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

這果汁有毒!

邱玉堂察覺有這樣的心理,頓時嚇了一跳,李陽意圖謀害貴妃,拐走太子妃,簡直大逆不道,而他不僅不站出來拆穿,反而還期待李陽能成事?

不過轉念一想,也是釋然了,李陽甭管怎樣,都非常具有人格魅力,山河軍百萬雄兵皆然視其為神祗,悄然影響他,實在不足為奇。

不過,這種想法真是要不得。

他深受皇恩,理當於李陽劃清界限,誓不兩立,也應該以控製山河軍,誅殺李陽逆賊為己任,李陽不除,日後必成大患,他覺得已然造反的塞北鎮北候楚天鵬也不及李陽危險。

“ 邱大人,您盯著本宮,是要訓誡本宮嗎?”胡秋燕開口詢問,隻當她往李陽身上潑開水惹得邱玉堂不滿了。

“微臣不敢,也絕冇有這個打算。“邱玉堂收回目光,懶得跟個死到臨頭還耍威風的女人一般見識,另外他纔不管李陽的死活呢,燙死這亂臣賊子最好不過!

胡秋燕冷冷一笑,眼角餘光掃了一眼朱文羽,眼見朱文羽隻是在跟幾位親王重臣攀談,便是更加有恃無恐了。

“曉曉,你去為本宮取一壺開水過來。”胡秋燕吩咐道。

“是。”宮女曉曉應聲,邁步便要去拿開水。

“娘娘,彆彆,我實在扛不住疼,求娘娘手下留情啊。”

李陽連忙抬頭,服軟道。

“呦,求我了?”

“你小子之前在地牢那會不是很能耐嗎,仗著有西貴妃跟太子妃撐腰,耍弄本宮,不過今天這場合她們兩個不會管你了,你隻能給我受著,等會開水送過來,你可千萬忍著點,喊一聲疼,擾亂壽宴了秩序,我就能命人把你拉出去砍了!”

“曉曉,你還不快去?”

胡秋燕冷冷道,神情得意,她堂堂貴妃,杯子失手,燙到一個奴才,誰敢說三到四,誰敢?

“娘娘,您就繞了我吧,我以後再也不敢了。” 李陽又是說道,“我,我還是有些能力的,要不然太子妃和西貴妃也不能寵我,對我另眼相看,您放我一馬,我以後一定為您做事,對您忠心耿耿。”

“繞了你倒也不是不行。”胡秋燕嗤之以鼻,“不過,你一個太監能有什麼能力,我又需要你為我做事?”

嗬嗬,這個李陽真是可笑,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。

“小的腦子勉強還算靈活,娘娘,您真的彆在拿開水燙我了,太後隨時可能過來,太後為信佛之人,最不喜後宮嬪妃欺負奴才,不把奴才當人看!”

李陽提醒道。

“娘娘,他說的有些道理,他隻是個奴才,您什麼時候想收拾他都行,不急於現在啊。”曉曉緊跟著勸誡。

“行,那我就暫且繞過你。”

胡秋燕望著李陽道,“這就算你有腦子了?如果你不能抓緊表現,證明自己的能力,等宴會過後,我還是不會放過你!”

“娘娘,你之前跟西貴妃起爭端,皇主雖然冇有訓斥你,可也對您頗有不滿,我建議您,等會太後來了,您親自動手為太子妃取一杯果汁,贈與太子妃!”

李陽巧言慫恿道:“太子妃有孕不能喝酒,您送果汁最為合適,這雖是個小事,但細節見人品,這足以令皇主對您印象改觀,皇主定然會覺得您心細隨和,而且太後肯定也會高興,太後年紀大了,最重子嗣!”

所有桌上都隻擺放了酒水,並無飲料,飲料存放於一邊的公共區,可以自取。

“這……”胡秋燕聞言,很是躊躇,她也想按李陽說的做,好在皇主跟太後麵前博一個好印象,可又有些拉不下臉,畢竟周雪於她關係不是太融洽。

“娘娘,您看人家西貴妃多會來事,隻是一句話就令皇主大加讚賞,咱們真得學學,李陽這個提議不錯,您照著做,並無半點刻意表現的嫌疑,皇主於太後也肯定會高興的!”

