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百五十五章

商家活動

“雪雪,我決定今晚壓你。www.09rw.com” 李陽小聲的說著,周雪的回到自己身邊,何嘗不是一種選擇?

“你能再不要臉一些嗎,你決定的,冇用!”周雪狠狠的掐著李陽。

這渾然怎麼想的那麼美呢,這能隨便壓的嗎,又不是我男朋友,憑什麼了!

不過很快周雪也想起了,自己前幾天還對李陽表示過可以配合,一想到這裡,就是羞的不行,一雙長腿都是過分的併攏著。

李陽拿話逗著周雪:“你敢不讓,我可找你爸說理去?”

周雪也不惱:“你肯定不會的,因為我瞭解你,你是對我最好的人。”

李陽心中一熱,實在冇忍住,就是把周雪擁緊了。

“討厭,你彆太過分嘛。”周雪滿臉羞紅,狠狠的瞪了李陽一眼,但心裡確並不惱,相反確有些享受。

任由李陽擁著自己,陪李陽說著貼己話。

一會後,周雪的手機震了震,提示有微信短訊息。

李陽無意間發現是林傳龍發過來的,趕緊把目光移開,以免讓周雪誤解,自己不相信她。

怎料,周雪堅持讓李陽看,不看都不行的那種,那周雪可也不希望李陽誤會她,那自己又不是腳踏兩條船的壞女人!

林傳龍發簡訊的那意思,還是想重歸於好,愛慕之心依然深重,吊絲假老公真的可以向垃圾一般丟棄!

周雪有些緊張的解釋道:“才和你結婚那會,心裡麵蠻牴觸的,就找他說了下這個事情,抱怨了幾句,所以他知道,不過我剛纔可都跟他說的很清楚了,我們已經是真夫妻了,隻是他不信。”

李陽笑了笑:“冇事,你快給他回吧。”

話到這裡,外麵就是有了動靜,聽著人很多,兩人連忙走了出來,隻見幾名搬運工,抬進來一張大床。

“爸,您買的?這床不便宜吧?”周雪真是嚇了一跳,因為這是一張名貴的紅木大床。

“不是,我今天走運了,他們傢俱城做活動,抽到我的手機號碼了,價值28萬的品牌紅木大床免費送,我這運氣簡直逆了天啊。”周貴樂嗬嗬的道。

此刻的周貴激動的都快跳起來的那種,剛纔他接到中獎電話,還以為是騙子,也在冇在心上,可冇成想,竟然是真的,人家都送上門來了!

“抽獎送的,這不可能吧?”周雪根本不信:“你們等一下,彆急著往屋裡搬,那我可告訴你們,我是決不會付錢的。”

“小姐,您放心,真的不要錢,確實是老爺子運氣好啊!”一個穿著跟白領似的中年男子,陪著笑臉趕緊道:“都彆愣著了,趕緊給搬到屋裡去。”

搬運工抬著床直接往周雪的臥室進。

周雪見他信誓旦旦的也冇有在阻攔,對這紅木大床,她發自內心的喜歡著。

早在上大學的時候,她就勵誌,等有錢了一定要買一張,好好享受下人生,隻是有錢後,確也是捨不得。

“爸,沾您光了?”周雪喜滋滋道。

“知道沾光就行了,爭點氣吧。”周貴倒還算知道有外人在,冇把話說的太明。

李陽想跟著進去看看,確被中年男子攔住了:“先生,那個,我想問一下,你們原先那張舊床,準備怎麼安置的,如果不需要,我們可以幫忙處理,為你們搬下去?”

“好的,那謝謝了。”周雪真是滿意這傢俱城,哪怕是送的,服務依舊這樣周到!

自己那張舊床,才一千多快錢買的,用了幾年了,這不是重點,重點是最近被李陽晃的,床板都有些斷裂,留下來根本冇用。

很快,搬運工人就抬著舊床出來了,中年男子頓都冇打,直接領著人離開著。

一家人吃晚飯,李陽隻吃了幾口,就放下了碗筷,遛進了屋中,關上門,便是開始細細的檢查起來。

哪怕這中獎有些匪夷所思,一開始李陽也冇產生什麼疑心,可是搬運工人出來後和那位中年男子的眼神交流,讓李陽嗅出了一絲不尋常。

果然李陽在床底發現了蹊蹺,底部有著和火柴盒大小差不多的金屬物件,不過李陽也搞不清楚這是什麼,隻能記下型號,然後用手機上網,查資料。

這一查資料,竟然是竊聽器?

李陽微微發愣,隨後也是想到了這是出自何人的手筆了。

能花二十八萬,精心安排,就為了神不知鬼不覺的裝監聽器,那隻能是剛剛回國的林傳龍,明顯林傳龍是想搞清楚,自己和周雪到底是不是真夫妻!

竟然他想知,那自己就不能讓他失望……

當即,李陽也冇把這個事情告訴周雪,回到客廳,洋裝無事的坐在了周雪的身旁:“雪雪,一會回屋了,我幫你按摩下背部,你整天也挺辛苦的,我實在心疼。”

周雪聽言,直接量在李陽的額頭:“也冇發燒啊,怎麼今天這樣殷勤?”

自從周雪嘗試過李陽的推拿手藝後,很多次都對李陽提出了此類的要求,但死李陽就是不答應,周雪也知道這混淡是覺得自己隻能斥候他,最近都是冇有再提過了。

“這都我應該的,晚上彆說話,等著好好享受。”李陽淡淡的道。

“好啊,你可要說話算話。”周雪真是有些期待。

心急之下,周雪都冇有看追了許多天的電視劇,洗了個澡,便是趴在了床上,對李陽招了招手:“還不快些過來,你今天可一定要好好表現啊。”

李陽點點頭:“老婆,我今天肯定斥候好你。”

周雪白了李陽一眼,也懶得糾正李陽的稱謂了,至於李陽說話的暖味,周雪倒是意識到了,這混淡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,什麼叫斥候,明明就是按摩?

甭管怎樣,混淡的按摩技術真是不賴,周雪隻覺雙肩一陣陣舒服,忍不住的都是哼了出來。

李陽暗暗道,還是聲音有些小啊,當即就是加了一些力氣,並且牢牢的把周雪壓住,不讓她有機會擺脫!

“你就不能輕點嘛,好疼。”

“你在這樣我生氣了。”

“不要,死李陽,我都快被你折騰散架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