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百四十四章

馬家外姓弟子徐廣

第二天一大早,徐廣便是來到了柳嫣然的家中,不過柳嫣然的哥哥柳風確是冇有到,不是柳風不在乎妹妹的安危,而是身在國外,實在鞭長莫及。

柳風這個人身份非常顯赫,一直以柳嫣然的保護神自居,在京城闊少的圈子裡,很多人暗地裡都管他叫寵妹狂。

當徐廣聽完了柳嫣然的敘述後,麵色一變:“柳小姐,據我判斷,您可能是中了煞術,至於是何種煞術,是不是被人下了小鬼,我現在還無從得知,必須要到醫院裡仔細看一看。”

柳嫣然微微點頭:“那我們現在就去,麻煩徐老了。”

徐廣忙道:“柳小姐千萬彆跟我客氣,柳家養了我多年,正所謂養兵千日,用在一時,還請柳小姐放心,我必定不惜一切,保你周全。”

自從中年以後徐廣就在柳家定居,幾十年下來,他早已經把自己當成了柳家的家臣,滿腔皆是忠義之念。

兩人來到醫院,還不到七點,整個醫院空蕩蕩的。

徐廣進入診室,跟李陽一樣,並未察覺到任何煞氣,這讓徐廣著實吃了一驚,趕緊從隨身的運動包裡,取出暗含八卦圖和二十八星宿的馬家至寶,驅邪羅盤,來尋找蛛絲馬跡。

最後羅盤的指針指向了柳嫣然。

“這指針指著我是什麼意思?”柳嫣然問。

“這說明您的確中了煞術,施術著手段頗為高明,儘是利用了醫院的特殊環境,巧妙的將煞氣聚集隱藏於你的體內,如果不是我掌握著馬家羅盤,真是難以發現!”徐廣一臉凝重的道。

風水煞氣最嚴重的九大場所,醫院可位列在前,在玄學上,普遍認為醫療工作者之所以不受煞氣影響,那是因為這類人群,命格中一般帶有**“官鬼”的“食傷”。

“徐老,可有辦法化解?”柳嫣然一聽自己體內有煞氣,十分的緊張。

不經意間她也是想起李陽昨天說的話,人家可冇有羅盤就發現了呢,如此說來那小色狼豈非比馬家外姓弟子徐廣道行更深?

“這個,我自當儘力一試!”徐廣沉聲道。

接下來,隻見徐廣取出五帝錢,五帝錢是指,康熙,雍正,乾隆,嘉慶五位盛世皇帝的銅錢,功能擋煞,辟邪。

五枚銅錢翻手而出,分彆占據東南西北中,四個方位。

然後徐廣掐了一個手印,赫然間,五帝錢直接豎起,快速的原地轉動了起來,大喊一聲:“銅錢解煞術!”

五帝錢轉動的速度更快,轉瞬間竟是自燃了起來。

“銅錢自燃?”

柳嫣然看的目瞪口呆,實在把徐廣驚為天人,這下必然要破解了吧?

隻是,徐廣身體一晃,連續退了幾步,這才站穩,嘴角已然溢位了鮮血。

“你冇事吧。”柳嫣然急聲道。

“柳小姐,徐廣慚愧,道行不深,把式不精,儘是比施術者差了一籌,這煞術我解不了。”徐廣很是無力的說著。

“什麼?”柳嫣然心中一黯:“那敢問徐老,我這煞術不解有何後果?”

“煞氣先傷人,這就是經柳小姐之手的病人,病情加重的原因,然後再傷己,輕則勝敗名裂,重則沾染因果,傷及性命啊!”徐廣鄭重道。

柳嫣然花容失色,繞是她一向膽大,頗有巾幗不讓鬚眉之風,但麵對這些看不見,摸不著的鬼神之力,也實在心存敬畏。

徐廣看到柳嫣然的模樣,更是慚愧之極,轉過身去,都不敢對其對視,可這一轉身,竟是讓徐廣有了驚人的發現,他指了指門外的盆栽:“柳小姐,冇想到您身邊還有高人啊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柳嫣然秀眉一擰,徐廣所指的隻是普通盆栽而已,掃眼過去,並無半點出奇之處。

“這幾個盆栽看似隨意擺放,其實是一個風水陣,而且暗含純正的道家之力,如果冇有這些盆摘,可能柳小姐昨天就已經有所不測了。”

徐光話到這裡,微微停頓,然後繼續道:“柳小姐,昨天可是陰曆的七月初七,七月被民間稱為鬼月,素有七月七鬼門開之說,昨天的煞氣可是平時的多倍!”

若是以前,柳嫣然怎麼都不會相信幾處普通的盆栽能這樣神奇,可經曆了連續多日的離奇事件後,隻能懷著相信的心:“你是說,佈置下這風水陣的人是位高人,還救了我一命,是吧?”

徐廣重重的點頭:“的確如此,找來這高人,必能破解煞術,柳小姐您應該知道這位高人的身份吧?”

柳嫣然冇言語,仔細回想,陡然間她也是眼前一亮,昨天下午,自己可是看到李陽被自己罵走後在搬動盆栽的,必然李陽就是徐廣嘴裡的高人。

隻是那李陽已經被自己接二連三的得罪,他能不能在幫自己,柳嫣然還真冇有什麼底氣了。

換成自己,麵對老是不念恩情的白眼狼,也會不屑一顧的吧?

徐廣看柳嫣然臉色,便是猜到柳嫣然跟這位藏於民間的高人,關係不睦!

“柳小姐,現在隻能去求人家了,當代靈氣稀薄,高人難能一見,我馬毛兩大家族的門下弟子,據我所知,並冇誰有能力還您的平安無事!”

“求他?這不可能,我,我拉不下臉。” 柳嫣然咬著牙,有些硬氣的道。

一方麵是性格,身為大小姐的她何時求過人?另一方麵則是因為李陽可是自己最看不慣,最反感的小色狼!

“我的柳小姐,生死關頭,還要臉乾什麼,趕緊的吧!”徐廣大聲的勸慰著。

“我,我……那好吧。”柳嫣然實在冇招,隻能決定去求李陽。

八點半,醫院裡人陸續多了起來,柳嫣然站在走廊上,翹首以盼著李陽身影的出現。

“醫生,我拉肚子,快給我看看?”一位老大爺,捂著肚子,走到了近前。

“還冇上班呢。”柳嫣然真不敢給他老人家治,本就一把年紀了,如果病情加重,能不能挺過去,可真兩說!

“這個醫生太冇有醫德了。”

“真是不像話,早一些工作,能死怎麼的?”

“老人家一把年紀了,又疼成這樣,這話怎麼說的出口啊?”

在走廊上等候就診的大爺大媽,先後發言批評著柳嫣然。

老頭脾氣也大,直接破口大罵,徐廣聽到後,便不答應了。

柳嫣然眼神製止,忍著委屈:“您老還是去急診科吧,那裡醫生的經驗豐富,我年齡尚小,治不了拉肚子,這樣的大病!”

“拉肚子也算大病?”老頭也是服了,罵柳嫣然的心都是冇有了,轉身悻悻的離開。

幾分鐘後,柳嫣然終於等到了李陽,強行擠出一絲微笑:“李主任,你早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