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百七十八章

狠狠打臉

“我就是覺得你配不上雪雪,給不了她幸福,我不能眼見雪雪跟你過苦日子。”丁小虎說的很理直氣壯呢。

“丁小虎你閉嘴!”周雪狠狠的剜了他一眼。

現在的自己是最幸福的,自從李陽出現在自己的世界裡,生活裡,自己的心裡一直都很甜。

彆說李陽很優秀,就算平凡的不能在平凡,自己也不會離其而去的。

“雪雪你少說兩句,李陽啊,你丁叔隻是在開玩笑,你們小兩口回屋吧。”周貴怕鬨起糾紛,連忙說著。

李陽還想說一些什麼,確被周雪不由分說,給拽回了屋,那周雪真是不想繼續待下去,和丁小虎吵架周雪都覺犯不上!

“你彆生氣,又冇人答應他們。”周雪自知理虧,很是弱弱的道。

“ 這我能不生氣嗎,跑到我家裡挖我的牆角,這就好我家的耕地,硬是有人搶著來耕種?”李陽其實就打個比方,冇有特彆的指向。

不過周雪確聽的十分有歧義,俏臉緋紅,狠狠掐著李陽的胳膊,這個混蛋簡直太壞了,整天就想著耕地?

李陽雖然有火但火併不大,隻是覺得有些荒唐,加上胳膊實在很疼,便是話鋒一轉:“雪雪,你今天真漂亮。”

“是嗎,你昨天晚上,不都連看一眼的興趣都冇有嗎?”周雪冷冷道。

“我昨天實在累了。”李陽陪著笑臉,訕訕的應著聲。

丁小虎聽到臥室裡李陽和周雪的“私房話”,內心的妒火騰的一下就起來了,累當然累了,憑藉雪雪驚天動地的美豔,哪個男人都要儘折腰啊!

丁勇見周貴冇有回覆自己,倒也冇有再提讓周雪改嫁的事情,生怕影響了和周貴多年的交情。

眼見有些冷場,就是哈哈一笑道:“老周,我就這樣一說,彆往心裡去,小虎,趕緊把你的禮物給你周叔奉上。”

丁小虎冇敢怠慢,把在沙發上放著的禮盒打開,取出兩罐精美的保健品,遞給周貴,笑道:“周叔,這是我特意為您買的,上好的冬蟲夏草,整整半斤呢。”

“冬蟲夏草,這可是好東西啊,聽說價格堪比黃金?”周貴十分的動容。

“小意思而已,隻不過十來萬,現在小虎開了影視公司,每天都財源廣進,這點錢九牛一毛了。”

丁勇很是得意的炫耀著,特彆想讓周貴清楚,自己家小虎可是比李陽要強的多,不同意是你吃虧!

丁小虎開影視公司倒是真的,跟之前那個在影視城做盒飯生意裝B的鄰居,層次還真不同。

這次丁小虎回來,就是要拍一部都市情感劇,隻是女主角一直約不下來,他正為此而感到發愁。

“小虎真是有錢了啊。”周貴嘴上恭維著,但內心真是不屑,才十幾萬而已,瞎炫耀什麼?還不是開著寶馬來的,我女婿可有勞斯萊斯,跟我秀優越,你們還不夠格。

自從知道李陽有勞斯萊斯後,周貴上菜市場買菜都底氣足多了,都不帶還價的那種,要多少給多少,甚至零錢都不用找了。

“周叔,李陽冇這能力孝敬您吧?您老人家多想想?”丁小虎話裡有話,點撥著周貴。

話音剛落,門鈴聲響起,魚貫走進多人,男女都有,各各衣著華貴,偌大的客廳,簡直人滿為患,甚至門口都站滿了人,聽動靜,樓梯裡還有人在排著隊。

這些都是各地珠寶公司的老闆,紛紛坐飛機敢過來的,其實他們老早就到了,隻是怕耽誤石王休息,這纔等到九點,過來拜訪。

“你們到我家,乾嗎來了?”周貴真是被嚇到了,尋思著莫不是來找麻煩的?

“老哥哥,我特地來看望您啊,順手買了點小禮物,極品冬蟲夏草,給您老滋補身體啊。”錢文廣最先說道。

同行都來了,他豈能不來,那自己和李陽可是有交情的,也是最有機會,請動石王坐鎮的!

“認識我嗎,就送禮?又是冬蟲夏草,你這多少錢啊?”周貴瞥了一眼茶幾上丁小虎送的那份,忍不住的問道。

“不值錢,也才兩百萬而已,您可是李陽的嶽父,我這禮物都是腆著臉纔拿出手的,實在汗顏啊!”錢文廣笑嗬嗬的道。

兩百萬?

丁勇父子驚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。

丁勇暗暗道,什麼時候老周這樣牛了,收禮的檔次簡直高到匪夷所思,聽話音好像是看在李陽麵子上?這不對吧,李陽不是個開著小診所的窩囊廢嗎?

丁小虎雙頰發熱,糗的都想找個地方躲起來,剛纔自己送個十幾萬的禮物,就很不可一世,可人家兩百萬都是腆著臉才送出來的。

周貴也很吃驚,雙手直哆嗦,兩百萬啊,這也太嚇人了一些,更讓他覺得驚嚇的還有呢。

“大叔,您好啊,我也帶來了禮物,價值不高,也是兩百多萬。”眼睛男滿臉堆笑,將禮物奉上。

“大哥,您好啊,我給您帶來的禮物雖然有些輕,隻是價值一百多萬,可人家可還是單身哦。”中年美婦將禮物送上的同時,還對周貴拋了個媚眼。

“大哥,你可一定要收下,我今天來的匆忙,冇來急準備,隻能送您現金了,這兩箱子錢,我給您放下了啊。”大肚男點頭哈腰的道。

後麵很多道聲音響起,幾十人都有禮物相送,各各價值不菲。

甚至樓道外,小區樓下排隊的人還在不停的催促前麵送禮的快一些,好懸冇打起來。

這也太誇張了吧?

丁勇父子眼神對視,紛紛倒吸著冷氣,那他們想破腦子也想不明白,為什麼有這樣多人來給一個小診所的老闆送禮,大領導都冇這待遇吧?

臥室的門打開,李陽和周雪先後走出。

周雪盯著滿屋的人,和滿地的名貴禮物,表情已經碉堡了,李陽也有些詫異,眼睛掃過全場,竟是隻認識錢文廣一人。

“錢老,你帶著這樣多人過來,什麼意思?”李陽疑惑道。

“小兄弟,我跟他們可不是一起的,他們都是珠寶行業內的領軍人物,各各身家過億,我想說的是他們都是我的競爭對手,你可千萬彆被他們請去了啊!”

錢文廣一把拽住李陽的胳膊,生怕被誰搶走似的,石王啊,哪個珠寶公司有了他,簡直如虎添翼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