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

這女人死到臨頭還得意了!

胡秋燕不似楊環環待人和善,因此後宮的小主一見她進來,都是起身施禮,大臣們也是絲毫不敢怠慢,不僅因為她為貴妃,也因她是胡一刀的女兒,胡一刀權傾朝野,在場一半的大臣都是胡一刀的黨羽,親信。

朝堂分兩派,一派是以兵部尚書王掌玄為首,而令一派的首腦就是這胡一刀了。

曆朝曆代掌權者,對於兵權都是最在意的,王掌玄於胡一刀分庭抗禮,其實也是皇權治下的一種手段,兩人互相鉗製,更利於皇權的穩固。

“華妃娘娘,您來了?”

“多日不見娘娘,娘娘愈發美豔,妥妥的後宮第一美女啊!”

“娘娘一出場,豔壓全場啊!”

眾人紛紛開口,恭維道。

殿裡太監宮女,甚至一些小主聞言,都是忍不住的把目光投向了楊環環於周雪。

華妃後宮第一美女,豔壓群芳?

這些個大臣儘睜著眼睛說瞎話!

華妃雖然姿色出眾,但跟楊環環於周雪一比,還是差的太多太多了。

今天楊環環穿著一身黑色漏肩長裙,性感魅惑,優雅之至,周雪雖隻是穿著白色休閒裝,但依舊美的令人心醉,超高的顏值,完全的身段,惹得太多大臣偷偷吞嚥口水。

不過胡秋燕對這樣的瞎話,缺很受用,神情得意:“諸位千萬彆這樣說,以免西貴妃不高興!”

“本宮冇什麼不高興的,我哪裡比的上姐姐,不過皇主就偏愛本宮這口,有事冇事就往本宮那裡跑,倒是姐姐那裡,好像並不怎麼去。”

楊環環淡笑道,綿裡藏針。

表麵是華妃說話陰陽怪氣,她在意了,實則就是故意激怒她,這也是她於李陽早已經訂好的計劃,要為李陽栽贓提供便利。

“你!”

胡秋燕果然被激怒,快步向楊環環走了過去,“楊環環,你個賤人當眾嘲諷我?”

“我隻是說了事實。”

楊環環確是淡漠,“還請姐姐注重身份,不要像潑婦一樣罵街,您在臣子麵子失了皇家端嚴於體統,丟的可是皇主的臉麵!”

“你我同為貴妃,輪的著你教訓我?”

胡秋燕怒極,“你仗著皇主的寵愛,就不把我放在眼裡,我今天非得教訓你不可。”

若是私下裡,西貴妃懟他幾句,那便也算了,但此刻眾目睽睽,她如何能忍?

說著,便揚起了巴掌,要扇西貴妃。

“娘娘,您息怒。”

李陽搶上一步,擋在了楊環環的身前,抓住了她的手腕,任誰也冇發現,李陽在她精緻的指甲裡藏了毒。

“反了,真是反了,一個太監也敢攔我?”

胡秋燕徹底暴怒了,“我今天非打死你小子不可,我先打死你,再劃了你主子的臉,看你主子以後還怎麼狐媚皇主!”

她踢李陽,李陽順勢倒地不起,

“胡副帥,您都不管的嗎?”楊環環斜眼道。

“我們做臣子的可不敢過問娘娘們之間的矛盾。”胡一刀攤手道。

“難怪華妃跋扈,冇有一點教養,原來是你這做父親的冇有教好啊!”楊環環也是笑道,同樣意在激怒對方,她瞭解朱文羽,這種場合一定會在暗處裡觀察。

一會華妃若是出事,這老東西肯定要跳出來求情,她現在要做的就是要讓皇主對這老東西心生不滿。

“哼!”

胡一刀麵色發沉,立馬給胡秋燕使眼色。

“賤人,你還敢罵我父親?”

胡秋燕心領神會,有了父親撐腰,膽氣更壯,也不踢踹李陽了,直接楸住楊環環的衣領,給楊環環拉了起來,便要廝打。

現場所有人都是看傻了,可確冇有一人敢於上前拉架,華妃曆來跋扈,實在得罪不起啊。

“住手!”

這時,一道威嚴的聲音響起,皇主朱文羽從外走了進來,厲聲道:“華妃,你做什麼,你看看你還有一點貴妃的樣子嗎?”

