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

地牢!

華妃命人要抓拿李陽,而李陽確是絲毫也想不到,此刻他正在陪西貴妃在看電視。

電視裡放的是綜藝節目,俊男靚女一起胡侃玩遊戲。

楊環環看的津津有味,時不時的被節目逗笑,而李陽確是看不進去,隻是拿餘光悄悄掃著楊環環。

“喜歡看我啊?”楊環環笑著道。

“啊!就是,就是娘娘,我有些困了,想回去休息呢。”李陽小心翼翼的說道。

“你!”

楊環環氣的臉黑,忍不住的抬手打著李陽的胳膊。

原本她以為李陽是被她迷住了,垂涎她的美色,冇成想人家是想走,多次欲言又止。

這小子到底知道不知道,跟她一起看電視,可是天下男子夢寐以求而不能得的,甚至可以光宗耀祖了!

李陽也不敢還手,一臉的訕訕。

反正也不疼,跟按摩似的,隨她打!

滴滴。

座機電話響起,楊環環這才停手,接電話。

“環環,我一會去你宮裡過夜。”朱文羽道。

“皇主,我很困已經睡下了,再就是我骨折,還冇有好徹底……”楊環環婉言拒絕。

“那愛妃,好好休息。”朱文羽歎了口氣,隻能作罷。

楊環環掛斷電話,繼續看電視。

“娘娘,您明明冇睡,骨折也早好了,怎麼?”李陽詫異道。

“不明白?”

楊環環洋怒的瞪了他一眼,“我不想皇主過來打擾我們啊!”

李陽聞言,心頭不禁一熱。

美人話裡滿是情誼, 他何德何能?

另外就是他也覺得頗有些無奈,他假扮的是太監,這都能招蜂引蝶,引得貴妃傾慕?

“彆緊張。”

楊環環見李陽低著頭不言語,隻當他緊張了,宛若大姐姐一般柔聲道,“我們之間無論怎麼發展,都不會外泄,而且我也會保護好你!”

啥?

李陽猛的抬頭望住她:“我們還要發展,發展啥啊?”

“呆瓜!”

楊環環紅著臉笑罵,驀的站起,繞著沙發一圈,最後停在李陽麵前,彎腰前傾,薄薄的紅唇直接印在了李陽的嘴上,蜻蜓點水,點到即止,“現在知道怎麼發展了吧,另外我早知道你不是太監了。”

說完,頭也不回的去了臥室。

李陽心臟不受控製的噗通噗通跳動起來,西貴妃成熟冷豔,美豔逼人,對任何男子都具有莫大的殺傷力,她這主動送上香吻,實打實的撥動了李陽的心絃。

早知道他不太監了。

難怪……

李陽趕緊退了出去,回到自己房間輾轉反覆,難以入迷,西貴妃魅力太大,往後必須小心了,真的不能載在西貴妃的手裡!

第二天他早早的便醒了。

“海棠,你過來一下。”李陽在院子裡招手。

“師兄,有事?”海棠瞥眼左右無人,低聲道。

“我需要一件微型攝像機,中午之前能搞到嗎?”李陽開門見山,暗道今明兩天便可挖通,偷秘籍肯定不行,拍攝複製纔是上策。

“時間太緊了,應該搞不到!”

海棠搖頭。

微信攝像機在天武大陸屬於明文禁止銷售的器材,除去特彆部門以外,隻有在黑市流通了,黑市遠離皇宮,一來一去最少兩天。

“那我自己想辦法吧。”

李陽撂下話,正待回屋,確被海棠要求一起前往內務府領月供,他不好拒絕,隻能陪著前往,豈料出了宮門冇走多遠,便被人攔住了。

約莫百十名禁軍將他們團團圍住,為首的是華妃宮裡的總管太監王善信。

“你們想乾什麼?”

海棠秀眉一擰,冷冷道。

“冇你個死丫頭什麼事情,滾一邊去!”

王善信揹著雙手,威風道,“我奉華妃娘娘之命,抓拿李陽回去審問!”

“不行!”

海棠並不退確,雙拳一緊,便要起戰。

“彆衝動,不尊娘娘懿旨,公然反抗可是死罪,我們不能落人以柄,你去通知太子妃跟西貴妃。”

李陽立馬拽了她一把,低聲道。

“嘀咕什麼,趕緊跟我們走!”

王善信喝斥,上前就是踹了李陽一腳。

李陽確也不惱,隻是配合禁軍,任由被反扭住手臂,給押走了。

海棠掉頭狂奔,按照李陽的囑咐分頭報信,華妃狠辣,她素有耳聞,遲一遲,她的這位真傳師兄不被打死也得脫層皮。

永壽宮,地牢。

滿屋子都是刑具,觸目驚心,任何人見到都會通體生寒,渾身顫栗,除刑具外,人也很多,華妃胡秋燕領著一群惡奴已經在候著了。

李陽瞥眼四周,麵色淡漠。

“夠奴才,見到華妃娘娘,也不下跪?”王扇信惡狠狠道,取過鞭子便是甩在了李陽身上,衣服破碎,留下深深的鞭痕。

“下跪就能不打我了?”

李陽笑了一聲,望住胡秋燕:“娘娘,我知道你為什麼抓我來,我也不想吃眼前虧,你給我整點酒菜,再給我一件微型攝像機,我便知無不言,言無不儘。”

“你**的還跟娘娘提條件?”

王善信怒罵,說著又是揚起了鞭子。

“退下!”

胡秋燕開口道,“照他說的辦,去給他備酒菜,取微型攝像機。”

“是。”

王善信衝一名黑西裝使了眼色,那黑西裝立馬跑了出去。

冇多久,酒菜和微型攝像機便是被送了過來,放於李陽麵前。

李陽落座,先是將便是裝入口袋,然後開始吃喝,大口吃肉,大晚喝酒,痛快不已。

“你**的還真吃的下!”王善信瞪眼道。

李陽並不理睬,自顧吃喝。

胡秋燕耐著性子靜候,等了將近一個小時,終然李陽纔是放下筷子。

“現在總該能說了吧?”胡秋燕淡漠道。

“娘娘,太子妃是被柳小主誣陷的,我就知道這些!”李陽回話。

“你!”

胡秋燕頓時氣炸了,森冷道:“合著耍我呢,上刑,三十六道刑具挨個給他上,我就不信他能不招供!”

惡奴王善信立馬放下鞭子,取了烙鐵扔進了火盆裡。

而李陽確是不懼,笑道:“娘娘,今天恐怕您動不了我了!”

“死到臨頭了,哪來的自信?”

胡秋燕不屑,嗤之以鼻,區區太監,也案板上的肉了,她怎麼可能動不了?

“娘娘,不好了,太子妃帶侍衛殺進來了。”

這時,一名黑西裝跑了進來,一臉的慌亂。

胡秋燕聞言,立馬意識到李陽之前是跟她拖延時間呢,頓時氣的暴跳如雷,擰聲嘶吼:“給我殺了他,立刻給我殺了他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