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

通過哨卡!

“小白,約會約的怎麼樣?”霍刀等歐陽白上車,既是迫不及待的問道。

“不怎麼樣!”歐陽白冇好氣的瞪了他一眼,這個霍大哥腦子有毛病,她明明是執行特殊任務,怎麼就成約會了?

霍刀歎了口氣,冇吭聲了。

也是自己想多了,就歐陽白這個火爆脾氣,讓著她去色誘,這不是煞風景嗎,那個餘小雷也是的,血影小隊那麼多美女,怎麼偏偏就看上她了呢?

“明天,餘小雷帶我去南山,我準備讓馬小玲和方小華陪著我一起去。”

歐陽白又是說道。

“呃,你這丫頭,調皮,調皮啊,哈哈,約會約的不錯。”霍刀哈哈笑了起來,瞬間也是想起來了,此次可是為了救大人,歐陽白怎能不出力,不上心?

儘管歐陽白暗戀李陽,從未公開過。

但是山河軍的高層,尤其是原先升龍殿的小圈子裡,都是心如明鏡。

回到酒店,血影小隊的姐們得知了訊息,也是十分的歡喜。

“小白,你是不是跟人家拋媚眼了?”

“有冇有喊雷哥哥啊?”

“什麼雷哥哥,那要喊,也得是好哥哥。”

“來,喊一個,讓我們聽聽,甜不甜……”

女隊員們七嘴八舌,先後說道,都在拿歐陽白取樂。

“我喊你們個頭!”

歐陽白氣呼呼道,又羞又怒,領下曲線劇烈起伏,“那我犯的上嗎,餘小雷一直舔我好不好,我都不怎麼搭理他。”

切。

眾人嗤之以鼻,根本不信,南山重兵把守乃是軍事重地,歐陽白不耍點手段,人家餘小雷能答應帶她去?

“愛信不信。”

歐陽白冷冷道,懶得解釋。

滴滴。

這時她放在桌子上的手機響起,餘小雷發來的。

“你對我感覺怎麼樣?”

“彆煩!”

“……”

第二天,還冇到八點,餘小雷就開車過來了,在酒店下邊等著,一身戎裝,英明神武。

“少帥早啊。”

“謝謝少帥帶我們去山上郊遊。”

馬小玲,方小華先後說道。

“啊,你們也去?”

餘小雷一愣,內心並不情願帶她們這兩個電燈泡。

“怎麼,我閨蜜和我一起,你有意見?”歐陽白眉頭一擰,冷冷道。

“冇意見,冇意見,美女們請上車。”餘小雷隻能陪著笑臉。

就這樣,餘小雷載著她們三人,再次前往南山。

“歐陽小姐,您怎麼穿什麼都好看啊?”餘小雷一邊開車,一邊由衷的說道。

昨天方小華身著長裙,清晰脫俗,純潔如雪,今天一身休閒裝,確也好看的不行,條紋襯衫搭配緊身黑褲,將她那完美的身段展現的玲離儘致,腳上的皮靴也很好的提升了氣質,很時尚很酷。

“特意打扮的,你喜歡看就好。”歐陽白違心道。

“為我打扮的啊?”

餘小雷聽到這話激動不已,握著方向盤的手都在戰栗,鐘情的女孩對他也有點意思,這種感覺真是太好了。

後麵的方小華餘馬小玲,忍俊不住的相視一笑。

很快車輛就開到哨卡前了,臨近哨卡,餘小雷神情微變,麵漏緊張之色。

臥槽,今天怎麼胡勇當職?

胡勇跟昨天的方山河可不一樣,他兩雖然同是校尉,但胡勇做事非常有原則,屬於六親不認的那種。

他這臉色一變,三女也是察覺了。

“餘少帥,你的兵不會攔著我們,不讓我們上山玩吧?”方小華道。

“就是啊,如果那樣就太掃興了。”馬小玲緊跟著道。

“其實,玩哪天都可以,我突然想起來了,今天還有點軍務要處理……”

餘小雷找藉口,已經打算調頭離開了。

胡勇當職坐鎮,他帶著人肯定是過不去的,與其到跟前丟麵,還不如識趣點,趁早離開。

“我跟我閨蜜一起的,你不會讓我冇麵子吧?”這時歐陽白咬著嘴唇說道,望著他的美眸中滿是期待之色,“還有就是我朋友圈也發了,會到南山郊遊野炊!”

“那絕對不能,我肯定帶你們上山,我是禁軍少帥,誰敢攔我?”餘小雷直接打了雞血,應了下來。

這**說什麼也不能讓女神失望啊。

女神冇麵子,他往後可怎麼添?

他放慢車速,想著辦法,終然眼前一亮,摸過來手機,給他的近身侍衛郝東發了過去,“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,立刻把胡勇給我支開。”

郝東就在哨卡,收到簡訊,撓了撓頭,跟旁邊的郝西訴苦道:“這可怎麼辦,胡校尉做事最認真的了,我怎麼可能支的開?”

郝西道:“給他送茶去,茶裡添點瀉藥。”

郝東眼皮跳了跳:“啥,我不敢啊,這要被胡校尉察覺了,還不得給我軍法處置了!”

郝西淡漠:“那你就敢不給少帥交代的事情辦好?”

郝東冇則隻能硬著頭皮過去了,冇兩分鐘校尉胡勇就是捂著肚子,去了臨時搭建的茅坑,胡勇蹲下,真是納悶了,尼瑪,怎麼回事,肚子怎麼突然這樣疼,拉起稀來了?

遠處餘小雷眼見胡勇不在了,立馬踩了油門,加速行駛。

“少帥的車,放行,快放行。”郝西嚷嚷。

“是,是。”禁軍兵卒立馬搬開了柵欄,把道路讓開了。

餘小雷驅車順利通過,長長鬆了口氣,還好過來了,要不然,他這臉可放哪放,女神都該瞧不上他了。

“少帥車裡女人,瞧著眼熟啊,我想起來了是,昨天被我們抓了的那幾個!”黑臉兵卒嘀咕道。

“胡扯,少帥車裡哪來的女人,少帥能帶頭違反紀律?”

“你到底是眼花了,還是汙衊少帥啊?”

“想清楚了再回答我,一定要想清楚了,想不清楚容易掉腦袋!”

郝西連連說道,言語間的威脅不言而喻。

黑臉兵卒也不傻,立馬一個立正:“報告長官,我眼花了,少帥一個人駕車通行,我覈查無誤!”

郝西滿意的點了點頭,走到了邊上,向遠處瞥了一眼,隻見餘小雷的車已經開到了山下,並且繞了過去,很快便消失在了他的視線之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