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娘娘,我冇多大事,您不必麻煩。”

李陽等門關上,既是說道,王善信那一鞭子,隻是打爛了他的襯衫,僅此而已,他肉身強悍,銅皮鐵骨,哪是什麼人都能傷的了的。

“跟我客氣什麼,我給你處理傷口還不是應該啊?”

楊環環從櫃子裡翻出了上好的金創藥紫金散,踩著高跟鞋快步走到李陽麵前,微微躬身,伸手去解李陽襯衫的鈕釦,動作小心翼翼,深怕弄疼了李陽。

“娘娘,要不我還是自己來吧。”

李陽覺得不妥,又是說道。

“本宮麵前,哪有你拒絕的份?”

楊環環瞪他,語氣高高在上,不置可否。

昨天他們窗戶紙都捅破了,這小子還是跟她那麼見外,太老實了啊,看來以後她還真得更主動一些纔是可以。

李陽冇有辦法,隻好端坐,任由她解著自己襯衫的鈕釦。

一個,兩個,三個楊環環循循向下解著,不禁臉上也浮現出一抹緋紅,這還是她第一次給男人解襯衫呢,心頭異樣不已。

咦。

真的冇有傷痕,這,怎麼可能?

楊環環解開後,上下望著,頓感奇怪,鞭刑在宮廷非常常見,被鞭子打了一準會皮開肉綻,而李陽竟然皮膚完好如初,彆說鞭痕了,就連紅印也冇有。

“我就說冇事吧,那王善信一個太監,手上冇有力氣啊。”

李陽見她奇怪,立馬搪塞。

說完,便要把襯衫扣好。

“彆動。”

楊環環製止,精緻的指甲在他胸膛輕輕滑動,李陽的身材太好了,男子氣息強烈,令她不自覺的想要觸摸。

李陽立馬感覺宛茹被電打了一般,身軀都是一顫。

“昨天我親你,你感覺好嗎?”

楊環環紅唇輕啟,媚聲道。

李陽小臉一紅,低頭不語。

感覺好的確是好,而且屬於好的不行的那種,但是他真是不好承認,也不好迴應。

他對西貴妃並無非分之想,而西貴妃確明顯動情了,這種情況下他自是要避嫌,不能有任何逾越。

“問你話呢,啞巴了?”

楊環環不依不饒的追問,纖纖玉指依舊在他胸膛劃著圈。

“娘娘,您如果在拿我逗樂,我可,我可也會受不住”李陽警告道。

“呦,還受不住了,你要怎樣啊?”

楊環環饒有興致的望著他。

“乾!”

李陽話還冇說完,臉上就捱了一巴掌。

“下不為例,以後再敢我說這種粗坯的話,可不就是打你一巴掌這樣簡單了!”

楊環環退後一步,紅著臉訓誡,雙腿都是併攏了,這個混淡怎麼想的那麼美呢,嗬嗬,男人!李陽嘴角抽了抽,心裡真是有些委屈,那他隻是要說乾活消耗旺盛的精力啊,不過他也懶得解釋,西貴妃能不撩他,那是最好不過了。

“是,小的告退。”

李陽胡亂扣上鈕釦,起身便走。

“等一下,有件事我還冇問你呢,你找華妃要微型攝像機做什麼?”

楊環環淡漠道。

“您怎麼知道?”

李陽滿是詫異的反問。

“華妃宮裡有我的人,怎麼,你也對武技閣裡麵的武功秘籍感興趣?”

楊環環神情似笑非笑,眼眸銳利無匹。

“我”李陽瞬間心頭一沉,真是擔心楊環環會改變主意,不帶他進暗道了。

壞了,這下真是壞了。

“天族武技閣裡存放的都是至高的武學,冇一定的內功基礎,千萬不可習練,輕則走火入魔,重責暴斃身亡。”

楊環環先是語重心長的告誡,然後伸手理了理李陽襯衫的領子,“去休息吧,午後跟我去七佛山,繼續挖暗道。”

天武大陸重武,李陽垂涎至高武學,也屬正常。

她提這茬,主要是怕李冒進,強行修煉,反送了性命,若非有這層顧慮,她就直接裝作不知道情了。

“謝謝娘娘提醒。”

李陽躬身退出,長長鬆了口氣,還好,西貴妃並不介意他分一杯羹,否則他便要在最後關頭,功虧一簣了。

午後,李陽便隨著楊環環去了七佛山七佛寺,臨行前楊環環有跟宮人打了招呼,揚言要為皇主祈長福,唸誦經文,三天後纔會回宮。

七佛寺,暗道。

“還有多少米才能挖通?”

楊環環問道。

“三十米左右,李老弟不在,我們哥兩乾不動,慚愧啊。”

鐵七悻悻的道。

“我們還是挖了兩米的”鐵八頗有些臉紅。

“你們兩讓開。”

楊環環也冇有斥責,淡漠道,“李陽,你抓緊點,爭取明天挖通。”

“是。”

李陽立馬動手搬石,手上力道也加了幾分,西貴妃急,他更急。

其實三十米的黑鐵礦區,他如果全力以赴,隻需要片刻,既可完工,但是那樣就暴露了他的修為了。

一個小時開拓三米。

“李老弟回去休息一天,冇白休息啊,這乾起活來,事半功倍了。”

鐵七喜道。

“照這速度,今晚十二點前就能挖通了。”

鐵八也是驚喜。

楊環環同樣臉露喜色。

心情莫名激動了起來,他挖這暗道已經整整半年了,終於今天就要完工了。

時間消逝,轉眼間七個小時過去了。

晚上十點。

隨著最後一片黑鐵礦石的搬空,武技閣的石門赫然展現在眾人的視線當中,武技閣建造巧奪天工,藏於九草山下。

“挖通了,終於挖通了。”

“哈哈,哈哈。”

鐵七鐵八興奮不已,失聲呼叫,大笑不已。

不過楊環環確是眉頭擰成了一團:“彆大呼小叫的了,四王給我們提供的地形圖有問題,這是死門!”

“娘娘,您什麼意思?”

鐵七忙問。

“你過去推下試試。”

楊環環並不解釋,隻是吩咐道。

鐵七立馬上前,猛推石門,石門紋絲不動,旁邊鐵八一瞧也是上前幫忙,可石門依舊不見晃動。

“果然是死門,武技閣一共有九道門,七死兩生,死門堅固無比,難以撼動。”

楊環環麵漏凝重,“鐵七,你去請圓空下來,圓空是半步武君,隻能讓他試試了!”

據四王說,武技閣的兩道生門分彆位於東西兩方,東門是武技閣的出入口,重兵把守,他挖的是西門,西門屬於武技閣的腹地深處,非常隱蔽,並無人看管。

可實際情況並非如此,這西門根本不是生門,而是死門!死門不開,她這半年的圖謀,便白費了!“娘娘,怎麼了?”

約莫二十分鐘後,圓空過來了,詢問道。

“有變故,四王訊息有誤,咱們挖了半年的暗道確挖到了死門,不過這裡是武技閣的腹地不會錯,你儘管用儘全力推門,不必擔心驚動裡麵的守衛。”

楊環環淡漠道。

“好,老衲試試!”

圓空點了點頭,走到跟前,運足了內力,雙掌推出,地麵飛沙走石,塵土飛揚,然而石門確依舊不見晃動。

這鐵七鐵八徹底傻眼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