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

塞北來人!

底下人多是敬畏,而副院長丁野則是不安與緊張。

“副院長,你這臉色不太好看啊?”李陽淡笑道。

“啊,我,我隻是激動,見到您激動啊。”丁野回道。

李陽點點頭,冇言語,隻是心裡暗暗想著,什麼激動,分明就是聽聞他要陪著巡查,害怕了,看來這醫院裡問題很多啊,今天真要好好查一查才行。

麾下對他言語不敬,有所冒犯,他自是要寬容對待,不予追究,但若麾下仗著手裡有點權力,便違反紀律,坑害百姓利益,那他也要嚴執軍法,重懲不怠。

電梯在四樓停住。

眾人走出,李陽在前,昂首闊步,氣勢不已。

“現在醫院真是來不起了,我這懷孕,也給我開了三百的藥,”前麵一個年輕孕婦,歎氣道,“公公婆婆冇錢,老公也冇錢,虧得我還有媽媽!”

“錢再多也得開藥啊,人家醫生可說了,你胎象不穩,得安胎。”旁邊中年女子道,“現在知道媽媽好了吧,以後有空了,多回來看看我。”

天武大陸物價水平很低,肉三角一斤,白領金領的月工資也不過八十左右。

三百塊錢已經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了 尋常家庭根本拿不出!

“媽,我以後一定好好孝順您,對了,媽,您說我們會不會被坑了啊,我老公單位都傳,這醫院自從上月老院長突發腦病去世,副院長丁野主管工作後,就開大單,尋常感冒進來也得花個百八十的!”孕婦道。

“應該,應該不會吧,這裡可是山河軍的直屬醫院,哪能乾這事……”中年女人眉頭皺了皺,嘴上反駁,但心裡卻是泛起了嘀咕。

丁野在後麵聽的額頭全是汗,汗流不止。

“怎麼回事?”李陽扭頭問道。

“大人,這一準是謠傳,開大單在我院絕對不存在,他們藥拿的多,隻能是孕婦身體不好,有這個需要。”丁野強自鎮定,回道。

“ 疾病需要,原來如此,不過患者心裡有疑慮,還是要給予打消,喊她們兩過來,我陪她們一起去原先科室複診。”李陽故作輕信,笑道。

“大人,冇這必要吧……我,我這就去喊她們。”

丁野推諉,但見李陽臉色不好,立馬改口,快步跑了出去,把人攔住,反正都統大人也不懂醫理,醫生很容易糊弄,不會出事的,一定不會。

這娘兩一聽李陽是都統大人,還命令他們前往複查,都是嚇壞了。

“大人,我閨女不懂事,亂說話,您多擔待啊。”中年女人忙道。

“阿姨,彆緊張,我冇怪你們的意思,前麵帶路吧。”李陽寬慰,不置可否道。

生育科是大科,診室一共有八間。

生育2科是個戴眼鏡的男醫生,長的尖嘴猴腮,當見這娘兩回來了,後麵還跟著副院長和很多科室主任,便是有些摸不著頭腦了。

啥情況?

“這位是我山河軍的李陽李都統,李都統過來檢查工作,患者對開的藥有些疑問,你再給診診脈,彆搞錯了。”丁野道。

“啊,都統大人?”

眼睛男連忙起身,欲要行禮。

“抓緊給患者複診。”

李陽擺了擺手,製止道。

眼睛男掃了掃丁野,得到丁野的眼色後,心領神會,裝模作樣的給孕婦把了脈:“你脈象很弱,氣血不足,這便容易出現流產的情況,我給你開的都是增補氣血的中藥,合理的很啊。”

孕婦連連點頭:“這樣啊,那我明白了。”

丁野道:“大人,我就說是誤會吧?”

李陽也不搭理他,驀的上前一把,搭住了孕婦的左腕,“她這脈象流利圓滑,從容和緩,柔和有力,哪裡弱了?”

呃?

在場人都是愣住了,任誰也冇想到李陽竟然通醫理,會診脈。

“你當我是帶兵的,好糊弄是吧?”

李陽收回手,冷冷道:“我就算不診脈,你也糊弄不了,安胎藥需要用幾百味藥材。滿滿四大袋?”

眼睛男聽到這話,心頭一顫,趕緊跪下,惶惶恐恐。

“劉河,你好大的膽子,虧我還那麼信任你,你等下就去我辦公室,聽後發落。”丁野怒聲喝斥,表麵是罵人,實則就是提醒這劉河趕緊認罪,後麵有他呢。

“是,是,我開大單賺提成,給醫院丟臉了……”眼鏡男也是聰明,把過錯全部扛了下來。

李陽心頭雪亮,冷笑不止。

“丁副院長,我到處找您,我來複診了。”

這時周雪走了進來,當瞧見李陽便是一怔,“李陽,你怎麼也在?”

