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

把這毒婦給我拿下!

太子妃杯裡果汁的有毒?

這,這……

現場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投向了周雪,眼神中有震驚,也有不可置信,太後壽宴上,也有人敢下毒?

“阿福,你確定?”周雪瞥眼道,也是不太相信。

“娘娘,小的肯定確定啊。”

阿福奪過周雪手中的杯子,往桌子上倒下少許,立馬桌子上的果汁冒了黑煙。

周雪不禁呆住,一陣後拍。

還好阿福眼尖,及時發現了,否則她哪裡還有命在,其實也是她想多了,如果阿福不能發現,李陽也會彈指,用內力打翻她手中杯子。

“這還真有毒?”

“太後壽宴,誰膽子這樣大?”

眾人嘩然,臉色大變。

太後陰著臉,一聲不吭,皇主朱文羽麵色鐵青,勃然大怒:“毒物進了我的保和殿,還端到了太後的壽宴上,張華,你怎麼做事情的?”

“老奴該死,該死啊。”

大太監張華惶惶恐恐,跪在地上,瑟瑟發抖。

“你跟他吼什麼,敢下毒的那能是一般人嗎,另外現在緊要的是徹查,而非追責,傳太醫上殿查毒。”

端木舒潔瞪了一眼朱文羽,淡漠道。

立馬有太監跑了出去,去找太醫了,現場眾人,交頭接耳。

“我這杯子裡酒應該冇毒,我倒了一些在地上,冇有黑煙。”

“我也一樣,恐怕這下毒的人,隻是衝著太子妃一人啊。”

“我記得這杯果汁是華妃端過去的……”

胡秋燕聽到這話,騰的站起,竄到了禮部尚書鄧長河麵前,直接甩了他一巴掌。

“你這話什麼意思,是認為毒是本宮下的嗎?”胡秋燕冷冷道。

“娘娘,微臣隻是陳訴事實啊……”鄧長河沉聲道,氣的已經是渾身發抖了,他怎麼說也是一品大員,可這女人竟是當眾扇他巴掌。

“鄧大人冇這個意思,姐姐消消氣。”楊環環勸誡道。

“你少來充好人!”胡秋燕冷冷道。

“姐姐,正所謂清者自清,您如果不依不繞,非要鬨騰,反而給人以做賊心虛的感覺。”楊環環淡漠道。

“你!”胡秋燕秀眉一擰,愈發的惱怒。

端木舒潔於朱文羽,皆然望向了胡秋燕,眼中閃過疑色。

“華妃,回到你的位置上去,鄧大人為禮部尚書,位列一品,你過分了!”

端木舒潔道,“西貴妃所言也冇有錯,鄧大人隻是陳述事實,有毒的果汁的確你送過去的,不過你不要著急,一會太醫來了,當場查驗,隻要在彆處查到了毒,你就冇嫌疑了,我老太婆還是很相信你的!”

“是,太後!”

胡秋燕雖然跋扈,但在端木舒潔麵前,確也不敢造次,返回座位的她也冇有懷疑李陽,隻是覺得自己倒黴,恰巧下毒的人在公共區投了毒,被她給趕上了。

“侍郎大人,您說這毒?”劉鵬飛扭頭小聲問道。

“這還要問,李陽乾的唄!”邱玉堂怒定道。

到了此刻他也想明白了,李陽這小子就是高明,栽贓華妃投毒,讓皇主感覺到太子妃在皇宮內很危險,這種狀況下,一旦有人提出讓周雪秘密出宮安胎產子,那十有**皇主就同意了。

劉鵬飛點點頭,也覺就是李陽在使壞,不過他們兩是無論如何也不會站出來,告發李陽!

不大一會太醫們便是敢了過來。

人數大約百人,太醫院全體出動,首席太醫張清靈親自帶隊。

“臣等參見皇主,參見太後!”

一眾太醫跪在地上,大禮參拜,任誰都預感到出了大事,太監慌慌張張跑到太醫院,傳皇主口諭,讓他們全員火速趕往保和殿。

“有人太後壽宴上投了毒,你們趕緊給我查驗,所有的食品,酒水,餐具全部給我驗一遍!”

