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百六十九章

一起看笑話

林傳龍在賭石上的造詣的確不凡,接下來,他看中的幾塊原石,都是內有價值不菲的翡翠,甚至有一塊老冰種,隻是在錢文廣的競價下,他也下了血本纔拿下的。

三塊原石足足花花了他兩個億。

“天廣集團果然財力雄厚,這簡直太有錢了。”

“林傳龍在賭石圈裡名氣很大,經他手開出的名貴翡翠不知有多少,今天估計他又是要賺翻了。”

“真是有魄力,兩個億啊,江北第一神眼果然對自己有信心。”

眼見林傳龍的瘋狂出價,力壓錢文廣,眾人實在在心中敬佩激盪。

隻是林傳龍確是有苦難說,這三塊原石都是他心裡價位的最高峰,能不能切漲,完全屬於看運氣那種,不過他還是有一些底氣的,自認隻要不是運氣太差,便足以收入不菲!

“錢老,我剛纔也不是針對你,這樣吧,往後你看中的原石,我不跟你競爭,你呢也彆在跟我杠著了。”林傳龍有些服軟的道。

“行啊。”錢文廣表情淡漠,但心裡真是樂開了花,自己已經抬了他大幾千萬,這完全夠他喝一壺的了。

這邊自己也可以下手,剛纔李陽指點自己的那幾塊原石了,少了林傳龍的競爭,這對自己非常的有利!

林傳龍衝錢文廣笑了笑,緊隨著就是狠狠瞪了李陽一眼。

李陽慫恿錢文廣於自己競爭,林傳龍都是看在眼裡的,真不知道什麼鬼,就這個李陽還真是交友廣泛,不僅認識警局的賀雲,秦家的秦震山,竟然還和珠寶業的巨頭錢文廣關係也很不錯?

“小兄弟,多謝你的指點,這卡裡有五百萬,你可一定要收下,切莫推辭,切莫推辭啊!”錢文廣笑嗬嗬的道。

作為商界的名宿,豈能不懂先給錢的好處,若是等會自己賺嗨了,在給李陽好處,就顯太小家子氣了。

“好,那我就不和錢老你客氣了。”李陽微微猶豫,還是答應了下來。

“不行,錢老先生,您還是把錢收回去吧。”周雪連忙說道。

聽話音,明顯錢文廣這是要遵從李陽所謂的指點,去夠買原石,這錢真的不能收,本就會害人家肯定虧錢,做人還是要厚道一些。

“弟妹,真不是我說你,你跟我小兄弟相比,真是差距太大了,你一點都不厚道,打心裡你不樂意小兄弟指點我啊!”錢文廣歎聲道。

“呃!”周雪真是被錢文廣再次給氣到,頓時也懶得再管了,就冇見過這樣不識好人心的!

錢文廣拍了拍李陽的肩膀,興致沖沖的轉身離開,有了李陽的指點,他堅信會不虛此行,收穫滿滿。

“你還真敢收,回頭人家切垮了,看你怎麼收場?”周雪很是不滿的道。

“就是,就是,一個門外行,看把你能耐的!”林傳龍嗤之以鼻,悠悠的補著刀。

人群中很多人,也開始紛紛恥笑起起李陽來。

“合著隻是個門外行,我還當他是賭石高手呢。”

“這誰帶來的傻逼,趕緊走吧,一會錢老先生切垮了,豈能善罷甘休。”

“美女,你眼光也太差了,這樣的老公有多遠扔多遠啊!”

李陽樂嗬嗬一笑,並冇有在意,可週雪確是有些尷尬了,老公被嘲笑,做妻子的當然很冇有麵子。

林傳龍眼見周雪已經“嫌棄”起了李陽,精神抖擻:“李陽,你既然都有能力指點彆人,怎麼不自己挑選塊原石切漲,讓大家開開眼啊,你是冇錢,還是在裝腔作勢?”

“行,那我就選一塊來切切。”李陽淡淡的應著聲,滿口允了下來:“為了不讓大家失望,切漲實在不算什麼,那必須切個帝王綠才行。”

“哈哈。”

全場爆笑,一個門外漢還真敢說,賭石之所以稱之為賭,就是充滿了不確定性,他們這些專業的賭石師都冇這個底氣,這個李陽傻子吧?

“李陽,你,你還能真想我踢你嗎!”周雪實在忍不住火低聲嗬斥著。

這裡的原石可都不便宜,哪怕一塊,都是百萬起步,這還不是重點,重點是李陽從未接觸過賭石,怎麼可能能切出帝王綠來?

賭石一夜暴富的是有,但那隻是少數,更多的是,輸的傾家蕩產,一刀窮一刀富一刀穿麻布,可不是說著玩的!

“雪雪,我今天運氣很不錯,你忘記剛纔大廳了,好了趕緊跟我去挑選毛料吧。”李陽拉住了周雪白皙的粉臂,向一邊走去。

“李陽你給我等著吧你。”周雪小聲的嘀咕著,心裡已經想好,等回去了非重重的踢李陽幾腳不可。

“走,走,大家都跟著,看看他怎麼切出帝王綠的。”林傳龍喜形於色,煽動人群,一起看李陽的笑話。

隻有人多,周雪纔會更覺冇有麵子,也才能更嫌棄李陽,自己纔能有機會啊!

甚至林傳龍都想好了,得到周雪芳心後的情景,那自己必須先跪地添鞋,一嘗所願。

一群人跟著李陽,惹起了大廳裡太多人的注意,竟四麵八方都聚集過來滾滾的人流。

李陽直接走到大廳的西首邊緣這才停住腳步。

“這塊原石,如果冇人跟我競爭的化,我可就一百八十萬買下了。”

李陽指著麵前,形狀類似於石滾的原石淡淡的道。

剛纔他跟著林傳龍已經把大廳轉了一遍,可以說這快原石性價比最高。

“傻子纔跟你爭呢。”

“美女你這老公下次可千萬彆帶出來了,這實在是活寶啊。”

眾人笑的前俯後仰,甚至有一位直接給笑岔了氣,咳了好一會,才緩和了下來。

如果李陽挑選的是一件稍微過的去的原石,他們都不至於這樣,畢竟都知他是門外漢,也不指望他有什麼出色的表現。

隻是門外漢,也不能這樣鬨笑話吧?這雖是原石,但表皮坑坑窪窪,甚至連尋常的山石都比不過。

“我不會給你付錢的!”周雪被臊的滿臉通紅,使勁的掐著李陽的胳膊,哪怕周雪對原石瞭解的不多,但都是能看出來這是一塊廢的不能再費的廢料。

“不用你付,剛纔錢老給了我五百萬,買下原石綽綽有餘。”李陽笑嗬嗬的道:“老闆,冇人跟我競價,一百八十萬成交有問題嗎?”

“小兄弟,你真是好眼光啊,那太冇有問題了!”眼睛男忍著內心的嗤笑,違心的恭維著。

這快原石雖也是出自名坑,是純正的黑烏沙毛料,但是品相實在太差,這是他進貨的時候,場主當作彩頭贈送的。

說實話,他自己都冇有想到,這塊原石都在今天出手,嗬嗬,碰到傻子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