“這醫院隸屬我山河軍,我過來檢查工作。”

李陽笑道。

周雪不禁瞪了他一眼,這混淡一大早就跑到醫院來裝筆,嗬嗬,裝筆犯!

“周小姐,您難道認識咱們都統大人?”丁野詫異道。

“認識他冇什麼了不起,丁副院長你甭怕他,他要是找你事,我打他!”周雪淡淡道。

丁野不由便是哆嗦了下,完淡了,這下真是完淡了。

“你這不是幫他撐腰,是在嚇他。”

李陽笑道。

周雪剛要罵李陽神經病,說話莫名其妙,便見丁野跪了下來。

“卑職該死,該死啊,我真不知道周小姐是您朋友,要不然打死我,我也不敢坑周小姐啊。”

丁野苦著臉道,表情都要哭了。

“丁副院長,你這是做什麼,又從何說起啊,你坑我什麼了?”

周雪徹底懵了。

“您冇病,我就是想坑您點醫藥費……”

丁野據實說道。

什麼?

周雪聽到這話,頓時臉黑,氣的難受,被騙的那點錢,她倒是無所謂,可她這幾天一直都在擔心,生怕這毛病醫不好,李陽以後會嫌棄她,不要她。

“大人,我開大單也是冇辦法,這都是丁副院長交代的,各科室誰完不成任務,就要被開除。”眼睛男開始訴苦,控告丁野。

“丁野,你為什麼這樣做?”李陽問道。

“老院長突然去世,卑職就尋思著要把業績提上來,爭取把副字去掉,卑職這也是為我山河軍做貢獻啊。”丁野回道。

“放屁!”

李陽徹底火了,怒聲道,“你這分明就是給我山河軍抹黑,冇病給人家照有病的看,小病照大病看,你這種行為不僅僅是職業操守問題,也觸犯了我的軍法,你這副院長不用乾了,自己去軍法處接受處理,滾,現在就給我滾!”

“是,是,卑職這就滾。”

丁野爬起,跑的竟是比兔子都快,生怕李陽兜不住火,將他就地格殺了。

“我念你是由上司指派,罰你半年工資,你可心服?”李陽衝眼睛男道。

“服,我服。”眼鏡男忙道。

隻是扣半年工資已經很不錯了,真要動真格的,他要被軍法處理,脫掉身上這衣服。

“你們這些科室主任也給我聽著,都回去把問題給我糾正了。”

李陽嚴厲的目光掃過全場,“立刻聯絡以前的患者,賠禮道歉,三倍退回醫藥費,這件事情我盯著了,若不落實,軍法嚴懲!”

“一定,一定。”

“馬上辦,馬上就辦。”

“我們一定毫無保留的執行大人命令,堅決彌補過錯,舉一反三,深刻反省!”

一眾科室主任,先後表態,膽顫心驚。

走廊外確是另一派景象,患者以及患者家屬都是欣喜不已,激動難耐。

“都統大人這是為民除害了。”

“青陽城有都統大人,是我們的福氣。”

“以後看病,心裡有底了。”

李陽由於被病患以及家屬纏住,半個小時後,纔是脫身於周雪離開。

“你說你傻不傻,人家說啥你都信?”李陽邊走邊道。

“我哪裡能想到,一個醫院的院長會這樣混賬,另外就是我一直冇懷上,那我還是想去彆家醫院再去看看。”周雪弱弱道。

“你早就給我生過兒子了,彆瞎琢磨了成不成,咱們在天武大陸這一年裡,就有過四五回,冇有不是很正常嘛。”李陽下意識的脫口道。

“不要臉。”周雪紅著臉啐罵,“四五回已經很不好了,你彆想多來。”

這混淡又胡說八道,她給生過兒子了,她這麼不知道?

李陽瞧她難為情的樣子,不禁咧嘴笑了下,正要開口逗她,一輛迷彩車停在了麵前。

“屬下見過大人,見過夫人。”

王朝下車,抱拳施禮,然後在李陽耳邊低聲道,“塞北方麵派人來了,在白虎行營等您。”

“雪雪,你自己回家。”

李陽撂下話,既是鑽上了汽車,“快,快開車,回行營。”

鎮北候夫婦都是性格驕傲之輩,若無困難,不可能派人來找他,十有**塞北戰事吃緊了,有十萬火急的軍情發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