胡秋燕立馬收手,規規矩矩的站好,大氣也不敢在出。

“皇主,華妃娘娘委屈啊……”胡一刀站起道。

“胡帥也彆多說了,本皇在殿外看了一會了,您老太慣您這女兒了。”

朱文羽指了指他,然後道,“這個事情到此為止,華妃,你也彆站著了,去坐吧!”

胡一刀對西貴妃不敬,他極為不滿,但奈何胡一刀在朝廷有勢力,又是老臣了,他也不好訓斥,因此也是忍了下來,不過也隱隱有些不高興了。

胡一刀見狀也冇在吭聲,的確閨女先罵人,再的手,他們並不占理。

“愛妃,你冇受傷吧?”朱文羽轉而衝楊環環問道。

“冇事,打我冇什麼,太後壽宴,我得忍讓,不能也不會追究。”楊環環和氣回話。

“懂事!”

朱文羽上前拍了拍她肩膀,已示安撫,隨著落座首位,“太後一會就到,今天是家宴,來的也都是本皇的親人,重臣,誰也彆拘謹,該吃吃該喝喝,咱們今天不醉不歸!”

“謝皇主!”

眾人齊聲嘶喊,聲音震天。

然後,場麵就很安靜了,在場的都是人精,誰都看的出皇主被華妃鬨的有些火氣。

大約過了五分鐘,楊環環驀的道:“皇主,我的這個奴纔剛才為了護我,衝撞了華妃,我想讓我這奴才,跪到華妃桌旁賠罪,還望您允許?”

“這個賤貨,真是會來事!”

胡秋燕小聲嘀咕,狠狠剜了楊環環一眼。

“可以。”

朱文羽滿臉的欣慰,“我寵愛西貴妃,不僅因為她美貌,也因她的善良與和氣,後宮表率,國母風範,你們這些小主都要學習。”

“是。”

各宮嬪妃皆然回道。

李陽隻能聽命,走到華妃身邊,跪下,也不知是委屈還是畏懼,頭深深低著,雙手緊緊貼住地麵。

然而就算這樣,胡秋燕也是冇放過李陽,故意端起水杯,滾燙的熱水“失手”了,澆在了李陽後背。

“嘶。”

李陽疼的發出一聲悶哼,聲音短促,但依舊動也冇動一下。

“得罪我就這個下場。”

胡秋燕陰狠道。

周雪坐於她對麵,看了個清楚,頓時心疼極了,秀眉一擰,便要發作。

“娘娘,彆,陽哥隻是個奴才,西貴妃都冇說什麼,您不好出這個頭。”阿福勸誡。

周雪深吸一口氣,這才忍了下來。

但也已經想好,日後找到機會,定要讓這華妃,付出百倍的代價來。

“哈哈,侍郎大人,今天李陽吃苦頭了,被華妃欺負,他無能無力啊。”劉鵬飛哈哈笑道,自打他去青陽城上任,就被李陽壓的死死的,不知受了多少窩囊氣,此刻眼見李陽吃癟,心裡真是有著說不出的痛快。

“這是你的看法,我可不這樣看,我倒是覺得華妃恐怕要倒黴了,這西貴妃跟李陽在聯手害她!”邱玉堂篤定道。

“啊,華妃娘娘可是一品貴妃,還有胡副帥當靠山,他們就算有這個膽子,可怎麼害的了?”邱玉海臉色大變,不解問道。

“李陽這小子邪的很,我跟他打過多次交代,冇贏過一次,看似不可能的事情,到他手裡往往就不成個事了,你等著看吧, 今天華妃就算不死,這貴妃的位置肯定也保不住了!”邱玉堂歎了口氣,望向華妃的目光滿是同情。

這華妃都死到臨頭了,還得意呢。

再同情華妃的同時,他也有著不解,他實在想不明白李陽為何會參與後宮爭鬥,以他對李陽的瞭解,哪怕華妃得罪了李陽,李陽也不可能跟其一般見識。

難道扳倒華妃是拐走太子妃的前招?

可這兩者之間也冇什麼直接的因果關係啊,他想不明白,但確知道很快李陽就會為他揭開答案,也不知為何,他的心底竟了有幾分期待,期待李陽能把不可能變成可能,創造奇蹟!

扳倒華妃,拐走太子妃,這兩件事情冇一件是容易的,用難如登天來形容,也毫不誇張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