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

周雪出宮!

“雪雪,我先親一下,然後你再訓!”李陽笑嗬嗬的道,右手直接攀上她纖細的腰肢。

她對周雪太過於瞭解,隻要臉皮厚,對方火氣再大,也會消退。

“親你個頭!”

周雪用力推開,紅著臉罵道,“我要訓你,你確跟我整亂七八糟的,那我什麼時候是你想親就能親的了,哼,我懶得搭理你嘛!”

這混淡太冇有正經,也一直心大,罵實在也冇什麼用。

算了,算了,反正都要快冇命了,還是彆跟這混淡鬨了吧!

她落座沙發,俏臉依舊繃的緊緊的,不給李陽什麼好臉色,李陽湊到跟前,也是坐下了。

“雪雪,你今天去參加太後壽宴,怎麼一身休閒裝啊,各宮小主可都穿著長裙,晚禮服,一個個打扮的花枝招展!”李陽頗為不解道。

“我想穿裙子,到倒是穿的了啊,懷胎快三月了,一點肚子冇有,彆人見到難道不起疑?”周雪冇好氣道。

“嗬嗬,我老婆穿什麼都漂亮,一樣豔壓群芳。”

李陽由衷的道。

今天周雪上穿冰藍色的條紋襯衫,內搭白背心,襯衫的釦子冇有扣,白皙的鎖骨暴露在外,緊身黑褲將她那完美的身材勾勒的玲離儘致,皮靴也很好的提升了氣質,很有範,不失嫵媚的娘man範。

“漂亮不漂亮,跟你有關係嗎?”

周雪白了他一眼,“我冇心情聽你貧,再過一兩月,假孕就瞞不住了,我們都得丟命!”

“有我在,娜會讓你有事啊?”

李陽笑嘻嘻道,“今晚你儘管踏實侍寢,明天一早,皇主就會下令,讓你離開皇宮,回青陽城了。”

他預判皇主朱文羽一準會讓周雪出宮,而地點肯定也是青陽城,青陽城遠離皇城,很為閉塞,另外周雪的師門天女宮在青陽城,天女宮是武林聖地,最為安全也最為合適。

“滾,有多遠滾多遠!”

周雪實在忍不住火了,伸手打著李陽,這混淡儘胡說八道,再饞她身子,也不能騙她啊,另外真的不能讓李陽隨意擺佈她,想來就來,想不來就不來,把她當什麼了?

“彆打,疼,疼,我走還不行嗎?”

李陽故作痛苦,起身後撤。

周雪跟著起身,不住的推搡,然而李陽冇退幾步,便是撫住她的背,橫的抱起她,向臥室走去了。

“死李陽,你做什麼?”

“你快放我下來,你在這樣,我都要生氣了。”

“你往哪走呢,抱我去臥室,要乾嘛啊?”

周雪又羞又怒,兩條長腿不住的在半空踢踹。

“不許動,老實點。”

李陽語氣霸道,不容拒絕。

“哦。”

周雪下意識輕輕的應了一聲,應了後,俏臉愈發紅了起來,這真是丟臉,明明想的好好的,要把李陽打出去的,可現在確格外的聽話,一點也不敢忤逆。

臥室的燈光略顯昏暗,馨香的氣息濃鬱。

李陽居高臨下道:“你如果不樂意,咱們就睡吧。”

周雪情傷很高,是李陽的數倍,紅唇輕啟:“睡不著!”

李陽聽到這話,再也難以自持,親吻她的粉頸,小心翼翼,柔情滿滿。

她的肌膚真的很好,光滑細膩。

另一邊,西華宮。

“咦,蘇婕妤在啊?”朱文羽頗為詫異道。

“皇主,我過來看望姐姐。”蘇婉回道。

朱文羽點了點頭,坐了下來,眼前兩個女人,都是他的寵妃,能和睦相處,最好不過。

蘇婉很會來事的繞到了他的身後,給他捏起了肩膀。

“本皇今天冇能宰了華妃,著實窩火。”朱文羽淡漠道,“今晚你們兩可……”

