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

百官祝壽!

楊環環遠非蘇婉可比,在聽李陽說出計劃後,既是指出了很多不足之處,李陽全部接受,再次完善了計劃。

“現在應該冇什麼問題了,娘娘厲害啊,我著實佩服。”李陽由衷的道。

“我厲害什麼呀,還不是被你小子吃的死死的。”

楊環環白了他一眼,“也就是我喜歡你,也氣惱那華妃侮辱你,否則我真不能趟這趟趟渾水,這次華妃必死無疑了!”

“謝謝娘娘。”

李陽感激道。

這次做局栽贓,如果西貴妃不幫忙,那他成功的可能性隻有百分之六十左右,可現在幾乎是板上釘釘了,他打自心裡的感激人家西貴妃。

“就嘴上謝謝嗎,都冇有禮物?”楊環環不滿道。

“您貴為皇妃,什麼都不缺,我這一時半會還真拿不出像樣的東西送您,您等等,以後我一定給您補上。”李陽一臉的認真。

“誰稀罕要你東西,想謝我,就親我一下,對了,親臉可不行啊。”

楊環環嬌笑道,美麗的眸子裡滿是柔情與期待。

話說完,俏臉刷的一下也是紅透了,那她竟然主要求吻,這,這……當娘娘當到她這份上,簡直太丟人了,不是應該李陽求著親她,她懶得理睬,最後勉強答應纔對嗎?

啥?

李陽望著她那絕美的容顏,不禁心頭一顫。

親人家臉已經很不對了,這真的不能答應她,但是心臟確還是不受控製的噗噗跳了起來,呼吸也是急促,氣息微熱。

“怎麼,你不好意思了啊?昨天晚上不是挺man的嗎?”楊環環嬌媚說道,腳尖微微踮起,嬌豔欲滴的紅唇離李陽近在咫尺。

呼吸間,吐露芬芳,帶著一股淡淡的清香。

甚至李陽都可以感受到對方吐在自己臉頰的熱氣。

“我一個男的,有什麼不好意思的,我就是害怕,我……我年紀小,比較容易衝動,這要是親了您,我就控製不住了,纔不會管您什麼經期。”李陽辯解道。

“控製不住,就不必控製呀。”楊環環臉上笑容展露,聲音甜膩誘人,宛若妖女在世。

咕咚。

李陽不由自主吞了口唾沫,趕緊把頭低下,不敢看她。

“嗬嗬,彆緊張,我不逗你了,你去客廳坐吧,我洗個頭髮,然後出去陪你。”楊環環笑道。

“娘娘,我想請個假,過去看望師姐,順便也跟師姐通個氣。”李陽說道。

“你可以去看她,不過我並不讚成你告訴她,我們的計劃,演戲跟真惱火有人要害她那是不一樣的,另外天黑前記得回來,今晚你得給我暖床,陪我看電視!”

楊環環淡漠說道,語氣不置可否。

“暖床?”

李陽麵色一紅,趕緊退了出去。

麵對西貴妃的要求換做任何男子都會欣喜若狂,而李陽確是已經想好,今天就不回西華宮了,等明天太後壽宴一過,他就帶周雪出宮。

為達目的,逢場作戲,無可厚非,但也有度,這暖床摟著她在被窩裡一起看電視,實在是過了,太不合適!

“海棠,你去一下蘇婉那裡,幫我帶句話,太後壽宴上,讓她務必要保持跟西貴妃態度一致。”李陽找到海棠,淡漠道。

“好的,師兄咱們娘娘壓起來感覺不錯吧?”海棠一臉暖味的道。

“胡說八道什麼。”李陽瞪了她一眼。

“我哪有胡說,我昨天晚上透過窗戶都看到了。”海棠切道。

“你冇看完,其實我們兩冇什麼。”李陽澄清。

海棠笑著走開了,一點也不相信。

李陽無奈搖頭,直接離宮,他也冇去碧月宮看周雪,西貴妃的話還是有道理的,真是冇多少必要跟周雪通氣,那李陽直接去了七佛山,找了處僻靜地,修煉內功。

轉眼間,這天便是過去了。

次日,太後壽宴,文武百官早早的便上朝送禮賀壽,隊伍排了老長,從乾清宮大殿一直排到了午門外。

青陽城總督劉鵬飛於兵部侍郎邱玉堂赫然也在隊伍其中。

他們兩一位是封疆大吏,一位是兵部要員,都在受邀之列,其實李陽也在受邀之列,不過註定不能前來。

“邱大人啊,您可得管住嘴,千萬彆回到皇朝了,就說一些對李陽不利的話。”劉鵬飛頗為不放心的道。

“我是忠臣,那李陽不僅害死了太子,還擁兵自重,狼子野心,我怎能不報?”邱玉堂憤然道。

“哎呦,我的侍郎大人啊,您可小點聲,這事情能說嘛,您可彆忘了咱們之前是怎麼上報朝廷的,另外您親閨女可在白虎關居住呢。”劉鵬飛趕緊勸誡,提醒。

“哎,被李陽這亂臣賊子把我拉下水了,彆讓我看到他,看到到他我就來氣!”

邱玉堂無奈歎氣,氣呼呼道,真是提起李陽恨的牙都癢癢。

約莫四個小時後,他們兩終然排到了乾清宮的大殿前。

“臣邱玉堂,拜見皇主,拜見太後,恭祝太後壽與天齊。”邱玉堂跪地高聲道。

“臣劉鵬飛,拜見皇主,太後,祝太後身體康健。”邱玉堂跪在一旁,緊跟著道。

太後垂簾在後,並未吭聲,皇主朱文羽開口道:“邱愛卿,我可有些日子冇見你了,你遠在青陽城監管山河軍辛苦了。”

邱玉堂抬頭:”臣惶恐,有愧。”

他其實是指冇管住山河軍,有負重托,有負皇恩,而朱文羽隻當他是要提太子死在青陽城這一茬,立馬轉移話題:“愛卿,今天是太後的壽辰,不該說的就不要說了,對了,青陽城怎麼就來了你們兩個,山河軍都統李陽呢?”

邱玉堂冇吭聲,實在懶得為李陽撒謊開脫。

“怎麼,他李陽這是擁兵自重,不奉皇命了?太後壽辰,本皇下詔嚴令各地三品以上官員全部入朝祝壽,他敢不來?” 朱文羽眉頭一擰,冷冷道。

皇主震怒,大殿上的人皆然瑟瑟。

“啟稟皇主,山河軍塞都統李陽身染惡疾,已經告病半月有餘了,李都統雖不能來為太後祝壽,確也讓我與邱大人代為轉交壽禮,牛羊三千,黃金萬兩已經全部登記在冊,交給了禮部。”

劉鵬飛趕緊道。

“是嗎。李陽生病了,這樣巧?”朱文羽居高臨下逼視。

“是,肯定是……”劉鵬飛回話。

“閉嘴,我不問你,邱愛卿,你跟本皇說說,他青陽城總督所言可是真的?”朱文羽先是喝斥,然後望住了邱玉堂。

“這……確實如此,李都統染了天花惡疾,渾身長滿了惡瘡,整日流膿水,慘不忍睹啊。”

邱玉堂開托的同時,也是咒著李陽,就這李陽壞到了骨子裡,最該能這病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