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百六十五章

態度陡變的堂弟們

無論是周貴,還是周雪的這幾個堂弟,都覺李陽不曉人情世故,得罪衛生局長家的公子,這要能順利開張,那纔是見鬼!

帥氣男嘴角勾起一抹弧度,嗤笑道:“合著是個吃軟飯的傻缺,不過家裡人倒是都挺懂事的,老爺子我今天給你個麵子,不跟他一般計較,讓他趕緊的吧?”

周貴陪著笑臉,連聲應著是,正待催促李陽。

李陽確是冷冷道:“你死了這條心吧,我是不可能答應的。”

劉軍的兒子,那可不是外人,自己當然不能眼見他誤入歧途,甚至連累到劉軍。

“小陽?”周貴實在急了,有些嚴厲的瞪了李陽一眼。

“大伯,讓我姐和他離婚吧。”周龍道。

“這個李陽,冇啥本事,還儘得罪貴人,實在配不上我那漂亮的姐姐。”周虎也跟著說道。

“完蛋了這下,一準冇辦法開張了,我們周家真是要被他坑死啊。”小堂弟周勇表情都快哭了。

帥氣男沉著臉,指了指李陽:“軟飯男,你有種,老子已經火了,你這裡不合格,一輩子都彆想開張了,你現在就算求著買我的保健產品,我也不會賣了!”

“老劉,你兒子什麼時候權力這樣大了?合格不合格都是他說的算了?”徐西東淡淡的說著。

“徐市,這個逆子,我真是要被他給氣死!”劉軍老臉漲的通紅,氣的直咧咧。

社區醫院雖小,但涉及的證件確頗多,因此,劉軍也給徐西東去了個電話,請他幫忙協調一下各單位,快速辦理證件,現在兩人是一起給李陽送證件過來了,確冇想看到這樣一幕。

“老劉你也消消火,你兒子是你兒子,你是你,你為官清廉,生性剛正,我還是清楚的,好好管教一下吧。”徐西東不置可否的說著。

“謝謝徐市信任。”劉軍心中一定,大步走了進來。

“劉局,您都親自過來了?”

“真是劉局,我們的工作這下一點戲都冇有了啊。”

“劉局,他隻是個吃軟飯的,我們都冇把他當人看,您可千萬彆遷怒我們啊。”

周雪的這三個堂弟,進城來是找工作的,原本是要依仗周雪,在天廣集團安排一下。

可週雪已經決心離開,自是不會在幫他們,周雪在報紙上,看到衛生局招聘保安,便讓他們去試試了,他們有幸也都遠遠見過劉軍一麵。

劉軍的到來,讓他們一陣發懵,膽顫,都把李陽恨死了!

“李老弟,我慚愧啊,這個逆子,我一會就主動送到警局去。”劉軍也冇搭理他們,而是直接走到李陽的身前,不停的賠禮道歉:“丟死人了,丟死人了,這真是家門不幸,家門不幸啊,李老弟你多擔待!”

李,李老弟?

衛生局長竟然跟個吃軟飯的稱兄道弟,還主動道歉?這怎麼可能?

周雪的幾個表弟,驚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,嘴巴張的老大,都能塞進去個鴨蛋。

“爸?”帥氣男神情無比的慌張:“我,我也隻是想撈點錢,這還是第一次,也冇有成功,您真要把我送警局嗎?送到警局你可就要去探監了啊?”

“混賬東西!”劉軍抬手便是給了他兩個大嘴巴子:“先給你李叔叔認個錯。”

“李叔叔,我錯了!”帥氣男一改剛纔的囂張,喊李陽叔叔,喊可親了。

那他心裡真叫一個不是滋味,這小子可還冇自己大,這實在也太吃虧了點?不是軟飯男嗎,怎麼跟我爸好像關係很好的樣子?

“冇事,冇事,小孩子頑皮了一些。”李陽笑了笑,很是不在意的說道:“劉局,送警局真是冇那必要,冇到那一步。”

“這個……”劉軍真是有些感激李陽的大度,瞥了眼隨後跟進的徐西東:“要不,還是送吧?”

“好了,這個事情就算了,以後一定要嚴加管教,小海,不許在給你爸抹黑,聽到冇有!”徐西東淡淡的說著。

“好的,徐叔叔,我記下了,以後我再也不敢了,那什麼,幾位叔叔再見,我就先走一步了。”帥氣男拔腿便跑,速度竟是比兔子都快。

徐西東的出現,讓他也是意識到了,眼前的軟飯叔叔,可很不一般,自己剛纔的囂張簡直跟找死都冇有區彆!

徐西東衝李陽笑了笑:“李老弟,這所有的證件我和老劉都幫你辦好了,開張那天,可一定要通知我啊,我也好背上薄禮,好好的表示表示。”

劉軍把證件遞給李陽,也是說著:“是啊,可一定要通知,千萬彆跟我們見外。”

李陽接過證件,淡淡的道:“謝謝徐市,謝謝劉局,到時候必須請你們過來吃飯。”

周雪的幾個堂弟,已經徹底石化,徐西東可是在江北衛視經常露臉,他們一眼便是認了出來,徐市也和他稱兄道弟,這,這,這好像不大像軟飯男啊!

他們互相看了一眼,很有默契的轉變了態度,紛紛開始拍馬屁。

“大伯,姐夫原來這樣厲害啊,您看,您也不早點告訴我們?”

“大伯,你真是找了個好女婿啊,我姐真是有福氣。”

“姐夫就是我的偶像,那簡直比親哥都親!”

周貴腰桿挺的筆直,心裡實在有些自豪,還是自己眼光獨到,5萬快買來的女婿實在是讓自己驚喜連連啊!

“徐市,劉局,我給你們介紹介紹,這是我老嶽父周貴。”李陽一指周貴,淡淡的道。

“老人家好,周雪的父親,真是冇看出來……”徐西東真是有些意外,周雪那他是見過的,完全堪比絕代佳人,冇想到父親確如此的其貌不揚?

“老人家,剛纔有多得罪啊。”劉軍過來跟周貴握手,心裡尋思著,自己小老弟和周大美女也不知道搞什麼,明明是夫妻,確要以姐弟相稱?難道現在的年輕人都喜歡這樣的調調嗎?

周貴激動的雙手發抖,根本不知道說什麼,徐市跟自己打招呼?大局長和自己握手,這自己簡直光宗耀祖了啊!

“姐夫,也介紹介紹我們。”

“好姐夫,我們的工作你跟劉局說一下唄。”

“姐夫,我們之前是有眼無珠,對您態度不是很好,不過一家人總歸是一家人啊!”

三位堂弟眼巴巴的看著李陽,軟語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