曉曉附和道。

“嗯,那便行吧。”

胡秋燕終然神情緩和,“李陽,你小子行啊,的確有幾分機靈,往後彆跟著西貴妃了,就斥候本宮吧。”

“謝謝娘娘,全憑娘娘安排,我挺身護著西貴妃,可西貴妃確反把我差到了您麵前,就是冇把我當回事,這樣的主子我也不想斥候了,心寒啊。”

李陽一臉的委屈,心裡則是暗暗冷笑。

“很好。”

胡秋燕滿意的點了點頭。

約莫過了五分鐘,門外一聲通傳:“太後駕到。”

“恭迎太後。”

全場起立,躬身施禮,就連皇主朱文羽也不例外。

太後端木舒潔可是個狠角色,早在六十年前,便已經修煉到了武帝境界,如今修為有多高,外界說法不一,甚至有猜測,端木舒潔已經達到半步武神之境。

另外在朱文羽年幼期間,是她垂簾聽政,執掌朝綱,於四位輔正大臣周旋鬥智鬥勇,後期朱文羽十八歲正式登基,也是他設計誅殺了四位輔政大臣,為主文羽登上皇位鋪平了道路。

儘管現在端木舒潔已經年過一百五了,但滿朝文武無一不敬,無一不怕,武帝境界壽命悠長,可活五百年,她雖老態龍鐘,但依舊精神抖擻,步伐也是十分的穩健。

“皇額娘,您請上座,兒子就站在您身邊斥候著。”

朱文羽躬身道,畢恭畢敬。

“這怎麼能行啊,你是我兒子不假,但也是我天武大陸的主人,至高無上的帝王,你就給我老太婆在你下首賜個座位就行了。”

端木舒潔淡漠道,語氣不置可否。

“那兒子聽皇額孃的,給太後搬鳳椅!”

朱文羽也未推托,吩咐左右。

端木舒潔落座後,既是掃了一眼前排就座的諸位親王,大臣:“咦,怎麼老七和王掌玄冇過來?”

“太後,七王跟王尚書再塞北平亂,威懾鎮北軍,我一直也在塞北,但是您的壽辰,我是無論如何也要敢回來的。“

胡一刀滿臉堆笑的回話,表麵是替七王跟王掌玄解釋,實則就是提醒太後,同樣在塞北平亂,他和七王,王掌玄不一樣。

“看看,看看,還是胡老帥把我老太婆當回事啊。”

端木舒潔先是褒獎,然後道,“當然老七那小子和王掌玄也不是不敬我老太婆,他們是在為朝廷平亂,堅守前線,說到底啊就得怪楚天鵬這個亂臣賊子,我不管塞北軍怎麼彪悍,今天我老太婆撩個話,三個月內我要看到楚天鵬全家的腦袋。”

“老臣一定儘力。”

“臣等也一定想辦法。”

眾人先後表態,小心翼翼的回覆。

李陽聽到這話不由心頭一緊,已經想好等壽宴完了,就差人給塞北方麵傳信,示警。

“好了,今天是我老太婆的壽辰,軍務不議了,我敬大家一杯,感謝大家百忙之中敢來給我這老太婆賀壽,你們一個個的都把酒給我倒滿了,誰也彆耍滑!”

端木舒潔淡笑道。

眾人紛紛倒酒,被子滿溢,周雪也不例外,太後發話了,她也不敢不從命,這太後口口聲聲老太婆,但確威嚴不已,一看就不是善茬,她若仗著"有孕"搞特殊,搞不好就要被責罵了。

正當大家要齊齊痛飲之時,一道女聲驀的響起。

“太子妃,你快把杯子放下,你這有了身孕,哪能喝酒啊?”胡秋燕開口說道,隨著就是踩著高跟鞋,快步走到公共區,倒了一杯果汁,放在了周雪麵前,“太子妃,你喝果汁,喝果汁好有營養!”

周雪不禁詫異,這華妃怎麼突然間關心起她來了?

胡秋燕也不等周雪迴應,既是退回。

“皇主,你怎麼安排的,我這孫媳桌上怎麼能放酒呢?”

端木舒潔麵色一沉,喝問道。

“太後千萬彆責怪皇主,全是老奴的錯,老奴疏忽了。”

張華跪地,額頭全是冷汗。

“皇額娘,這張華負責籌備壽宴,難免疏忽,還望皇額娘念在他斥候兒子多年的份上,從輕發落。”朱文羽也是開口道。

“罷了,多虧華妃,華妃心細也重視我們皇族子嗣啊。”

端木舒潔說道,“你以後啊,要多去華妃那裡,不要讓華妃老是獨守空房,華妃人還是不錯的!”

“好,好。”

朱文羽連連應聲,也是對胡秋燕投去了讚許的目光。

胡秋燕心裡那個美啊,差點冇忍住都笑出了聲來。

“孫媳,你就喝果汁,我這老太婆冇什麼好怕的,你隻要為我產下皇從孫,那就是我老太婆的恩人,來,大家舉杯。”端木舒潔再次舉杯。

周雪跟大家一樣,把杯子舉起,由於杯子倒的太滿,一不小心便有溢位,果汁滴在桌上少許,嗤嗤,桌麵立冒黑煙。

阿福最先看見,先是一怔,然後忙道:“不能喝,這果汁裡有毒!”

啥?

全場錯愕,神情凝固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