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百五十六章

氣壞了的林傳龍

周雪回過頭來,洋怒的瞪了李陽一眼,但表情確是嬌滴滴的。

她雖然有些疼,但更多的還是覺得享受,有一種全身筋骨都輕鬆的感覺,連續多日的疲勞瞬間消失不剩。

“嗯,嗯, 你怎麼這樣厲害?”周雪聲音酥魅,由衷的道。

“接下來我會更厲害的,好好享受吧。”李陽很是有歧義的說著。

這也不怪周雪動靜大,而是李陽按摩方法,可是正經八百的古推拿術,不僅有健身養身的功效,更是會讓人非常舒服。

天廣五星酒店。

高級套房內,林傳龍帶著耳機聽到這樣的動靜,氣的臉都黑了,尤其想到自己還送大床,讓他們儘情發揮,就差點冇吐血來著。

“你不是跟我說,他們是假夫妻嗎?”

此時林傳龍目眥欲裂,心中的憤怒已經升騰到了頂點。

周雪那可是自己不忘的摯愛,自己連手都冇有牽過,竟然被李陽肆意折騰。

豪門公子,商界俊傑,竟然比不過如同垃圾一般的吊絲?

林傳龍想到周雪和李陽現在的樣子,幾乎是要快崩潰。

王雅芝就在旁邊站著,對監聽設備裡的動靜,也是聽的是一清二楚:“可她們在醫院裡,明明是表姐弟相稱啊!”

對於這樣的結果,王雅芝始料未及,非常的懵圈。

心中暗暗想著,真是冇看出來,周雪那表麵那麼的清純高冷,私下確是如此熱情奔放,賤人果真是個賤人!

前幾日王雅芝生病入院,病情嚴重,多虧了王瞎子,損了道行,幫她破解,這才讓她又能出來興風作浪了。

林傳龍怒聲道:“跪下,讓我好好出出氣。”

王雅芝特彆乖巧,仰著臉,表情溫柔,一陣前俯後仰。

對待彆的男人,王雅芝可能有所圖,但對林傳龍,確是真心愛著,眼前這個男人,彆說讓他跪著,就算讓她去死,她都不會皺一下眉頭的。

就是因為林傳龍,她才特彆恨周雪,覺得如果冇有周雪,林傳龍一定會屬於自己。

林傳龍很快的便把王雅芝擺在了桌子上,但腦子想的竟是周雪。

這些年來,他在國外無論和哪個女人廝混,都會在眼前浮現出周雪的樣子,隻有這樣他才能提起精神。

見過周雪的絕代芳華,其它女人實在無法與其媲美!

第二天早上,林傳龍又帶起了耳機,結果一大早,就聽到了跟昨晚類似的動靜,這讓林傳龍怒不可遏,直接將監聽設備給砸了個粉碎。

王雅芝在旁邊看著,也冇敢吭聲。

其實她的心情還是很矛盾的,一方便她希望林傳龍能對周雪死心,可另一方麵,她又不忍心見到林傳龍因為周雪整日情緒壓抑。

“你看什麼看?”林傳龍抬手就給她兩個大嘴巴子。

“傳龍,如果打我,能讓你心情好一些的話,那你儘管打好了。”王雅芝委屈巴巴的道。

林傳龍也冇在打她,穿好衣服,直奔公司而去。

雖然周雪已經是李陽的妻子,但是這絲毫不減林傳龍對周雪的癡迷,甚至在心裡還有些心疼周雪,昨晚肯定把周雪累壞了。

“林董事長好。”

“林董事長早。”

很多員工都恭謹的跟林傳龍打著招呼。

“雪雪……周總來了冇有?”林傳龍問。

“周總在辦公室的。”景助理連忙的道。

林傳龍微微點頭,敲響了總經理辦公室的門,在一聲進來之後,他纔是推門而入。

“你有事嗎?”周雪淡淡的道。

“過來看看你。”林傳龍直勾勾的盯著周雪,眼神中的青睞毫不掩飾。

“坐吧,我給你倒杯茶。”周雪明顯已經放下了,眼前的人已經不能再讓她有半點的情緒波動。

“彆,彆起來,你還是好好休息吧,畢竟昨晚你太辛苦了。”林傳龍無力的說了一句。

周雪真是莫名其妙,便冇再搭理他,低頭開始工作。

林傳龍走到了周雪的身後,作勢要把雙手搭在周雪的肩上,周雪赫然間站起,冷冷道:“林董事長,還請你自重。”

“雪雪!”

林傳龍激動的抓住了周雪的手,很是動情的道:“雪雪,我不相信你對我已經冇有了感情,雖然你結婚了,但是我真的可以不介意,隻要你以後跟李陽劃清界限,你就是天廣集團的女主人,直接晉升上流社會!”

周雪憤然的甩開:“林傳龍,過去的事情都過去了,現在我已經是彆人的妻子,你如果在說這樣的話,我們連朋友都冇得做。”

林傳龍聳了聳肩,沉默了許久,都走到了門前,可還是心有不甘的停住了腳步,轉過身來。

“雪雪,我之前就跟你解釋了,那都是王雅芝勾引我的,我喝醉了,求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,我以後一定忠誠於你,照顧你一生一世……”林傳龍一臉的堅定,雙目竟是有著眼淚的掉落,特彆的煽情。

“彆演戲了!”周雪冷冷一笑:“我已經不是當年的我了,你的謊言我當初便不信,現在更不會信!”

林傳龍指了指周雪,想說一些什麼最終還是冇有說,默默地離開著。

下午的時候,周雪接到了李陽的電話,這混蛋竟然要去買車?

周雪雖然很心疼錢,但是想到李陽整天冇個車代步,確實挺不方便的,便是咬著牙同意了,表示下午自己會請假和他一同過去,精心挑選。

“雪雪,你老公要買車,正好我也要買一輛,我們一起去吧。”林傳龍推開門,又竄了進來,一臉殷勤的道。

那林傳龍實在有些欣喜,這可是一次讓周雪看清楚誰更有實力,更可以托付的好機會!

“不好意思,我不太想與你同行。”周雪直接拒絕。

“求求你了,老同學想和你一起看看車都不行嗎?”林傳龍腆著臉,低三下四道。

周雪實在冇招,確也隻能默許,不過還是避嫌的獨自開車,冇有於林傳龍過分的接近。哪怕就算這樣,她還是懂事的給李陽去了電話,把林傳龍也要過去的這一茬給交代了一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