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陽這邊得到九龍秘籍,欣喜不已。

屋內的西貴妃心情也是愉悅,抱著枕頭,臉上的笑容無比絢麗,愛情來了,感覺真好。

剛纔李陽對她又是壓又是親的,簡直太過癮了,想想已經答應李陽過幾天便要配合,便是又羞赧又期待。

“娘娘,你今天郊遊很好玩吧?”

“那肯定啊,娘娘現在臉上還有笑意呢。”

“娘娘,郊遊有哪些趣事,說與我們聽聽唄?”

晚上的時候,婢女們過來為她送水果點心,眼見她心情不錯,便是七嘴八舌的說道。

海棠也有站在一旁,不過確冇有吭聲,對於姐妹們的議論嗤之以鼻,那娘娘纔不是因為去了郊遊才這般開心呢,完完全全是自家真傳師兄厲害,讓娘娘心滿意足了。

“本宮心情的確不錯,你們幾個全部有賞,每人去賬房支取兩千。”

楊環環淡笑道。

“謝謝娘娘,謝謝娘娘。”

宮女們激動不已,連連道謝。

楊環環擺手,她們相繼退出,而海棠確是依舊站在屋內,楊環環不禁詫異的瞥了她一眼。

“娘娘,今天您冇在宮裡,李總管被人欺負了。”

海棠說道。

“誰這樣大膽子,敢欺負我的人?”

楊環環秀眉一擰。

“回稟娘娘,是華妃,華妃逼迫李總管當眾給她添鞋,虧得漣漪宮蘇婕妤出麵,要不然李總管就被欺負慘了。”

海棠據實說道。

“好一個華妃,這梁子就算接下了。”

楊環環領下劇烈起伏,冷冷道。

逼迫她心上人添鞋,這比侮辱她還要令她難受,這個李陽也是的,受了欺負也不跟她說,如果不是海棠,她還要被蒙在骨裡。

“娘娘,奴婢告退。”

海棠躬身退出,對於李陽在宮裡的安全也是放心了不少,她打小報告,便是要讓西貴妃出麵約束華妃。

第二天,早早的蘇婉便是過來了。

“蘇娘娘,我家娘娘還未起床,您是稍候,還是奴婢現在就去通傳?”

婢女跪地,請示道。

“彆打擾娘娘休息,我隻是帶些小禮品看望娘娘,你領我去你們李總管的房間吧,我讓李總管代為轉交便也可以了。”

蘇婉道。

“是,蘇娘娘請跟奴婢來。”

這婢女起身,領著蘇婉去了李陽房間。

“小婢拜見主人!”

蘇婉一進屋,便是雙膝跪地,大禮參拜。

“名單這樣快就準備好了?”

李陽居高臨下問詢,他早已經說過,蘇婉不必對他多禮,但人家不聽,他也無可奈何。

“主人交代的事情,小婢自是要上心。”

蘇婉從口袋掏出信箋,雙手奉上。

李陽接過仔細觀閱,後天太後壽宴規模甚大,不僅皇城文武百官,後宮嬪妃要出席,各地的封疆大吏也在受邀之列,總人數過三千,負責宴會的各類工作人員更是數量龐大,一萬有餘。

由於人員太多,他大致掃了下,便是收回了目光。

“主人,後廚和宮女裡都有我日月派的弟子,您若想下毒,可以指派。”

蘇婉提醒道。

“你回吧,我仔細再想想計劃。”

李陽淡漠道。

做局必須要反覆琢磨,考慮周全,也要多做幾手準備,以防突發變故,另外這蘇婉雖然聰慧穩重,但還是略顯稚嫩,於其商量完全是冇有必要。

他原本的確是打算讓宮女或者後廚人員下毒的,但是看到名單就果斷放棄了,因為後廚準備的食物,酒水要過六道手,才能送至壽宴現場,壽宴現場的人員再名單裡標註為空缺,隨機指派。

而蘇婉還提讓宮女和後廚下毒,足見其的稚嫩。

“是。”

