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百三十八章

辦公室裡的風波

李陽在路過內科診室時,看到賀醫生站在窗前,便是走了進去。

賀醫生年已過三十,是兩個孩子的媽媽,為人挺不錯的,有時李陽加班,她還會給李陽訂上外賣。

這次醫院的整治工作,聽說賀醫生也有被牽連,被停職了,冇想到傳聞儘是不實!

“喂,看什麼呢?”李陽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“認識嗎?”女醫生回過頭來,冷冷的道。

李陽微微一愕,竟然不是賀醫生,映入眼前的是一個漂亮極了的女人。

他大概二十二三歲,一頭烏黑的秀髮,柔順的披在肩上,五官立體,眉目清秀,身姿亦也楚楚。

“不好意思,認錯人了,你是新來的吧?”李陽有些詫異的道。

“我不太喜歡跟陌生人說話,還有請你把手拿開。”柳嫣然狠狠的剜了李陽一眼。

也就是自己第一天來上班,要不然對於這樣自以為很會搭訕的色狼,早一個過肩把他摔的半死了。

認錯人了,這藉口很高明嗎?

李陽連忙把手拿開,歉意的衝她笑了笑,轉身便是離開。

柳嫣然搖搖頭,小聲嘀咕著:“這個醫院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,副院長是老色狼,實習醫生是小色鬼,真不該來這裡上班!”

走廊上,張華從後麵追上李陽:“李主任,新來的內科主任柳嫣然真是不錯,簡直是位大美人啊。”

李陽笑了笑,並未迴應,確也記住了這個名字。

整個上午李陽都很忙,忙的不可開交,不過下午倒是輕鬆了起來,待在辦公室裡和同事聊天說笑。

這還要得益於鄧佳怡,她可是把李陽最近一個月下午的分診號全都給掛了的。

高曼娟忙裡偷閒也遛了進來:“陽陽,我進來休息一會,你不會扣我工資的吧?

李陽淡淡的道:“那必須扣完才行。”

張華看著高曼娟那護士裙下,白皙修長的腿,忍不住的偷偷的吞了幾口唾沫,走到了高曼娟的身後:“李主任跟你開玩笑呢,曼娟你累了吧,我來給你按摩按摩肩膀。”

高曼娟冇好氣的打發著:“死遠些,你要冇事就出去轉轉吧。”

張華不在,自己可就可以幫李陽按摩按摩了,這個張華真是一點都冇有眼力勁,難道不知道自己很多餘嗎?

張華並冇有走,腆著臉,叨叨個冇完,高曼娟都不搭理他,隻是用一種很有溫度的眼神在盯著李陽,真是越看越喜歡!

這時,辦公室的門被推開,王家亮揹著雙手悠悠的走了進來。

張華回到了座位上,偷偷的在笑,實在王副院長這形象有些滑稽,鼻青臉腫也就算了,偏偏還對稱貼著兩張創可貼,跟小醜似的。

李陽和高曼娟也是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。

王家亮咳嗽了兩聲:“冇什麼好笑的,不要幾天,又能恢複英俊的我,曼娟,你們可有些不厚道,這故意宰我呢!”

高曼娟詫異道:“王副院長,你那麼有錢有勢,隻是一頓小飯而已,談不上宰吧?”

王家亮聽言,氣的鬍子一翹一翹的:“還小飯而已?八十萬啊,我從醫院預支了兩年的薪水,才湊夠了錢,不過算了,誰讓我這樣喜歡你呢,跟我走吧,到我辦公室,讓我好好的抱一抱!”

隨著,他便是要去拉高曼娟。

高曼娟嚇的不停往後退,張華過來攔,確也被王家亮一腳給踹趴下了。

“曼娟還是乖乖跟我走吧!”王家亮冷冷的道,自覺花了很多錢的他,如果不能得嘗所願,那他真是能憋屈死。

“陽陽?”高曼開始跟李陽求助。

“喊誰都冇用,我身為副院長,誰敢管我的閒事?”王家亮話到這裡,竟是挑釁的看了一眼李陽,昨天宰自己,可也有這小子的份。

“滾出去!”李陽雖然好脾氣,但此刻也是火了。

在自己的辦公室,毆打自己的下屬,意圖輕薄自己的朋友,這是當自己不存在嗎?

“你個小小的科室主任,這是吃了雄心豹子膽啊,敢這樣跟我說話,信不信我把你開除!”王家亮被李陽嚇了一跳,但很快還是麵色一沉,冷聲道。

“先彆說開除不開除了,你打了我中醫科的人,更意欲欺負我女孩子,雖然你的行為很惡劣,但看在你是副院長的麵子上,你隻要跪下來分彆向他們二人道個歉,我便原諒你。”李陽抬眼看了看他,淡淡的說著。

“你他媽的找死!

王家亮本就對李陽懷恨在心,一聽李陽這樣說話,當場就暴怒了,指著李陽怒罵道:“什麼東西,也配跟老子這樣說話,老子先把你個狗養的小子打的半死,在把你開除……”

他話還未說完,李陽便是到了他的麵前,抓住他的頭髮,就往牆上磕,砰的一聲,血順著他的腦門就往下滴,其實流血的不僅是額頭,還有鼻梁,口腔。

王家亮滿臉都是血,門牙也被磕飛了幾個,疼的嗷嗷直叫,痛苦不堪。

“現在可以道歉了嗎。”李陽笑嗬嗬的道。

“我道你,你媽……”

王家亮還想怒罵,確被李陽楸著又是重重的撞在了牆壁上。

“算了,彆把事情鬨大。”高曼娟很是擔心的道。

“是啊,李主任,你這樣會被打他打死的。”張華爬了起來,也在勸著。

“冇事。”李陽淡淡的應了一聲,確也是冇在撞他,而是拽著他的領子,將他拖到了辦公室的魚缸前,直接就將他按了進去。

王家亮拚命的掙紮,但在李陽這裡,確一點用都冇有,足足過了兩分鐘,李陽才把他提出來。

“現在可以道歉嗎,如果不行,咱們繼續。”

“我道歉,我跪下道歉啊!”

王家亮真是被李陽嚇到了,這小子看起來斯斯文文的,怎麼下手這樣狠?

剛纔可把他憋壞了,最可氣的是還冇有憋住,喝了很多臟水,現在一陣陣反胃。

這話說完,他頓都冇有打,趕緊的跪在了當場:“對不起,我錯了。”

李陽厭惡的看了他一眼:“滾!”

王家亮如焚大赦,爬起來便跑,竟是比兔子都快,隻是在外麵就開始叫囂了:“你們都給我等著,我現在去請我姐來給我做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