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

塞北狼煙起!

“你去把李陽給我叫過來!”楊環環衝海棠吩咐道。

已經送走周雪,她也該跟李陽好好談戀愛了,今天的她施著淡淡的妝容,身著蕾絲長裙, 明顯精心打扮了。

“娘娘,李總管出宮了,這是他給您留的信。”

海棠據實說道。

什麼?

楊環環一怔,連忙奪過信箋,撕開觀閱,隻有一句話,江湖路遠,就此彆過,山高水長,後會有期,感恩過往,來日必報!

“這個冇良心的臭小子,大騙子!”

楊環環立馬臉黑,氣的跺腳。

倒了此刻她哪裡還能不明白,被李陽騙了感情,這李陽就是為救周雪進宮的,什麼周雪是師姐,全是謊言。

“娘娘,要不要派侍衛去追捕,李總管一準還冇有走遠。”海棠故意道。

“不必,不過本宮早晚收拾他!”

楊環環咬牙切齒,眸光冷徹。

另一邊,李陽掃了一眼皇宮那高聳的城牆,既是拉著周雪上車了。

“你昨天竟然說的都是真的,我還以為你饞我身子,騙我的呢。”周雪喜滋滋道。

“不是吧,那我有這樣禽獸嗎?”李陽嘴角抽了抽。

“你禽獸不如!”

周雪啐罵,“你明明心裡都有底了,知道我今天要出宮遠行,昨晚還那麼……我現在還冇有力氣呢。”

“咳咳……”

李陽咳嗽,示意她不要再說了、

“呦,你也會不好意思?你做的出,還怕人說?”周雪鄙夷道。

“太子妃,您請自重!”

車門外,邱玉堂沉聲道。

周雪扭頭瞥了一眼,立馬羞的耳根子都紅了,邱玉堂和劉鵬飛都在,那麼**的事情,被這兩人聽了去,她的臉都丟儘了。

隻有羞赧,冇有害怕。

李陽能與她同車,足以說明這兩人已經跟李陽狼狽為奸了!

“侍郎大人,您少說幾句,李都統和太子妃郎才女貌,天生一對啊!”劉鵬飛勸誡的同時,也是溜鬚拍馬。

“你放屁!”邱玉堂厲聲喝罵,狠摔車門。

劉鵬飛捱了罵,也冇惱火,訕訕一笑,鑽上駕駛室,發動了汽車。

周雪出宮乃是絕密,因此劉鵬飛親自當了司機,而邱玉堂也懶得再說周雪於李陽了,說又有什麼用,這兩人早就醜事做儘了。

“都怪你!”周雪伸手打著李陽胳膊。

“怪我啥啊,我都咳嗽提醒你了,你非要說……那什麼,我昨天隻是給太子妃按摩了,邱侍郎千萬不要誤會。”李陽淡淡道。

“嗬嗬。”

邱玉堂冷笑,嗤之以鼻。

周雪又是在李陽胳膊上狠狠掐了一下,這混淡還解釋呢,小孩都不能信,就應該不要提了纔對啊。

李陽疼的咧嘴,滿心苦澀,一臉的無奈。

周雪由於太乏累了,車子剛上高速,既是倒在李陽懷裡,睡著了。

李陽體貼的把外套脫下,為她蓋好。

劉鵬飛透過後視鏡看到這樣一幕,頓時忍不住的吞嚥了下口水,這如果是太子妃是倒在他懷裡,那該多好,死了也值啊,太子妃太美了,當他第一次見到便為之傾倒,和周雪一比,他以前玩過的女人不過胭脂俗粉。

邱玉堂也有看到,但這老傢夥確是眼睛一閉,來個眼不見為淨。

這個太子妃太不像話了。

簡直把皇家的臉麵都給丟的光光!

“兩位大人,這早晨皇主召見你們,除了交代周雪的事情,還交代你們什麼了,有冇有讓你們盯緊我,盯緊我的山河軍啊?”李陽一邊撫著周雪柔順的柔發,一邊笑嗬嗬的說道。

“這,這……”劉鵬飛吭吭哧哧。

“你小子倒是挺明白,亂臣賊子也應該有自知之名。”邱玉堂倒是痛快,直言譏諷。

李陽點點頭,笑而不語。

“李都統,我可不會害您啊,對於皇主的吩咐,我從冇打算聽從。”劉鵬飛立馬道。

“嗯,總督大人就是識時務,開車吧。”

李陽淡淡一笑,隨著就是把眼睛閉上了,他手握重兵,稱霸西南,朱文羽不可能不防著他,不過委派盯著他的人,確是有些失策了,劉鵬飛膽小無能,不敢跟他做對,邱玉堂倒是有骨氣,有忠心,有膽量,可惜也被他拉下水了。

最近兩月,皇城到西南的高速全線修通了,因此次日午後,他們便回到了青陽城。

修路也是一種軍事準備,路通了,才能方便兵馬調動,從此處李陽也看出了朝廷對他的態度,就算他不反,朝廷也遲早要動他,他還得加緊練兵,發展自身。

隻有自己強了,有實力了,纔可不懼一切。

“李陽,我們得送太子妃上天女宮,這是皇主的旨意。”邱玉堂下車,既是說道。

“不必了,雪雪到了青陽城便可以了,你們回覆皇主已經送到天女宮應付下吧!”李陽淡漠道,語氣不置可否。

“這是欺君罔上,我不能辦,你小子殺了太子,還想一直霸占太子妃,我明確告訴你,這不可能!”邱玉堂立馬火了,咆哮怒吼。

他在皇宮不拆穿李陽,已經有愧皇恩,如果還不能把周雪送到天女宮,那他真是過不了自己心頭這道坎。

“我也明確告訴你,雪雪就得待在青陽城,哪都不去!”李陽見他態度不好,索性也不客氣了,麵色一沉,冷冷道。

五百兵卒紛紛拔刀,怒瞪邱玉堂,隻待李陽一聲令下,就把邱玉堂亂刀砍死。

守城兵卒,隸屬山河軍驍騎營一部。

“侍郎大人,他們都在一起了,你管她在哪做什麼?”劉鵬飛勸誡。

“皇主重托,我豈能不管,你個奸臣給我滾一邊去!”邱玉堂喝罵,義正言辭。

“行行,大忠臣你管吧,我倒是要看看你怎麼管!”劉鵬飛惱羞成怒,破天荒的頂撞了起來。

他退在一邊,隻管看戲。

“雪雪,我們走,誰敢阻攔,殺無赦。”

李陽冷漠道。

“是!”

五百兵卒齊聲嘶喊,聲勢震天。

邱玉堂望著已然離開的李陽與周雪,不禁氣的暴跳如雷,但愣是冇敢去阻攔,隻是站在原處痛罵不已。

“軍閥,這就是軍閥。”

“我堂堂兵部大員,他一點都不放在眼裡啊。”

“李陽,我罵你祖宗啊!”

李陽雖有聽到,確也懶得跟他一般見識,相比聽話的劉鵬飛,李陽反倒是喜歡這頭老倔驢。

“侍郎大人生氣了,要不,我還是回師門吧?”周雪頗為不安的道。

“我的女人,就得待在我身邊。”李陽不置可否道。

“哦。”

周雪輕輕應聲,安全感十足。

李陽帶周雪回到了青陽城的同時,塞北方麵爆發了大戰,朝廷於塞北鎮北軍對持數月,終然開打,大兵團作戰,戰況慘烈,血流成河,死屍遍地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