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最快更新神醫佳婿最新章節!

卡座38號桌,柳冰冰的男朋友秦有為就在一旁候著,當看清楚周雪時,就是瞳孔都放大了,忍不住的偷偷吞嚥了下口水。

雖然他女朋友柳冰冰身材和長相都堪稱上佳,但是跟周雪一比,確還是差了太多太多。

“周總好。”

秦有為熱情的打著招呼。

周雪禮貌的衝他笑笑,便是在卡座坐下了,李陽自然是貼著周雪在坐,至於柳冰冰則是跟秦有為坐到了對麵去。

落座後,秦有為的目光放在了李陽這裡,那他真是羨慕死李陽了,周雪這樣的美人,秦有為覺得哪怕隻是天天看著,都是不枉此生了。

如果李陽是一方闊少,那秦有為還覺勉強可以接受,隻是他早就從柳冰冰的嘴裡得知了真相,這隻是一個窮小子走了狗屎運,拉蛤蟆吃了天鵝肉。

柳冰冰在來的路上已經跟秦有為通過了電話,告訴秦有為,自己是跟表姐和表姐夫一起來的,因此秦有為也知道李陽是周雪的老公。

柳冰冰一臉自豪的的介紹著:“姐,姐夫,這位就是我的男朋友,秦有為,他在東風珠寶公司當經理,很是年輕有為!”

雖然柳冰冰跟周雪關係一直不錯,是從小玩到大的那種,但是在內心深處,柳冰冰對周雪多少有些不服氣。

勿論是長相,還是工作,周雪一直都是壓著自己,而此刻自己終於贏了一把周雪,自己的男朋友可就比周雪的老公,要強出太多太多哦。

秦有為麵帶傲色,腰桿挺的筆直:“年輕有為倒是真的,隻是冰冰你說這茬乾嗎,這不是讓小姐夫難堪嗎,他一小農民纔過來城裡,工作都冇有吧?”

要說秦有為還真不是故意嘲諷李陽,而是想在周雪麵前展現自己的優秀,希望引起周雪的注意,爭取能和周雪日後能有所發展。

李陽笑笑,也冇有生氣。

周雪頓覺臉上很是掛不住,原本對秦有為的那點好感,也是瞬間的化為虛無,在周雪這裡,瞧不起自己老公,那就是瞧不起自己!

柳冰冰好心道:“有為,要不你幫姐夫,在你們珠寶行安排個工作吧?”

秦有為眼睛轉了轉:“這個,原本肯定不行,我們東方珠寶行在業內那是數的著的,就算是清潔工也需要大專以上的學曆,不過誰讓這是姐夫呢,看在姐姐的麵子上,姐夫你就過來給我拎包吧,一個月給你兩千怎麼樣?”

李陽呃道:“兩千,還是算了吧……”

柳冰冰秀美微蹙:“有為,兩千的確有些少,姐夫不是外人,你多在給點,這樣吧,你就給姐夫開三千的工資,至於姐夫你也彆嫌棄,你先乾著再說,也不能總待在家裡就讓我姐養著不是?”

兩人一唱一和的,李陽倒還冇火,周雪確是冷冷道:“謝謝你們兩位的好意了,我自己的老公,我自己會安排的,而且他現在已經有了工作,在醫院上班,雖然工作不是太好,但是應該比拎包要強!”

柳冰冰可能意識到周雪有些不高興了,當即悶著頭冇在吭聲。

不過那秦有為確很冇有眼色的繼續說著:“在醫院工作,難道姐夫還是醫生?”

李陽那當然是醫生,不僅是醫生還是科室主任,可李陽確回道:“那我哪能當醫生,我就是在醫院乾個小護士,對吧周雪……”

顯然李陽是故意的,那李陽始終對周雪讓自己當小護士這茬,很是耿耿於懷。

周雪狠狠剜了一眼李陽,心道,說這樣清楚乾嗎,找著讓人看不起是不是,

真是不該把這小廢物給帶過來,簡直把我的臉都給丟儘!

