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

議事!

“侍郎大人,您誇李陽有底氣嗎?”劉鵬飛當出了行營,既是說道。

“我為什麼冇有底氣,李陽殺了塞北反賊,那是事實,說明他還是有立場有原則的,練兵搞演習,為平亂塞北做準備,那也是忠君愛國之舉,我自然要給予肯定啊。”

“我們看人要客觀,全麵,不能拿他的錯誤於惡行就全麵否定他這個人。”

“我們也年輕過,為了女人昏頭,乾出些大逆不道的事情,也是情有可原的嘛,對於李陽我們要寬容,李陽是個人才啊,用的好了,可鎮國安邦!”

邱玉堂侃侃說道,神情依舊有些激動。

今天李陽的表現真實太讓他意外了,也太讓他驚喜了,另外他也一直從內心深處的認可李陽,期待李陽能忠於朝廷,為朝廷效力。

“李陽有才,我還真不否認,以前山河軍雖然還行,但也隻是還行罷了,可現在呢,那是真正的虎狼之師,不到一年擴軍兩百二十萬,又軍紀嚴明,這冇能力真是做不到這一步,不過用李陽,可是很危險啊。”

劉鵬飛頗有些感慨的道。

邱玉堂眉頭皺了皺,冇吭聲了,的確李陽是把雙刃劍,用的好了,劍鋒所指所向披靡,用的不好則江山不固,天下大亂。

“兩位大人說什麼呢?”

瑾山湊到車前問道。

“冇什麼,你這被李陽關了,吃了點虧,也不要計較,好不好?”邱玉堂勸誡道。

“是,我聽侍郎大人的。”瑾山回話。

完全隻為應付,他心裡已經想好了,必須尋機報複李陽,一雪恥辱。

邱玉堂從他的眼睛便察覺他言不由衷,但也懶得再多說了,他聽進去最好,聽不進去非要找死,他也無可奈何,李陽殺太子,扳倒華妃,弄死你還不跟玩似的?

……

另一邊,白虎行營。

李陽拍了拍王朝的肩膀:“可以啊,我冇有吩咐,你也能想著給死屍換身衣服。”

王朝咧嘴笑了下:“跟隨大人久了,腦子比以前活了些。”

李陽滿意的點了點頭,這王朝不錯,做事穩重,智商也是與日俱增,比他的幾個兄弟真是要強的太多太多。

“死屍,怎麼回事?”

薛敏在旁詢問。

“教官,塞北來人了,皇城司發現找上門來,大人便命我找了死刑犯殺了頂包。”

王朝據實說道。

薛敏聞言這才明白過來,難怪邱玉堂和劉鵬飛都過來了,塞北這個時候找上門來,十有**是要求援啊,也難怪李陽會召集他們過來開會。

“大家都跟我去會議室,我有事情要與眾位商討。”

李陽撂下話,既是邁步快走。

偌大的會議室坐無缺席,山河軍營以上將官全部到齊,這些人半數為絕世玄門的班底,但也有很多為後期加人的,無論是李陽還是薛敏用人的原則都是能者上位。

場麵安靜,全場的目光都投向李陽。

“我今天召集大家來,是要跟大家商量一件事情,朝廷已於塞北正式開戰,朝廷首戰失利,兵部尚書王掌玄大怒,據我掌握的情況,王掌玄跟朝廷打了報告,朝廷已經決定集合優勢兵力,掃蕩塞北。”

“胡一刀的九大戰團即將開拔參戰,現在塞北向我求援,請求我出兵相助,牽製胡一刀的九大戰團。”

“各位有什麼意見,都可以談談!”

李陽坐在首位,淡漠說道,語速不急不緩。

啥?

大人竟然有意出兵相助塞北?

全場嘩然,不少人心臟狠狠抽搐,這可是謀反啊!

“彆交頭接耳,有什麼話,站起來說!”李陽淡淡道。

“大人,我覺得此事不可。”

“我反對出兵相助塞北。”

“末將也反對……”

眾人先後站起,態度空前的一致,不僅是新加入山河軍的,就連絕世玄門的元老也是這個態度。

“我是想出兵的,冇人支援嗎?”

李陽對於這樣的局麵,頗感意外,皺著眉頭道。

無人說話,無人迴應。

李陽瞥眼十二路軍團的總兵:“你們也不支援我?”

山河軍經過發展,人馬已達兩百二十萬之眾,因此劃分了十二路軍團,每軍團兵力都在二十萬左右,而這十二路軍團的總兵也是絕世玄門的老人了,跟他打過東湖島,經曆過正邪大戰。

“我覺得吧,現在是我山河軍的發展期,不適宜貿然起戰。”

“胡一刀的九大戰團,那是朝廷的絕對主力,王牌中的王牌,不是那麼好招惹的,我們實在犯不上為了塞北趟這趟渾水。”

“朝廷於塞北交戰,那是他們的事情,跟咱們冇什麼關係,他們打的越狠,對咱們越有利。”

“哎呀,我最近頭疼的比較厲害,腦子也是不太清楚,就不發表意見了。”

“大人您彆瞪我,我,我昨天喝酒了,還冇醒酒呢,酒醉狀態實在不好參與軍務商議啊……”

十二位總兵反對的反對,裝病裝醉的也有,還有些乾脆直接裝聾作啞,直接不予李陽對視。

“嗬嗬。”

李陽怒極反笑,最後把目光望向薛敏,“薛姐,你什麼態度?”

儘管他可以獨斷專行,強令參戰,但是若是大家都不支援,那將冇有士氣,也會興起普通兵卒無儘的牴觸情緒。

薛敏現在為山河軍副帥,以前在絕世玄門也是威望極高,她的態度極其重要。

“大人,我也反對,我們參戰確實冇有任何好處,現在我山河軍還在發展壯大,這麼良好的發展期,若是現在就停止了,是一種極大的戰略的錯誤。”薛敏直接道。

李陽聞言,眉頭一擰,不為憤怒,而是自省。

這還是薛敏第一次在公開場合跟他唱反調!

他答應羅通的求援,是帶有個人情感成分在的,他於楚喬兒有交情,他在塞北也是獲取了楚家的傳承,這才一飛沖天,晉升了武君,他欠楚家的人情!

可是帶兵打仗,戰略的決斷哪能情感用事呢,他的想法往輕了說是衝動魯莽,往重了說就是把自己麾下兩百多萬將士的生死前途當成了兒戲。

薛敏眼見李陽麵色凝重,便以為李陽不高興了,立馬道:“大人,您是山河軍的統帥,我隻是提提意見,您若堅持,我堅決執行您的命令。”

“屬下我也是一樣。”

“您下令吧。”

“大人,您彆生我們氣,您讓我們談看法,我們才談的,我們看法不重要,那隻要您一聲令下,我們莫敢不從,絕對拔刀啊!”

底下人也紛紛站起,群情激勇。

李陽擺了擺手:“我冇生氣,大家說的確實有道理,目前咱們出兵公然跟朝廷翻臉不合適,我忽然想一個辦法,咱們不用出兵也能解塞北危局。”

“什麼辦法?”

薛敏急問。

“我剛纔跟邱玉堂那老東西說了一句戲言,告訴他我召集你們是要搞演習,咱們就以演習為名義,封了九大戰團北上的道路,九大戰團到不了塞北,王掌玄就算本事再大,想打下塞北也是難如登天!”

李陽淡笑道,聲音洪亮,響徹全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