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鐵七鐵八心中,圓空就是那無上的神僧,功高蓋世,無所不能,可就連圓空也無法推動這石門分毫,甚至圓空還說,尋常武君也推不動,這,這下真是麻煩了。

“娘娘,你快想辦法找武君過來?”

鐵七道。

“你腦殘就不要說話了,宮內的武君,怎可驚動,那些可都是天族的死忠!”

鐵八冇好氣道。

“你說誰腦殘呢?”

鐵七火冒三丈。

“你們兩吵什麼!”

楊環環先是瞪了他們一眼,然後轉而衝圓空道,“通知四王吧,讓四王安排武君強者連夜進宮。”

宮裡的武君,她雖然都熟悉,但萬萬也不敢用。

“娘娘,四王那邊恐怕也指望不上。”

圓空搖頭,“據老衲說知,四王麾下的幾位心腹武君,都遠在塞北坐鎮,威懾塞北軍,塞北距離皇朝路途遙遠,冇有一週根本敢不回來,咱們等不了啊。”

楊環環聽到這話,眉頭擰成了團,一籌莫展。

現場安靜,死一般的靜,原本挖通暗道的喜悅蕩然無存。

“要不,我試試吧?”

這時李陽驀的說道,他實在不想暴露實力,但就眼下這情況,他也不能在藏拙下去了,他也有權衡利弊,預判就算暴露實力,西貴妃十有**也不會跟他翻臉。

“李兄弟,你還是算了吧。”

“是啊,是啊,圓空大師都不行,你怎麼可能推的開這石門?”

鐵七鐵八先後說道,倒也還算客氣。

“添什麼亂,哪裡涼快哪裡待著去!”

楊環環則是狠狠的瞪了李陽一眼,她正煩著呢,而李陽了不想著幫她排憂解難,反倒是在這裡胡言亂語,逞強瞎鬨。

“反正你們也冇辦法,就讓我試試唄,我感覺我推開這石門應該問題不大!”

李陽確也不惱,隻是笑嗬嗬的道。

“嗬嗬,小子,你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!”

圓空頓時不滿了,黑著臉道:“老衲冇推開,你確覺得可以,你這是自認比老衲強的多啊!”

“圓空,他不要搭理他,他一項腦子不好。”

楊環環打斷。

“娘娘,我也不是小氣,而是這小子口氣忒大了點!”

圓空依舊氣呼呼的道,“娘娘,你看這小子還湊到石門跟前去了,好好好,我倒是要看看他的本事!”

楊環環掃眼望去,果然見到李陽立於石門前了。

她正待訓斥,確被李陽連連骨爆聲打斷。

圓空也是聞聲變色,臉露凝重於震驚。

立於石門前的李陽雙拳緊握,骨骼連連炸響,氣勢節節攀升,身姿拔地倚天,宛若遠古蠻獸復甦,散發出無窮無儘的威勢。

“爆骨百響,千響還在響?”

鐵七驚呼。

“爆骨千響,聞所未聞啊,一聲爆骨一鼎千斤之力,李兄弟難難道身懷千鼎巨力?”

鐵八膛目結舌,顫聲道。

“不止千鼎,他肉身強悍,體內足足蘊含了四千鼎巨力!我的老天,他他的確有小看老衲的資本!”

圓空眼神極度駭然,他江湖中成名多年,還真冇聽過有誰身負這般強大的巨力,人形蠻獸,這是一尊人形蠻獸!四千鼎的力氣?

鐵七鐵八齊齊倒吸了口涼氣,心臟狠狠抽搐。

楊環環也是嘴巴張的老大,都能塞進去個鴨蛋,她的這個奴才,這樣厲害的嗎?

李陽運力平推,石門明顯晃動,但僅僅隻是晃動。

咦。

李陽輕咦,臉露訝然之色,他力量全開,哪怕一座小山也可撼動,可竟然冇推開這石門,不愧是天族重地,建造之術鬼斧神工。

“還是差點,可惜了。”

“臥槽,四千鼎巨力都推不開這石門,這**怎麼建造的!”

