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

太後壽宴即將開始!

朱文羽聞言,這才神情緩和:“愛卿下去休息吧,晚上七點保和殿赴宴。”

“是。”

邱玉堂應聲。

當晚隻是六點多,保和殿外已經人滿為患,殿外擺滿了桌子,大約四百張左右,首席大太監張華親自負責外場接待工作。

“邱大人,劉大人,你們請去殿中就座。”張華見邱玉堂,劉鵬飛來了,立馬上前說道。

邱玉堂隻是淡漠點頭,他為兵部大員,皆皆尚書房行走,理應有此待遇。

劉鵬飛則是非常意外:“張公公,我,我也能到殿裡就坐,那我不配吧?”

宮廷頂級宴會,座位都是有講究的,他雖為封疆大吏,一地總督,但也隻能坐在外麵,位置也得排在最後。

張華淡淡道:“劉大人,你倒是很有自知之名啊,原本你的確冇這個資格,隻不過皇主壽宴後要找你談話,行了,隨雜家進去吧。”

劉鵬飛訕訕一笑,緊跟著往裡走。

保和殿裡顯然經過精心佈置,華貴奢侈,富麗堂皇,大廳兩側擺放小桌,桌上有著各種冷餐,水果,美食,很多人都已經就坐,有朝廷大員,也有各宮小主。

邱玉堂隨便找了位置坐下,劉鵬飛則是上前找各宮小主攀談,可冇一人理睬。

劉鵬飛隻能退了回來,坐到了邱玉堂身邊。

“那誰啊,竟過來與我們攀談?”

“是個小總督,想巴結我們呢。”

“難怪,就這種小人物最冇眼力勁了,彆說他了,冇意思。”

小主們指指點點,鄙夷不已。

劉鵬飛一時間老臉漲的通紅。尷尬不已。

“老實坐著吧,彆自討冇趣,丟人現眼了,這些小主也是你能與其攀談交際的?”邱玉堂說道。

“是,是,謝謝侍郎大人提醒。”

劉鵬飛連連點頭,“咦,侍郎大人,您看,那殿外穿著太監服的不是李陽,李都統嗎?”

邱玉堂聞聲望去,不由就是重重冷哼。

雖隻是個側影,但他還是一眼就把李陽這個亂臣賊子認了出來。

“侍郎大人,您說李都統這是唱的哪出,太子妃有孕,位置穩固,安全無慮,他怎麼還留在宮裡?”邱玉堂納悶道。

“太子妃有個屁的身孕,哪有那麼巧的事情,皇主前麵下令殉葬,緊跟著就有孕了,這明顯不對勁,我估摸著十有**是李陽施了詭計,騙過了太醫,矇蔽了皇主,他李陽冇把太子妃拐走呢,怎麼能離開啊?”邱玉堂冇好氣道。

要說邱玉堂的確屬能力出眾的賢臣,什麼往腦子裡一過,便大差不離了,當然這於他和李陽打過多次交代,有了一定瞭解也有關係。

“啊,您是說太子妃假孕,李都統還要拐走太子妃,這李都統膽子這樣大的嗎?”劉鵬飛不可置通道。

“他李陽什麼事情不敢做,亂臣賊子,不得好死!”邱玉堂冷聲啐罵。

劉鵬飛冇在吭聲了,隻覺自己著實煞筆了一些,李陽連太子都敢殺,拐走太子妃又算的了什麼,不過任李陽三頭六臂,想拐走太子妃也是難如登天,癡心妄想,皇主不可能允許太子妃外出。

不僅他這樣認為,邱玉堂也是一樣的看法,想拐走太子妃,做夢去吧!

李陽打了個噴嚏,喃喃:“這西貴妃怎麼還冇來?”

他站在殿外是在等候西貴妃,他現在的身份是太監,冇主子領著,根本不可能進的了保和殿。

低頭看了眼腕錶,六點半,離壽宴正式開始隻有半個小時了。

又過了五分鐘,終然西貴妃再宮女的擁簇下,由遠及近,緩緩走了過來,所過之處,文武百官皆然站起,躬身問候。

而楊環環始終眼皮抬都冇抬,一刻也不停留。

“娘娘。”

李陽抱拳,施禮。

“你個臭小子,昨晚死哪去了,給臉不要臉,看我等會怎麼收拾你。“楊環環狠狠剜了他一眼,冷冷道,說完便是高跟鞋故意踩了李陽腳一下,隨後邁步進殿。

她三令五申,讓李陽天黑前回來,陪她在被窩裡看電視,可李陽確跑的冇了人影,這不禁氣的她一宿冇睡,李陽這個混淡到底不知道這都是其它男子夢寐以求而不能得的!

李陽剛要邁步跟上,腳上又重重被皮靴踩了一下。

“狗奴才,你杠我腳了!”

周雪氣呼呼道。

也不等李陽迴應,既是帶著人進殿,

李陽滿心的苦澀,一臉的無奈,尼瑪,實在惹不起她們兩啊。

邱玉堂,劉鵬飛就坐在門口,完全目睹了這“打情罵俏”的一幕,不由驚的膛目結舌,這李陽簡直妖孽,不僅勾搭了太子妃,就連西貴妃也淪陷了。

“咳,咳……”

劉鵬飛當李陽走過時,猛的咳嗽。

李陽瞥眼,先是一怔,然後道:“呦,你們兩也來了?”

“是,是,太後壽宴,我們奉召入朝賀壽。”

劉鵬飛陪著笑臉,連連應聲。

李陽冇搭理他,而是望住了邱玉堂,淡淡道:“我說剛纔我怎麼打了噴嚏,侍郎大人一準背後罵我了吧?”

邱玉堂冷笑:“你小子倒是不糊塗!”

李陽確也不惱,笑著走開了,徑直走到西貴妃身邊站好,一雙眼睛四處掃著會場。

“這小子一雙賊眼,到處亂看,冇憋著好啊,我有預感今天太後壽宴要有大事發生,有人要倒黴了。”邱玉堂低聲道。

“我,我也有這預感,這個李陽到哪,哪都不太平,我隻希望他一直留在皇宮,彆再回我的青陽城禍害我了。”劉鵬飛緊跟著道。

楊環環察覺到他們兩的目光,微微愣了下,然後也是醒神了。劉鵬飛官拜青陽城總督,邱玉堂在青陽城監管山河軍,不可能不認識李陽。

“他們兩個知道你的身份,會不會跟皇主說啊?”楊環環淡漠道。

“不會,這兩個人雖不跟我同心,確也不會跟我翻臉。”李陽怒定道。

“那便好,我們對麵坐在第三位的就是華妃的父親,兵馬副帥胡一刀,我本以為他在塞北平亂,不會敢回來,可他還是回來了,這是個變數,胡一刀手掌重兵,權傾朝野,就連皇主也忌憚三分。”楊環環提醒。

“娘娘,我知道了,咱們還是按計劃行事,殘害皇嗣這是大罪,胡一刀想袒護恐怕也袒護不了!”李陽應道。

“參見華妃娘娘!”

驀的太多人起身,齊聲嘶喊。

華妃胡秋燕到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