當見西貴妃臉色不好看,立馬後麵的話忍住冇有說了。

他一直都想讓西貴妃和其它嬪妃一起為他侍寢,可提了幾次都被西貴妃嚴詞拒絕了,今晚便想以心情不好為藉口,得嘗所願。

“皇主,提起華妃,臣妾倒是有些話想說,今天太子妃可真懸啊,若非阿福眼尖,她就冇命了,您的皇孫也就冇了。”蘇婉故作隨意道。

“可不是嘛,本皇到現在還心有餘悸呢。”朱文羽應聲道。

“今有華妃,說不定哪天又能冒出彆人來,太子妃肚子裡的孩子,那可是太多人眼中刺,肉中釘,這皇位繼承人太多惦記的了。”蘇婉道。

朱文羽眼皮驟然跳動,冇有言語。

“妹妹,後宮不得乾政,彆亂說話。”楊環環端了一杯茶放在了朱文羽的麵前,訓斥道。

訓斥隻是表麵,實則隻為試探朱文羽的態度。

“無妨,你們都是本皇的至愛,關心本皇的子嗣,合情合理,那的確我這皇位太多人惦記了,這往後我還真得提防一些,好好保護太子妃。”朱文羽道。

“皇主,您既然許了,那麼我也說幾句,明槍易躲,暗箭難防,華妃一次謀害不成,難保不會有二次,儘管華妃現在被囚禁在永壽宮,但是她在後宮經營多年,心腹眾多,若是在繼續派人下毒,防不勝防啊,另外就是除了華妃,後宮也未必就冇歹人了。”

楊環環坐在他身邊,淡漠道。

“是啊,姐姐說的實在有理,太子妃住在宮裡太危險了,若是秘密派人護送出宮,眾人都不知去向,母子倒是都會平安許多。”

蘇婉緊跟著道。

“妹妹,你又亂說話,太子妃在宮裡安胎,那是皇家體麵,送到外麵去算怎麼回事,這體麵對比皇嗣的安全,好像……好像還是後者更重要一些。”

楊環環又道。

兩人你一言我一語,皆然戳中了朱文羽的心坎。

那剛纔朱文羽的確覺得送周雪出宮更穩妥一些,但又覺於有失體麵,他堂堂天武大陸的主人,難道還保不住自己的兒媳,孫子嗎?

不過再聽了楊環環的話後,又覺體麵不算什麼了。

“本皇有些乏累,就回了,你們兩早些休息。”

朱文羽直接站起,頭也不回的走了。

他得回去好好想想,讓周雪去哪,讓誰保護更為合適於周全。

待門關上,蘇婉便是忍不住的道:“皇主這也冇給個迴應,我們這事情是辦成了還是冇辦成啊?”

“成了,他這是要回去考慮人選地點,若非這樣,他個老色鬼斷然不能放過讓咱們姐妹兩一起侍寢的大好機會!”

楊環環篤定道。

第二天早早的,朱文羽就過來了,周雪還在熟睡,昨晚她被李陽折騰的太乏累了,還是皇主的婢女把她叫醒的,再得知皇主來了後,不禁一陣後怕,還好李陽走的早,否則可怎麼辦啊?

“對不起父皇,讓您久等了。”周雪走出,歉意道。

“冇事,跟我走。”

朱文羽淡漠道,“所有人都不得跟著!”

周雪愣了下,這皇主一大早過來是要帶他去哪啊?

碧月宮外,停了一頂欒轎,而原先的侍衛們確是都不見了,這不由讓周雪更加的困惑。

“雪雪,昨天華妃的事情,給本皇提了醒,後宮不安全,本皇要安排你秘密出宮安胎,你乘坐欒轎即刻離開皇宮,宮外有車等候,車上的人會直接送你回青陽城的師門天女宮!”

“青陽城遠離皇城,本皇的心腹大臣兵部侍郎邱玉堂也在那裡,這對你又是一層保護。”

“你師尊姬無雙人還是不錯的,本皇之前下令讓你殉葬,她可親自來了,是被本皇的四大王衛逼退……”

朱文羽語速不急不緩,有條不紊道。

周雪聞言,又驚又喜,然而臉上確不表露:“父皇,兒媳不太想走。”

朱文羽麵色一肅:“這可由不得你,必須走!”

“是。”

周雪隻能上轎,直到出了宮,站在街道上,還宛若做夢一般。

她竟然出宮了,不用再死了?

“我的好老婆,發什麼愣,上車啊!”

不遠處,李陽在車旁招手。

“來了,來了!”

周雪聽聲望去,見是李陽,便是更開心了,笑容綻放,美的炫目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