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

婕妤娘娘蘇婉!

大不了九龍秘籍不要了,打翻華妃這個臭婆娘,然後直接殺出宮去,但他轉念一想周雪,隻能深吸一口氣,強行壓住心頭的怒火。

不能衝動,必須繼續忍著。

“娘娘,這小子,好像還不太情願呢?”王善信說道。

“怎麼,給臉不要臉?”

胡秋燕居高臨下瞪了李陽一眼,“你要知道,你能給我添鞋,那是你的榮幸,來先給本宮笑一個!”

臥槽。

李陽差點肺冇炸了,低著頭一聲不吭。

“我說話你冇聽見?”胡秋燕眉頭一擰。

“聽見了。”李陽抬頭,強行擠出一絲笑容。

“很好,添鞋吧!”胡秋燕語氣高高在上,不置可否。

李陽想了臥薪嚐膽為奴多年的越王勾踐,也想了名帥韓信曾受胯下之辱,不過依舊做不出這等屈辱之事。

怎麼辦,這可怎麼辦?

“娘娘,您在這乾嘛呢?”

這時走過來一位穿著藍色牛仔褲,白色外套的長髮美女,這美女皮膚白皙,五官精緻,尤為可貴的是氣質偏中性,有一種強烈的娘man範。

三品婕妤,蘇婉。

“我讓這奴纔給我添鞋,蘇婕妤如果感興趣,儘管旁觀好了。”胡秋燕掃了她一眼,淡漠道。

觀眾越多越好。

今天就得讓這李陽丟臉丟到姥姥家去。

“娘娘,這不太好吧?”蘇婉道。

“放肆,本宮怎麼做事,也是你能夠評論的?”胡秋燕臉色一沉,勃然動怒。

“娘娘息怒,我並非指責娘娘,而是在為娘娘著想,皇主陪太後出宮郊遊,隨時都可能回來,若是被皇主於太後瞧見,恐怕對您也有影響。”蘇婉確是不慌,淡淡的道。

胡秋燕聽到這話,神情瞬間不安了起來,舉目四顧。

貴妃當眾欺負奴才,的確有失體統於端嚴。

“皇主陪太後出宮郊遊了,本宮怎麼不知道?”胡秋燕疑惑道。

“太後臨時起意,昨晚皇主再我宮裡。”蘇婉回話。

“我倒是忘記了,除去西華宮,皇主就愛你去那了,行,本宮今天謝謝你的提醒,我們走。”

胡秋燕話一說完,轉身帶著人離開。

收拾李陽隨時都有機會,實在犯不上承擔被太後與皇主不滿的風險。

李陽長長鬆了口氣,爬了起來。

“李公公,難道都不謝謝本宮嗎?”蘇婉笑道。

“啊!多謝娘娘解圍!”李陽先是愣了一下,然後趕緊抱拳,感激不已的道。

他並不認識蘇婉,先前隻當蘇婉真是為華妃著想,但聽蘇婉話音,立馬意識到這蘇婉竟是仗義幫他,心頭不禁暖動,隻是他於蘇婉素不相識,這蘇婉為何要幫他?

“我有件禮物要贈送西貴妃,你跟我回宮去取一下。”蘇婉淡淡道。

“是。”

李陽應聲,緊緊跟在她的身後。

蘇婉帶了兩名宮女隨行,一路上無論是這兩宮女還是蘇婉,都未於李陽說話。

可當走到碧月宮的時候,蘇碗竟是扭頭衝李陽道:“太子妃也隨著一去郊遊了,並冇在宮裡。”

“哦。”

李陽下意識的點頭,心頭的愈發的奇怪起來,這位婕妤娘娘突然跟他說這些幾個意思,難道知道他於周雪的關係不一般?

翠霞宮隸屬蘇婉,麵積不大,但內部綠植參天,假山林立,環境甚佳。

“你們兩個去忙吧,李陽跟我進屋。”

蘇婉淡漠道。

兩宮女離開,李陽徑直跟著她去了寢殿。

屋裡還有一名婢女,眼見李陽微微愣了下,然後道:“你這太監,怎麼一點規矩也不懂,娘娘屋裡有你站著的份嗎?”

蘇婉擺手:“下去。”

待她出去後,李陽便作勢要跪下,可確被蘇婉搶先了。

“奴婢拜見主人。”

蘇婉跪在地上,大禮參拜,頭顱緊緊貼著地麵,恭敬不已。

“啥?”

李陽徹底懵了,“娘娘,您,您這從何說起?”

堂堂三品婕妤娘娘,跟他自稱奴婢,喊他主人?

這,這……

“主人,您不認識我了嗎?”蘇婉抬頭,笑著道。

“你到底是誰?”李陽急問。

“我以前是您宅子裡的奴婢啊,您一點印象也冇有?”蘇婉眼神哀怨,撅著嘴道。

“日月派的婢女?”

李陽醒神,緊緊盯住她,終然想了起來,“你是芳華的好友,終日喜歡哭哭啼啼的,叫叫小蓮,對不對?”

“對對,正是小婢。”

蘇婉先是喜著,然後頗為不好意思的道,“主人,您真是太討厭了,記什麼不好,非要記著我喜歡抹眼淚。”

“還真是你,你快起來。”

李陽搶上幾步扶起她,“你怎麼進宮了,我記得海棠跟我說過,咱們日月派有一位小主,莫非就是你?可也不對啊,你是婕妤娘娘,比小主可要尊貴多了。”

“主人,我上週才從寶林小主提升到三品婕妤之位。”

“三月前皇主下令選美,我輩選中,就進宮了。”

“您快坐,小婢去給您倒茶!”

蘇婉笑盈盈道,對李陽的態度依舊跟之前在日月派那會一模一樣,完全畢恭畢敬。

“彆忙了,你現在已經一步登天,不必敬我。”李陽道。

“您永遠是我的主人。”蘇婉脆聲道。

李陽點點頭,落座沙發,而她確是不敢逾越,隻是規規矩矩的站著。

“皇主很喜歡你?”李陽詢問。

“對我還好……主人,華妃找您麻煩,您以後可真得小心一些。”蘇婉明顯不願多提多提皇主,打岔提醒。

“我不怕她,倒是她要不了多久,就要倒黴了。”

李陽冷笑,嘴角勾勒出一抹狠厲。

之前他做局栽贓正想不到好的人選,華妃這一跳出來,便也讓李陽決定拿其開刀了。

“華妃背景大,她父親是兵馬副帥,恐怕……”蘇婉皺著眉頭,小心翼翼道。

“有背景纔好,你放心,我不跟她來硬的,我準備拿她做局。”李陽擺手,隨意道。

“那大人有什麼用的著的小婢的地方,儘管吩咐。”蘇婉表態。

對於李陽,他有著近乎狂熱一般的崇拜,其實也不僅她了,整個日月派內外兩門,七峰,九殿,十八堂,三十六舵,七十二部所有男女弟子,都對李陽崇拜不已,李陽奴仆出生,外門大比,一飛沖天,下山不到半年便執掌山河軍,擁兵百萬,稱霸西南。

“我問你,近期有宮廷聚會嗎?”李陽想了想,詢問道。

“三天後太後壽宴。”蘇婉據實回道。

“很好。”

李陽聞言大喜,那麼三天後,他便可以讓華妃那臭娘們,死亡葬生之地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