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三百七十章

塞北大捷!

塞北狼煙四起,烽火遍地。

皇朝中軍大帳。

“尚書大人就是高明啊,悄然換上了主力軍團,四路奇襲,此戰必然大勝啊。”

“軍神的綽號那可不是浪得虛名,楚天鵬如何能與咱們老帥相比?”

“等捷報吧,應該快了。”

眾將七嘴八舌先後說道,各各麵帶笑容,輕鬆之至。

“都不要輕敵,塞北民風彪悍,全民皆兵,鎮北軍驍勇善戰,反賊楚天鵬也是人才,用兵如神啊!”

王掌玄沉聲訓誡,但心裡也很認同麾下的話,自覺可以打鎮北軍一個措手不及,首戰大勝,冇有一點問題。

他夜令四大主力軍團悄然替換了原先駐紮在前線的普通兵團,主力軍團的戰鬥力可是原先兵團的數倍,尤其鎮北軍布放的也隻是五級軍團,根本不可能是他的主力軍團對手。

塞北鎮北軍人馬一百三十萬,實行的是五級劃分製,一級軍團戰鬥力最高,以此類托。

“報,前線急報!”

門外一名兵卒,跑了進來,腳步踉蹌,神情慌亂。

“慌什麼,不就是捷報嗎,慢慢念便是!”

一位將領喝罵。

“是,我通訊營剛剛收到訊息,第四軍團,第五軍團,第六軍團,攻擊受阻,皆然遭到了塞北鎮北軍的頑強抵抗,戰損已經過半。”

“三大軍團的都統大人聯名致電尚書大人,要求撤退!”

“第七軍團處境更危,已經被包圍了,七軍團都統柳大業已經陣亡!”

兵卒穩了穩心緒,有條不絮的道。

啥?

一眾將領紛紛懵比了,一臉的呆滯。

“這,這怎麼可能?”

王掌玄也是傻眼了,足足過了半分鐘,纔是醒神,滿是不可置通道,“主力軍團還是四路奇襲,打不過人家的塞北的五級軍團?”

說完便是搶過兵卒手中的電文觀閱,看完之後這纔信了,一張老臉不由麵色鐵青,眼中全是怒火。

眾將皆然噤聲,大氣都不敢出,氣氛對比剛纔天地之彆。

靜,死一般的靜。

靜若寒蟬,落針可聞。

“老帥,末將願意率部馳援,還請您允許。”

黑麪男子響聲說道,主動請戰,赫然是那天劫軍團的都統雄闊海,天武大陸五虎將位列第三。

“不準,現在情況不明,不可妄動。”

王掌玄當機立斷:“立刻電報三大軍團,讓他們撤回來。”

“是。”

報信的兵卒,立馬應聲跑了出去。

約莫兩個小時後,三大軍團的人纔是撤了回來,三位都統進賬麵帥,皆然一身鮮血,斜盔爛甲,模樣有著說不出的狼狽。

“老帥,末將打了敗仗,給您丟臉了。”

“末將慚愧,愧對老帥。”

“老帥,我差點就冇回來啊。”

林齊,張勇,王天單膝跪地,先後說道,甚至有人都梗嚥了。

“到底怎麼回事?”

王掌玄急問。

“我們中埋伏了,塞北軍準備充足,到處都是陷阱,弓箭手。”

“於我們交戰的也非塞北的五級軍團,而是他們的王牌主力,天宇,蠻荒,九鼎,星辰四大戰團。”

“還不止呢,他們的騎兵也參戰了,就是騎兵在追擊我部……”

三人又是說道,直到此刻仍然心有餘悸,膽顫不已。

王掌玄聞言,眉頭緊鎖,一言不發。

“老帥,看來我們的突襲計劃泄露了,塞北鎮北軍早有準備。”雄闊海抱拳道。

“哎,朝廷出內奸了。”王掌玄也是認同,長長歎氣。

他昨夜剛剛偵查過,明確塞北鎮北軍為五級兵團在前線駐紮,如非計劃泄露,斷然不會如此巧合。

另外也不可能是他這裡出了問題,他下達作戰命令時,隻有一眾都統在場,除參戰人員外,其餘皆留在了中軍大帳,手機冇收,不準外出。

“你們所部傷亡如何?”王掌玄又是問道。

“我的第四軍團,戰死兩萬,重傷一千,輕傷兩千。”

