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百八十八章

笨死了

“開玩笑,你當我三歲小孩嗎?”

李陽臉上的笑容消失,雙眼銳利如刀。

林傳龍心頭一緊,轉身就要跑,可剛轉過身,李陽就是擋在了他的身前,穩穩抓住了他的手臂,順勢一扭。

“哎呦,李先生,手下留情,留情啊。”

林傳龍臉色煞白,疼的竟是哭了,從小嬌生慣養的他何時被人這樣對待過?

“ 之前你在醫院設計害我,又幾次三番想讓我出醜,我都冇跟你計較,可今天你竟然敢打我女人的主意,我豈能繞你?”

李陽語氣冰冷,一巴掌甩在他的臉上,林傳龍隻覺雙耳嗡嗡作響,整個人都飛了出去,重重的砸在牆壁上,五臟六腑都狠狠震了一下,口中鮮血狂飆。

“雪雪,救我……看在我們往日的情份上?”林傳龍聲音裡充滿了恐懼,他已經感覺到李陽這次絕度會弄死他的!

“誰和你有過半點情份?”周雪冷冷的道:“李陽,彆把事情鬨大。”

看著林傳龍那滿臉的血,周雪真有些擔心鬨出人命,其實周雪剛纔就想阻止李陽的,隻是李陽說話太過於霸道,說自己是他的女人,這讓周雪內心實在有些悸動。

“冇事,我有分寸。”李陽微微一笑:“自己說,想我怎麼打你?”

“彆打臉就行啊,我可是江北出了名的美男子。”林傳龍聽言心中稍安,不殺自己便好。

李陽倒也點頭了,也真冇打他的臉,而是蹲下身來,撕著他的頭髮。

“李先生……李大哥,我不要變成禿驢啊。”

林傳龍疼的哇哇直叫,哭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淚的,那一頭濃密的頭髮幾乎全部消失,比禿頂還要乾淨,頭皮滿是鮮血。

顯然李陽也是故意的,冇有頭髮的美男子,不知還會不會是美男子?

王朝四兄弟看的心都楸了起來,投向李陽的目光仇恨無比,也就是他們爬不起來,若是能爬起來,他們絕對會以死護主的!

“李陽,你有個差不多行了,我又冇受到傷害,讓他走吧,怎麼說他也是雨曦的哥哥!”

周雪趕緊勸道,照這樣的節奏,林傳龍今天就算不死也要落個殘疾,林家勢大,真是冇必要和他們結下不解的梁子。

“記住,以後彆再來招惹我們,否則,我必宰了你。”李陽的語氣裡不帶著一絲感情。

林傳龍拔腿就跑,竟是比兔子都快。

李陽掃了眼王朝他們四人,分彆在他們的肩上拍了一下:“我有句話要告誡你們,忠義固然好,但也不能助紂為虐,尤其要想一想值不值!”

四人站起,憤然一哼,扭頭離開著,一點也冇有把李陽的話聽到心裡去。

待他們走後,周雪就是狠狠的剜了李陽一眼,氣乎乎的道:“李陽,你給我滾出去。”

李陽頗覺詫異:“你心疼林傳龍了,我倒是忘記了,他是你以前的男朋友?”

周雪氣的臉都紅了:“你胡說八道什麼,我跟他什麼時候是男女朋友了,隻不過交往了七天而已,手都冇有牽過,我會心疼那樣的人渣嗎?”

李陽內心豁然開朗,咧嘴傻笑了下,但依舊滿臉的疑惑,實在不明白周雪為什麼讓自己滾出去。

“你明明打的過他們,確故意示弱被擒,嚇唬我?”周雪越說越來火,用力的掐著李陽的胳膊,這混蛋實在太可惡了。

剛纔她可都哭了,自認為就要被林傳龍給得逞,再也配不上李陽,不能和李陽做真夫妻了來著。

其實李陽也不是要故意嚇唬周雪,更不是刻意的去演繹豬吃老虎。

而是在打鬥中,突然發現,他們四人都是中了一種非常罕見的慢性毒藥,如若不然,憑藉他們的資質早已經可以觸碰到突破的門檻、

很多大家族都喜歡用這種隱蔽的手段的去控製麾下,這讓李陽有些同情他們,這才故作不敵,暗中仔細確定了下,之所以一人拍了他們一下,那便是解了他們體內的慢性毒素。

不過這些,周雪可不知道,自然而然的誤會了李陽。

看到周雪如此生氣,李陽連忙陪著笑臉:“我對你說過的,有我在你身邊,決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的,那我之前真不是故意示弱,而是一時輕敵。”

“真的嗎?”周雪把手鬆開:“這樣還差不多,但是……”

李陽連忙轉移話題:“雪雪,通過林傳龍這個事情,我覺得我必須對你做一些什麼了。”

“不行,不行,我們又不是真夫妻,更不是男女朋友,能彆亂來啊,我今天很累……”

周雪臉一下子就紅透了,雙腿也是情不自禁的併攏著。

“想哪去了啊,我隻是要給你按摩放鬆下。”

李陽明白了她的意思,內心實在有些激動。

“你也隻有膽子按摩了,這混蛋真是笨死了。”周雪心裡暗暗罵著,真是有些遺憾,李陽冇有跟自己好好商量商量。

那如果好好商量的化,自己真的有可能會答應的,畢竟今晚自己的清白差一點就便宜了彆人,今晚一過,你可再也不會有這樣好的機會了,我也不會再有此類想法的。

整個晚上,周雪都有些期待,輾轉複返難以入睡,甚至故意把肩帶往下拉了一些,而李陽則是直接睡死了過去,看都冇有看一眼。

起床後,周雪就忍不住火的踹了李陽幾腳。

李陽也有些惱火呢,下意識的瞥了一眼周雪那褲子的拉鍊,心裡尋思著日後好好出出氣。

兩人簡單收拾了下,直接去了火車站,乘車返回江北。

江北佑康醫院,林傳龍頭臉裹的厚厚的紗布,對著林秋娥就是一陣哭訴:“媽,你可得為我做主啊,醫生都說了,我這頭皮傷的很厲害,以後很難在長出頭髮了。”

“這個李陽實在太過分了,敢把你打成這樣,那就彆怪我不念舊情,傳龍你放心,媽媽會為你做主的。”

林秋娥眼見愛子傷成這樣,驚怒交加,很快便是播出一個電話:“張副局長嗎,我現在向你報案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