地上磕頭不止。

“行,就這樣。”

朱文羽站起,“西貴妃受傷了,我還得過去看看,雪雪,父皇改天再過來。”

說完,領著人頭也不回的走了。

“娘娘,多虧您幫忙,我都不知道該怎麼感謝您了。”武秀逸爬起,趴在周雪的肩上,親昵無比的道。

“你這丫頭現在又機靈了,剛纔怎麼那麼遜啊?”周雪白了她一眼。

“皇主太威嚴了,我害怕啊,我父親冇事,我也就不急著侍寢了,侍寢挺麻煩的,養我幾年白吃白喝最好不過!”武秀逸咧嘴發笑,大大咧咧道。

“噗!”

太監宮女都是被逗笑了,笑成了一團。

周雪也是笑了,但忽然間發現遠處的柳慧孤零零的站著,麵色不太好看。

“壞了,忘記柳慧了!”

周雪暗暗道。

柳慧也是一位小主,位列六品常在之位,她於柳慧很投緣,打過幾次交道後,便成為了很要好的朋友,最近幾天柳慧也住在她這裡,她已經答應幫忙引薦,在皇主跟前提升印象。

柳慧眼見周雪望著她,立馬臉上有了笑容,走了過去。

“我剛纔忘記跟皇主提你了,下次一定提!”周雪忙道,解釋著。

“沒關係,沒關係。”柳慧一副大度的模樣。

可心裡卻是冷笑,什麼忘記了,還不是不想幫忙?

武秀逸怎麼冇忘記?

這太子妃說一套做一套,著實可惡,她必須在後宮裡在尋靠山了。

……

另一邊朱文羽去了西華宮探視楊環環,坐了一會就也離開了,第二天午後,楊環環便帶著李陽前往七佛寺。

“娘娘,他?”方丈圓空瞥了李陽一眼道。

“自己人。”楊環環淡漠道。

圓空點點頭,也冇在說什麼了,可還是不住的打量著李陽,怎麼都覺有些熟悉,若非身高對不上,黑衣人也已經**,他都要懷疑李陽是那晚於他交手的黑衣人了。

之前李陽與宮人們待在一起,他並未留意,這還是他第一次於李陽近距離接觸。

“大師,你咋老看我啊?”李陽詫異道。

“冇事!”圓空收回目光。

李陽咧嘴笑了下,這圓空不可能認出他來,那晚他黑衣蒙麵,又有用縮骨功改了體態,身高,那晚他的身高隻有一米六,而真實身高一米八。

“你在外麵守著。”

楊環環走到房前,既是吩咐圓空,隨著衝李陽道,“跟我進來。”

李陽隨她步入房中。

楊環環也不耽擱,直接蹲下,拿開了佛團,揭開地板。

“娘娘,這……”李陽故作震驚的道。

“先進暗道,到了裡麵,我慢慢跟你說。”

楊環環話音落下,竟是踩著台階下暗道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