“我的第五軍團,戰死兩萬三千,重傷三千,輕傷四千。”

“我的第六軍團,戰死一萬八,重傷五千,輕傷了六千。”

三位都統據實回道。

王掌玄聽到這話,眼前一黑,差點冇高血壓了,這三支軍團都是三萬人的建製,這等於被人家鎮北軍打殘了,建製全毀,還有第七軍團全軍覆冇,敗仗,大敗仗,他帶兵幾十載,還從未吃過如此大的敗仗。

“塞北鎮北軍,殺我數萬將士,此仇不報,老夫誓不為人。”

王掌玄怒目圓瞪,咬牙切齒,“即刻給皇主發電報,調派胡一刀的九大戰團過來,我要集合優勢兵力,蕩平塞北,全殲鎮北軍!”

……

另一邊,塞北,鎮北候府。

楚天鵬大擺露天宴席,為數十萬將士慶功。

“此戰你們打的漂亮,打出了我鎮北軍的軍威,我楚天鵬感謝大家。”楚天鵬響聲道。

此刻楚天鵬心頭著實喜悅,初次交戰,便旗開得勝,這將大大鼓舞他們的士氣於信心。

“保衛塞北,義不容辭!”

一眾將士齊聲嘶喊,聲勢震天。

楚天鵬擺擺手,等場麵安靜下來,正待說話,這時他的結拜兄弟副帥羅通走了過來。

“大哥,我剛剛收到情報,王掌玄給朝廷打了電報,要求朝廷派胡一刀的九大戰團馳援作戰,他王掌玄要集合優勢兵力,掃蕩我塞北,朝廷方麵已經同意了,九大戰團一週後開拔。”羅通壓低聲音道。

“看來王掌玄這老東西是被我們打的紅了眼,要跟我們拚命了,兵來將擋,水來土掩,我倒是要看看他們怎麼掃蕩我塞北!”楚天鵬目光睥睨,冷冷道。

“侯爺,現在在朝廷在我塞北的兵力已經達到了一百八十萬,若再有九大戰團,我們和朝廷兵力懸殊就太大了,真要硬拚,我們毫無勝算。”餘秀英提醒。

“夫人啊,這一點我何嘗不知,可我們不力戰,又能有什麼辦法,朝廷有不斷的援軍,而我們冇有!”楚天鵬無奈道。

餘秀英頓時也是沉默了,一籌莫展。

“大哥,嫂子,我們也不是冇有援軍,我記得當初駙馬走的時候可說了,如果塞北有需要,他必然帶兵馳援,駙馬坐鎮西南,手掌山河軍兩百萬雄兵,駙馬完全有能力牽製胡一刀的九大戰團!”羅通驀的道。

“什麼駙馬,全是演戲,彆跟我提那小子,提起來我就來氣。”楚天鵬氣呼呼道。

“你怨人家李陽做什麼,演戲也是閨女主張。”

“那我倒是覺得李陽人還不錯,最起碼冇把閨女給睡了,另外若非人家李陽傳信示警,我們就要被突襲了。”

“我們現在這處境,除了李陽冇人幫的了,真的有必要請李陽幫忙了!”

餘秀英瞪了他一眼,連連說道。

正是李陽命人發來電報,傳達了朝廷可能要對他們動手的訊息,才令他們警覺,連夜撤換了前線人馬,這才避免了一場災難,打了勝仗。

“出兵可是謀反,這跟暗地裡傳個信,性質可不一樣,他李陽又不是我們女婿,未必會出手相助啊!”楚天鵬皺著眉頭道。

“總要試試,我這就派人去青陽城,麵見李陽!”餘秀英不置可否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