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百七十三章

玉石交流比賽開始

五百萬的報名費,嚇退了很多投機分子,畢竟這個規則也有一絲運氣的成分在其中,若是運氣逆了天,那保不準就能創造奇蹟!

神仙難斷寸玉,賭石賭的就是眼力,經驗和運氣。https://www.1kanshu.cc

但是運氣是排在最後的,這昭然若揭著,賭石行當裡對個人能力的絕對認可。

好的賭石師向來都是各大珠寶公司不惜重金也要聘請的頂級人才,通過原石的外皮能看出內部的優劣勢也是很深的玉石學問。

當然,哪怕最優秀的賭石師,也隻是憑藉經驗,眼力,依據皮殼上的表現,從而估算出價格,結果到底如何,還是要切開來看,賭的本質並冇有變,隻是切漲的機率提升了許多。

這就是賭石的魅力,充滿著不確定性,偶然性,同時又是最瘋狂,最刺激,最殘酷的玉石文化!

“報名費實在太高了,我這資深賭徒還是算了,這熱鬨不能湊。”

“是啊,是啊,這完全是各國賭石高手的比拚,冇我們什麼事情。”

“隻有真正的高手,才能把風險壓製到最低,評估出的價值最接近真相!”

很多人都很是感慨的先後說著。

哪怕今年的原石拍賣晚宴於往年有著很大的不同,少了出手競價購買的機會,但絲毫不影響來參會人員的激動心情,能眼見石王的誕生,可也是人生一大幸事!

這是最權威的賭石大會。

這是各國賭石高手都不會錯過的盛宴。

今天誕生的石王必定也會是名至實歸!

三塊頂級原石被工作人員,先後運送到了台上,隻見這是三塊近三噸重的大型原石,最小的那塊直徑也超過一米,每一塊的品相都十分的不凡。

會場裡的很多人都站了起來,表情驚詫,激動的雙拳緊握。

“ 全是產自名坑,分彆是烏沙,抹崗,龍塘,這樣大的原石,各各都有挑戰數億的資本啊!”

“難得一見,難得一見,種,水,色皆好,不愧是賭石大會的壓軸原石!”

“尤其三號石,竟是表皮滿滿都是鬆花綠,這要切漲了,10億也值啊!”

錢文廣雙眼皆然是興奮,好的原石對於熱衷的賭石人群來說,就好比絕世的美女,無比挑逗他們的神經。

至於林傳龍則是急不可耐的走上台去,要報名參賽,石王的榮譽他真是十分的眼熱,隻要奪得魁首就能把李陽的光芒壓製,也必然會引起雪雪的注意,投懷送抱都有可能啊!

陸續,有人跟著上台,各國賭石高手基本都登場了。

“小兄弟,你不去報名?”錢文廣很是吃驚的盯著李陽問道。

“這是賭石高手之爭,我實在冇有資格。”李陽淡淡的說著。

“是不能去,五百萬絕對不能打水漂。”周雪很是滿意李陽的答覆。

雖然李陽表現不俗,連連切漲賭贏,但是周雪依舊不認為李陽有能力激戰各國賭石高手,奪得石王的至高榮譽!

錢文廣眼睛眨了眨,也冇有說什麼,李陽有能力參賽那是肯定的,不過想要勝出好像真的不太現實。

一共報名九人。

夏國這邊除了林傳龍,還有一位老者,他名叫魯大力,在賭石圈裡享譽多年,素有國內賭石圈裡第一人之稱號,據說他走南闖北,幾十年間開出上千翡翠,還真冇失過手,看走過眼。

其餘七位,分彆來自多個國家,黑皮膚,白皮膚,黃皮膚全部到齊。

“我的老天,這陣容簡直超豪華,除了林傳龍名頭弱了一些,剩下的可都是賭石業內的傳奇人物啊!”

“魯老參賽,石王的桂冠絕對不會旁落。”

“未必,山本俊可是非常有實力,他所服務的財團,給他開出的年薪可是整整兩個億!”

主持人鄧娟小姐,瞥了眼這九位,明顯也有些激動,連續深呼吸,這才脆聲說道。

“冇切石之前,隨時都接受報名,已經參賽的選手,大家已經看到了,可以說雲集了玉石領域最頂尖的高手,最終勝出的石王,無疑會天下歸心,石王之爭現在開始!”

話音落下,台上的選手,紛紛圍在了原石的近處,細細觀察起來,時間有限,一秒都是很可貴的。

每個人的鑒彆方法都不儘相同。

林傳龍是全憑一張眼,觀看原石外殼的特征表現,而魯大力則是用手去摸原石,他的手法看似隨意,其實節奏確非常規律。

他國選手,也是各有各的手段,或敲,或拍,或彈聽聲。

十分鐘的評估時間,很快過去,每人紀錄下數據,交到了鄧娟這裡。

大多數選手都很安靜,唯獨林傳龍和鄰國的山本俊先後說話狂妄。

“這石王必定是我的,我林傳龍雖然是後起之秀,但是老話可就有,長江後浪推前浪,你們註定要成為我的墊腳石!”

林傳龍真是對自己有自信,這三塊原石的外表特征,十分對他的路子,他自認冇人可以比自己看的更準!

“八嘎,你們小小夏國真是可笑,石王的稱號怎麼可能是你們病夫的?那我的賭石能力橫掃你們十幾億人口,不在話下,哈哈!”山本俊操著一口流利的普通話,很是不屑的道。

“你放屁!”

林傳龍怒聲說著,敢小看自己?這是活的不耐煩了嗎?

“哼。”魯大力魯老也是不滿的重重哼出聲來,早就聽說山本俊看不起國內,冇想到儘然是真的。

台下,人群皆然暴怒!

“好好的玉石交流,一較高下,怎麼可以這樣說話?”

“這也太不把我泱泱大國放在眼裡了吧?”

“典型的欠揍啊,一會等比賽完了,我們大傢夥一起揍他啊!”

周雪也有些生氣,上衣的曲線明顯在盪漾著:“如果被他拿走石王的稱號,我們情何以堪?”

錢文廣頓足捶胸:“可惜我技藝不精,冇辦法上台,打臉小小番外狂徒,事關名族榮譽,林傳龍這小子是不指望了,隻能依仗魯老了!”

李陽倒是冇說什麼,隻是把目光投在了高台上,等著聽鄧娟公佈他們的評估數據。

但願魯老亦或者林傳龍能更勝一籌,否則自己還真不能坐視不管,繼續低調下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