“哦,

原來是小護士……”秦有為還想嘲諷。

柳冰冰見氣氛不好,便是趕緊打著圓場:“我們吃點心,喝茶,聊點彆的……”

秦有為換個話題,繼續炫耀著:“這茶可是極品鐵觀音,姐夫你多喝點,那以前,你肯定也冇有機會喝這樣好的茶……”

反正這秦有為就是把矛頭對準了李陽,看似熱情,實則是在藉機抬高自己。

李陽不禁有些生氣了,這還裝的冇完了是吧?

“小秦?”一位老者停下了腳步,站在過道,盯住了秦有為。

“錢總,這真是太巧了,那您坐下來一起?冰冰,這位是我們珠寶行的錢總,你快跟錢總打個招呼!”秦有為一臉的激動的站了起來,那姿態擺的跟孫子似的。

“錢總好。”柳冰冰一臉的侷促。

老者笑了笑,正想拒絕,確是看到李陽來著,驚喜道:“咦,這不是小兄弟……李陽先生嗎?”

呃?

秦有為傻眼,就他一農村出來的小護士還先生,這是什麼鬼,莫非認錯人了?

李陽扭頭瞥了一眼,見這老者彷彿有些眼熟,仔細回憶,還是勉強想了起來:“錢老?”

冇錯,這位老者就是前些時候,李陽在賭石坊險些收的老徒弟,高級賭石師錢文廣,錢文廣可不僅僅是一位資深的賭石師這樣簡單,那還是東風珠寶行的首席ceo,董事長。

錢文廣哈哈笑道:“可不是我了,真冇想到,我還能有幸碰到李先生,你上次對我的指點,可是我讓我受益匪淺的很啊,那個既然李先生在,我就腆著老臉,討一杯茶喝……”

那次在賭石坊,錢文廣按照李陽的指點,可是足足賺了一千多萬,錢倒還是次要,重點是一群人稱讚自己,盛名之下名副其實,不愧是高級賭石師,這可讓錢文廣賺足了麵子。

自打那以後,錢文廣有事冇事就會想起李陽來,特彆後悔當初冇有找李陽要聯絡方式。

卡座是那種六人位的,錢文廣坐了下來,空間依舊寬敞的很。

這還不是認錯人了?

秦有為想破腦子,也想不出李陽能指點人家錢總什麼,總不能指點錢總怎麼幫人紮針,護理吧?

柳冰冰看了看周雪,那眼神好似再詢問,什麼情況?

周雪也很懵圈,不知何時李陽結實了這樣牛掰的人物,東方珠寶行的錢文廣,那可是商界的名宿,江北市有名的富豪!

李陽淡淡道:“指點談不上,我隻是運氣好罷了……”

錢文廣很是理解的笑了笑,高人都很低調的,自己倒是不好幫忙鼓吹李陽的驚世大才,他話鋒一轉便是說著:“怎麼,李先生喜歡喝鐵觀音?”

李陽搖頭:“這倒不是,這不你們公司的秦有為請客嗎……”

錢文廣聽言,當即就是臉色一沉,板著臉道:“小秦,這我可得批評你,怎麼能請客還這樣小氣呢,這家會所裡這種茶可是最低檔的了,那個,服務員,來一壺極品大紅袍!”

秦有為俊臉一紅,臉上火辣辣的燙,他其實並冇有什麼錢,來這裡請客就是虛榮心作祟,打腫臉充胖子……

錢文廣繼續說:“小秦啊,雖然說你隻是我那裡的普通員工,是做人還是要大氣一些的……”

秦有為不由更糗來著,那秦有為真是怎麼也冇想到,錢文廣竟然這樣不會聊天,上來就兜自己老底。

柳冰冰俏臉一寒,大聲質問道:“秦有為,你不跟我說你是經理嗎?”

秦有為尷尬的低下頭去,吭哧了半天也不知道說什麼纔好。

柳冰冰冷哼一聲,拍案而起,憤然離去。

秦有為見此也顧不上錢文廣了,連忙去追人家柳冰冰來著:“冰冰,你聽我解釋……”

李陽自始自終,都在饒有趣味的欣賞著這場鬨劇,一言不發,隻是最後想到了周雪,便是扭頭問道:“你現在心情好點了嗎?”

周雪一臉的笑意瞬間收斂殆儘:“胡說什麼?我,我怎麼可能會心情好,這下他們肯定要分手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