鐵七鐵八兄弟兩很是沮喪,罵罵咧咧。

圓空,楊環環也是臉露失望之色,內心那剛剛興起的希望驟然破滅。

然而李陽確並冇有放棄。

“喝。”

一聲有力的喝叫聲起,李陽雙腿彎曲,呈現高馬步狀,左手劃圈,右掌推磨,內力不斷聚集,周身隱現紅光,照亮整個暗道。

“他內功竟然也這般強,這內功至剛至陽,至剛至陽!”

鐵七瞳孔放大。

“李兄弟最起碼也有武聖的修為吧,我記得李兄弟說過,他隻有二十三歲,二十三歲的武聖,這真是太妖孽了!”

鐵八緊跟著道。

“他可不僅僅隻是武聖,他是武君,實打實的武君!”

圓空篤定道,語氣發顫。

什麼?

鐵七鐵八聞言又是忍不住的心臟狠狠抽搐了起來,於他們一起挖掘多日的李兄弟竟然是蓋世強者,武君大人,這,這楊環環則是完本碉堡了,神情凝固,宛若被石化。

李陽運足七成內力,配合力量,雙掌再次推出,厚重的石門再也無法穩固,瞬間彈開,連頓都冇頓一下。

“成功了!”

李陽收功,扭頭見他們呆傻的模樣,不禁笑了,“都彆傻站著了,快進去吧!”

“你不能進!”

圓空最先醒神,衝楊環環急聲道,“娘娘,他為蓋世武君,確刻意隱瞞修為,藏在你身邊,必然心有不軌!”

他不僅覺得李陽心懷不軌,甚至還懷疑李陽就是那晚於他交手的黑衣人,剛纔李陽一施展內功,他就認出來了,隻是苦無證據,這纔沒有提及。

“武技閣是天族的不是我們的!”

楊環環淡漠道,率先邁步往裡走著,當走到李陽身邊時,壓低聲音道,“臭小子,行啊,連我也敢騙,看我回頭怎麼收拾你!”

這小子騙起人來眼睛都不眨巴一下,可笑自己還覺他老實?

回頭定要審審,也定要調查一下李陽的底細。

石門內武技閣的地下室,昏暗無光,伸手不見五指,鐵七鐵八早有準備,掏出手電筒分發。

“武技閣一共有七層,樓層越高,武學越高階。”

“第一層守衛眾多,萬萬不可踏足,一會咱們從樓梯上去,直接上七層去。”

“我們的目標是九龍秘籍,某些人想要什麼秘籍,我管不了,但是絕對不可偷走原本,另外半個小時後,務必結束行動來這裡集合,遲一分鐘也不行,現在開始對錶。”

楊環環語速不急不緩,有條不紊的道。

“李兄弟,娘娘嘴裡的某些人,就是你啊。”

鐵七說道。

“我**說你腦殘,你還不服氣,人家李兄弟難道不知道,需要你提醒?”

鐵八冇好氣的懟道。

“你們兩個又吵,給我閉嘴!”

楊環環訓斥,“十點半,把表都對好了,然後跟著我走。”

她雖冇來過武技閣,但通過四王,還是對武技閣有著一定的瞭解,輕車熟路,一點路也冇繞,便是找到了東南角的樓梯。

“上樓梯腳步都放輕點了,驚動了守衛,咱們都得死在這裡。”

楊環環不放心的望住李陽,“尤其是你啊,彆以為有點功夫,就可以肆無忌憚,這武技閣裡最少也有三位武君坐鎮,而且全部是巔峰武君境的超級強者!”

“多謝娘娘提醒!”

李陽抱拳。

楊環環冷哼一聲,彆過了臉去,懶得多看李陽這個大騙子。

“我再前麵開路,李陽斷後。”

圓空想了想說道,率先登梯,一行人摒住呼吸,偷摸著上樓了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