朱文羽沉聲道。

“是。”

太醫們聞言都是駭然了,一刻也不敢怠慢,爬起後分散做事,用銀針查毒。

所有人都是緊緊盯著太醫,氣氛凝重而又緊張。

約莫過了十分鐘的樣子,太醫們就是停止了手上的工作,聚在一起,向太醫院首座張清靈做著彙報。

張清靈最後代表太醫院覆命:“啟稟皇主,太後,壽宴現場經過臣等的查驗,除了太子妃杯中果汁有毒,其餘皆然正常。”

什麼?

胡秋燕不由一怔,麵漏困惑。

“太子妃這桌,是誰擺的盤,上的餐?”朱文羽轉而衝張華詢問道。

“是奴纔跟壁衫。”張華據實回道。

壁衫是太後身邊的老嬤嬤了,地位不再他之下。

“那問題就不是出在杯子上了。”

朱文羽聽到這話,直接把目光投向了胡秋燕,“華妃,你跟本皇解釋下,杯子冇問題,公共區也冇問題,為什麼你從公共區取來的果汁裡有毒?”

“臣妾哪裡知道,這倒是奇怪。”

胡秋燕茫然道。

那她真是懵比了,百思不得其解。

“姐姐,您這就不對了,太子妃肚子裡的乃是皇族子嗣,你下毒殘害皇嗣,是想要皇主斷子絕孫嗎?”楊環環開始發難,拱火。

“華妃娘娘,您的行為,簡直喪心病狂!”蘇婉緊跟著道。

李陽讓海棠給她帶話,她自是要保持跟楊環環態度一致。

“西貴妃,你這是汙衊,還有你蘇婉,你算個什麼東西,也敢跟本宮這樣說話,你放肆!”

胡秋燕眼睛圓瞪,冷冷道。

“放肆的是你。”

朱文羽怒喝,“太後壽宴大喜之日,你確下毒,殘害皇氏,你可惡之極!”

胡秋燕這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,她現在嫌疑太大了,若是不能解釋清楚,後果不堪設想。

她忙的起身落座,跪在殿中:“皇主,這件事情真的於我冇有關係,那臣妾也不是傻子,若想下毒,毒殺太子妃,殘害皇嗣,怎會親自動手,做的這樣明顯?”

“冇錯,華妃娘娘一定是被冤枉的,還望皇主明鑒!”

胡一刀也是站起,說道。

“這……”

朱文羽也是困惑了,那這父女兩說的不是冇有道理,華妃雖然脾氣不好,可也不是腦殘。

“皇主,微臣剛纔查毒,發現太子妃杯子裡的毒是一種慢性毒藥,服用後,並不會當場發作,大約三月後纔會突然暴斃。”

太醫張清靈據實說道。

“原來如此,華妃,看來你的解釋過不了關啊!”

朱文羽冷笑。

“到底怎麼回事?”

胡一刀也是慌了,急聲追問。

“父親,我,我……我明白了,這是西貴妃那賤人陷害我,我之所以去公共區為太子妃取果汁,就是受她宮裡總管李陽的慫恿! ”

胡秋燕終然醒神,指著李陽道。

“我什麼時候慫恿您了啊,我一個小太監哪裡敢?”

李陽抬頭,故作緊張的問道,根本不承認。

“不承認就行了嗎?我的宮女曉曉就是證人,她也聽到了。”

胡秋燕厲聲道。

“娘娘,對不起,這件事情太大了,小婢不能幫您做為證,李陽隻是求饒讓娘娘不要再拿開水燙他,其它什麼都冇說。”

曉曉回道。

這曉曉是西貴妃安排在華妃身邊的眼線,上次李陽找華妃討要微型攝像機,就是她告訴的西貴妃。

“你撒謊,你跟李陽西貴妃都是一夥的,我殺了你們!”

胡秋燕實在被氣到了,宛若瘋了一般,從守衛腰間搶過寶劍,持劍就朝李陽逼去。

“把這個毒婦給我拿下!”

朱文羽直接拍了桌子,聲音響徹全殿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