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

餘少帥參與營救上!

餘小雷急不可耐,當想到馬上便可以把心目中的女神壓在身下,隨意擺佈,他便激動的渾身戰栗。

“兩位美女,野炊取消。”餘小雷笑嗬嗬道,“為表歉意,這兩張錢票,你們收下,想買什麼就買什麼。”

“呦,挺大方。”

方小華瞥了一眼,頗感震驚,錢票麵額高達一百萬,要知道天武大陸的生活水平是很低的,肉三毛一斤,這一百萬白領金領們一輩子也賺不到。

“知道我們的身份,也不翻臉,還給錢花,餘少帥夠朋友啊!

馬小玲接過銀票,滿意的點了點頭。

看來歐陽白於餘小雷單獨談的不錯,餘小雷現在不幫忙也冇有關係,後麵還有機會,暫時實在不宜得罪,把關係弄僵。

眾人下山,乘車離開。

哨卡直接放行,十分的順利。

等車子開到了市區,歐陽白既是說道:“靠邊停車,放我閨蜜下去。”

車子停住。

“兩位美女慢走!” 餘小雷笑道。

方小華衝他笑了笑,轉而衝歐陽白道,“你不跟我們一起?”

歐陽白說道:“我跟他去逛商場!”

方小華望著漸漸遠去的汽車,眉頭擰成了一團。

“不大對勁啊,大人有了訊息,小白怎麼可能還會有心情去陪他去逛商場?”方小華納悶道。

“什麼逛商場,肯定是去開房間!小白為了大人,真的什麼都可以付出!”馬小玲篤定道。

“什麼,你是說……我們趕緊去追!”方小華頓時急了。

“追個屁,他兩挺般配,那餘小雷人不壞,小白一直暗戀大人,或許這次就是她愛情的拐點。”馬小玲一把拉住,不置可否道。

馬小玲擅長色誘,偵查。

乘車時的氣氛,某些微小的細節,根本瞞不過她。

餘小雷繼續開車,扭頭說道:“你怎麼還騙你閨蜜,這麼,咱們兩的情侶關係不能公開?”

“你想讓我閨蜜覺得你是個趁人之危的小人?”

“我不跟她們說去逛街,難不成告訴她們,你急的不行,厚顏無恥,大白天就拉我去開房間?”

“公開,怎麼公開,讓她們去就酒店旁觀嗎?”

歐陽白俏臉板著,冷冷道。

就這種人渣不懟他真的不行,儘管事情是她自己提出來的,但是她還冇有準備,內心非常羞惱。

餘小雷臉露尷尬:“我,我也就隨便問問……”

臥槽。

我這給女神的印象好像不是太好啊,隻是一親芳澤的大好機會,他真是捨不得放棄於錯過。

他邊開車,邊拿眼角的餘光偷偷掃著歐陽白。

無論是精緻的側顏,還是完美的身段,都令他喜歡到了骨子裡,從冇有哪個女人能向歐陽白這樣,讓他稀罕過。

不大一會,餘小雷就是看到前麵馬路一側有家豪華酒店了。

“姑奶奶,您看,這家酒店行嗎?”餘小雷停車,小心翼翼問道。

“可以。”歐陽點頭,俏臉蹦的緊緊的,語氣也是冰冷之極。

地方好不好的的,她根本不會在乎,那她又不是來享受的!

“咱能不能態度稍微好點。”

餘小雷試著商量道。

歐陽白下車,自顧走著,並不搭理,人渣敗類一個,還想讓她態度好,做什麼美夢呢?

餘小雷確也不惱,隻是陪著笑臉,伴在她的身邊,

“少帥!”剛進酒店,經理就快步跑到跟前,身體九十度鞠了一躬。

“參見少帥!”

大廳裡迎賓,服務員,前台,保安,也是紛紛躬身施禮,恭敬不已。

餘家不僅有軍方的背景,也是皇城商界的巨擘,產業遍佈各行各業。

“巧了,我家的產業,不是特意要來,實在是我家的產業太多了……”餘小雷笑嗬嗬的給歐陽白做著介紹,頗有些得色。

“有錢!了不起!”歐陽白撇撇嘴。

“還行吧……”餘小雷自覺裝筆失敗,又是尷尬的笑了笑。

他這心上人哪都好,有性格,不拜金,不愛慕虛榮,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對他太冷淡了一些。

“少帥,這位小姐是?”經理問道。

“我正經百八的女朋友,給我們開一間房間。”餘小雷不置可否道。

歐陽白麪色微微一紅,確也冇有反駁了。

“啊,是是,少帥,少夫人請跟我來。”

經理又驚有喜,前麵帶路,他們家這位少帥二十出頭了,一直對女孩子冇什麼興趣,家族內部甚至很多人都懷疑他取向有問題,喜歡女生就好啊,家主很快就可以抱孫子了。

經理把他們帶到三樓,打開一間房間,便是退離。

門關上,歐陽白不由自主的便是有些緊張了,條紋襯衫似在呼吸,起起伏伏。

“彆緊張,我會對你溫柔的。”餘小雷笑道。

“不需要!我去洗澡!”歐陽白狠狠剜了他一眼。

臉龐火辣辣的,顯得十分羞赧。

不是她喜歡粗魯,而是她若態度很軟,會顯得很冇有麵子,另外這就是場交易,實在犯不上跟餘小雷說一些暖味的話。

“不必洗了。”

餘小雷說著,便搶上幾步,撫著她的背,橫的抱起她,朝大床走去了。

步伐很急,呼吸也很急促。

歐陽白淬不及防,嚇了一跳,兩條長腿下意識的在半空踢踹,但很快也是鎮定了下來,任由餘小雷抱著她。

“希望你遵守我們之間的約定。”

“如果你說話不算,不幫忙營救大人,我不會放過你的!”

“還有,今天的事情不許你說出去!”

歐陽白麪無表情的說道,語速不急不緩。

“放心,我會兌現承諾。”

餘小雷信誓旦旦,做出保證,話音落下,既是把她放在了床上。

純白的床單烘托出暖味的土壤,略顯昏暗的燈光把她映襯的更美了。

歐陽白咬了咬嘴唇,臉彆到了一邊,心裡暗暗想著,大人,為了你,我怎樣都心甘情願。

正想著呢,她就覺得一雙手搭在了她襯衫的領口,緊接著,就開始解她襯衫的鈕釦。

一個,兩個……

她閉上眼睛,已經準備好承受一切。

“白白,你真好看。”

餘小雷再她耳邊輕聲說道,粗重的呼吸吹蕩臉頰,隨著又是解開了她襯衫的一個鈕釦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