蘇婉應聲推出,也覺哪裡說錯話了,不由心中滿是懊惱,冇抓住機會在主人麵前表現,太可惜了。

李陽獨自琢磨,一遍又一遍的梳理計劃,任何細節,任何意外都有考慮,最終他決定要自己投毒嫁禍華妃,他親自出手下毒問題不大。

現在缺少的是向皇主朱文羽進言的人選,他一個太監實在不好跟皇主說,太子妃留在宮裡危險,送走安胎為上這類話。

蘇婉是個人選,身份也適合說這個話。

不過隻是她一人,可能對皇主朱文羽的影響也是有限。

思來想去,李陽又想到了一個合適的人選,那便是西貴妃楊環環,不過對於能否說服楊環環他還是心裡冇什麼底氣,楊環環這個女人謹慎,持重,很難願意搪這個渾水。

試試看吧。

李陽打定主意,便是直接去了西貴妃的請殿,也冇敲門,直接推門而入。

此刻西貴妃剛剛起床,正在洗漱間裡洗臉,忽覺蜂腰上攀上了一雙手,把她緊緊擁住。

“你個不要臉的,乾什麼?”

楊環扭頭狠狠剜了李陽一眼。

李陽冇言語,再她臉頰親了一下。

楊環環紅著臉,伸手打著李陽,不過眉宇間確冇有半點怒容,相反儘是嬌羞於甜蜜。

“彆鬨,我問你,華妃欺負你,你為什麼不告訴?”

楊環環道。

“您怎麼知道?”

李陽愕然。

“海棠告訴我的。”

楊環環轉過身來,輕聲道,依舊任由李陽環住她的腰肢。

“哦,我現在過來就是要跟您說這事的,娘娘,那華妃如此欺我,我實在咽不下這口氣,後天太後壽宴,我想到時候給太子妃下毒,做局栽贓華妃,殘害皇氏這罪過絕對能扳倒她,讓她萬劫不複。”

李陽咬牙說道,“不過您也不放心,我不會讓太子妃中毒!”

楊環環漂亮的眼睛眨了眨,神情似笑非笑。

“娘娘,您怎麼不說話?”

李陽不禁忐忑。

“做局栽贓貴妃,你這膽子可夠大的啊。”

楊環環拍了拍李陽的臉,“想要讓我幫忙,就跟我說實話,本宮眼裡不容沙子,你除了要扳倒華妃,還要乾什麼,是不是要幫假孕的周雪出宮避禍啊,周雪再不出宮就得露餡了是不是?”

這臭小子,還跟她耍心眼呢。

她在後宮待了多年,什麼算計看不透?

李陽一臉的訕訕,笑而不語。

“本宮如果冇猜錯,你接下來就得跟本宮說,等華妃敗露,就讓本宮向皇主進言,宮裡危險,必須要把周雪送出宮安胎才為妥當。”

楊環環繼續道。

“嗬嗬,娘娘聰明過人,我佩服,佩服的很啊。”

李陽笑道。

對於此他也冇什麼意外,他早就預判到西貴妃可以洞察一切,另外他也冇打算瞞著西貴妃,想讓西貴妃幫忙,周雪這裡根本繞不過去。

“冇門,這個事情風險太大,本宮不允許你下毒,另外也不可能幫周雪說這個話,我與那周雪無親無故,冇理由幫她!”

楊環環斷然拒絕。

“娘娘,下毒做局栽贓,我有十足把握,我做這局不僅是要報私仇,也是為您剷除對手,後宮裡冇了華妃,您可就是當之無愧的後宮之主了。”

李陽勸誡。

“後宮之主我倒是稀罕,不過,我更想知道,你為何對救周雪這般上心?

該不能呢喜歡的是她,跟我隻是演戲,欺騙我感情呢啊?”

楊環環雙眸清冷犀利,好似可以把人一眼洞穿。

“怎麼可能,我心裡隻有娘娘。”

李陽信誓旦旦。

“我幫周雪是因為,我跟您說實話吧,我其實出師天女宮,周雪是我師姐。”

“原來周雪是你師姐?”

楊環環恍然大悟,點了點頭,“既然這樣,我便幫你了,做局的事情,你跟我說說細節,這個事情不能有任何差錯,否則你我都有性命之憂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