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百四十五章

三請李陽

李陽麵色不變,看都冇看柳嫣然一眼,直接從其身邊掠過。

不是李陽不踩她,而是真不認為她是在跟自己打招呼,醫院裡姓李的主任雖然不多,但還是有幾位的,就這位白眼狼,能跟自己打招呼,除非太陽打西邊出!

柳嫣然看著李陽的背影,肺都快要被氣炸了,自己拉低姿態,跟他說話,他竟然不搭理?

隻是生氣,都不足以形容柳嫣然此刻的心情,簡直都恨死李陽了。

可以這樣說李陽是第一個敢這樣對她的男人,從小到大,對男人愛搭不理可一直都是自己的專利,什麼時候臭男人也可以在自己麵前這樣拽了?

“哼,小色狼,你給我站住!”柳嫣然冷冷道。

李陽這次倒是意識到她在說自己,隻是更加不會理睬,找麻煩的,理她,難道嫌腦子不夠疼嗎?不僅冇理,反而步伐加快了許多,進入辦公室,砰的一聲就把門帶上了。

其實門之所以這樣響,完全是風颳的,可柳嫣然當然不會這樣想,隻覺得李陽是在跟自己叫板。

“這個混淡,我今天非收拾他不可。”柳嫣然秀目圓瞪,柳葉眉上挑,捲起白大褂的袖子,露出白皙纖細的粉臂,作勢就要去把李陽打成攤在地上的死狗。

“柳小姐,我們現在是求人,您冷靜?”徐廣一眼便是看出,李陽就是那位高人,如若不然柳嫣然決不會這樣失態,暴虐之下,必有心理失衡之處!

徐廣好說歹說,曉以利害,費儘了口舌,才把柳嫣然勸住。

柳嫣然連續深呼吸,壓住心頭的火:“行,我忍,那你去幫我把他叫到我診室來。”

徐廣也冇有推托,但還是說著:“柳小姐我去請人可以,但是請來後,您可一定要注意態度啊?”

柳嫣然微微點頭:“我會的,隱忍的心我還是有的,隻等此事過去,我在跟他一一清算!”

徐廣心裡一陣歎氣,這也難怪人家不搭理您,您這樣恩將仇報的性格,也是夠可惡的!

中醫科,隻有李陽一人在。

“小友,我是馬家外姓弟子徐廣,特來請您出手,我家大小姐柳嫣然身中煞術,如今也隻能仰仗於您啊。”徐廣抱了拳,開門見山直言道。

馬毛兩家,於道門淵源頗深,徐廣自覺亮出身份,眼前這位道門傳人應該會給自己幾分薄麵,風水陣裡的道家之氣無比的純正,必然這少年人是道門嫡傳無疑。

李陽得自傳承的長生決雖是道門一脈,但是跟當世門派確無半點瓜葛,對於馬家弟子,真是第一次聽說。

不過李陽聽他斷言柳嫣然身中煞術,又看出了自己的風水陣,還是心生佩服的,站起身來,抱拳還禮:“見過前輩,我雖然早有出手之心,可是柳醫生實在不稀罕,要不,就算了吧。”

“小友,我家大小姐,從小嬌生慣養,難免有些目中無人,還請看在我的麵子上,不要再計較了吧。”徐廣笑嗬嗬的道。

“前輩的麵子自然要給,但我覺得,還是讓她自己過來求我比較好。”李陽也是笑嗬嗬的道。

“嗬嗬,小友言之有理,理當如此,理當如此啊!”徐廣依舊陪著笑臉,不敢爭執,而且人家說的合情合理,真冇什麼可挑理的地方。

當即,徐廣返回,把李陽的的意思,轉達給了柳嫣然。

柳嫣然直接拍了桌子:“他怎麼想的這樣美呢,讓我去求他,簡直做夢,哼,這個小色狼真是找死啊!”

顯然柳嫣然不會輕易去求李陽,確也隱忍的冇有去來硬的。

她一個電話打給了宋院長,目的當然是希望宋院長壓一壓李陽,讓李陽識相點趕緊滾到自己麵前,當然在電話裡柳嫣然也冇提找李陽什麼事。

不大一會,宋院長出現在了中醫科,此時的中醫科,人已經多了起來,不僅張華在,高曼娟也是在的。

“李主任,給我個麵子,去柳醫生那看看,好不好?都是同事,她有意緩和關係,好事一樁啊!”宋院長滿臉堆笑,淡淡的說著。

“想緩和關係,讓她自己過來,擺什麼大小姐架子啊,這裡是醫院又不是她家,真冇見過,想緩和關係,還讓人家過去的。”高曼娟嗤之以鼻,直接就慫了回去。

“是啊,宋院長,我們不是為難您,實在這個柳醫生太不像話,我們李任任連續幫她許多天,她倒好,整天詆譭我們李主任,身材好,長的漂亮,也不能這樣拽吧?”張華也跟著道。

宋院長無功而返,在柳嫣然這裡,開始訴苦:“我雖然是院長,但你們都很優秀,您是美女大小姐,那邊有網紅,還有神醫,我兩邊都得罪不起啊,人我請不來,要不,我就回去喝茶了?”

柳嫣然把茶杯都給摔了:“走,趕緊走,最煩你這種老油條!”

實在冇則的柳嫣然,醞釀了整整一個上午,在下午三點多的時候,終於敲響了中醫科的門。

開門的是高曼娟:“呦,這不是柳大醫生嗎,您走錯門了吧?”

柳嫣然雖然知道這死網紅在挖苦自己,但也隻能忍著:“冇,冇走錯,我來找一下李主任,主要是過來道歉的。”

高曼娟一副不可思議的模樣:“這不對吧,您那麼的高高在上,那麼的不可一世,竟然還會道歉?”

柳嫣然無比尷尬,李陽瞧著多少有些不忍:“行了,曼娟你去忙吧。”

高曼娟聳聳肩,在狠狠的剜了一眼柳嫣然之後,也是離開了。

柳嫣然走了進來,根本不看李陽,生硬道:“對不起,我為之前的態度跟你道歉,還請你再出手幫我一次。”

李陽聽言,嘴角微微上揚,一抹笑意浮在臉上,心裡莫名有些暢快,能讓這冷冰冰,很多天來對自己頤指氣使的大小姐低頭認慫,或許天下間,也隻有自己才能辦的到吧?

“嗬嗬,既然你都道歉了,我也不會在跟你計較,坐吧。”李陽淡淡的道。

“謝謝。”柳嫣然喜滋滋的應著聲,但心裡確在發著狠,已經想好要在事後,把李陽狠狠的折磨,這個小色鬼,實在太可氣了,明明很小氣,確裝的很大度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