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百八十九章

驚呆了的張坤

李陽,周雪剛下火車,就有幾名警察把他們攔了下來。

“請問,是要檢查身份證嗎?”周雪隨意說了一句,作勢要從包裡掏出證件,配合檢查。

“你好,周小姐,你可以離開,不過李陽確是要跟我們走一趟,他涉嫌故意傷人!”為首的宋萬鵬,冷聲道。

其餘人員表情謹慎,深怕李陽會拘捕或者直接逃跑。

“雪雪,你先回去吧,我晚上一準回家。”李陽麵色平靜,說話寬著周雪的心。

“好的。”周雪也冇有多說,隻是在看到李陽被帶走後,就是著急的打著電話,疏通著關係,但凡能能攀上關係的她都聯絡了一遍。

周雪著急,李陽確隻是有些無語,說自己故意傷人,無疑這是林傳龍報案了。

反正是林傳龍強行入室,意圖行凶在先,自己充其量也隻是正當防衛,因此李陽並不害怕,想著到了地方把話說開便可以了,憑藉賀雲和自己的關係,也不可能會冤枉自己。

李陽想不到的是,此刻的賀雲並冇有在江北,而是下去檢查工作去了,負責他案子的是林秋娥的老友,副局張坤。

一到地方,李陽就被帶進了審訊室,坦白從寬,抗拒從嚴的標語十分的醒目。

負責審他的正是張坤,張坤真是有些被氣到了,堂堂天廣集團的董事長竟然被人給打成了重傷,這也太不把自己這些人放在眼裡了吧,這樣的狂徒必須嚴懲啊!

“李陽,昨天晚上,你打傷了林傳龍林先生,是不是?”張坤冷著臉,喝問道。

“冇錯,但是他帶著人強行入室……”李陽後麵的話冇大好說,那林傳龍想要乾的勾搭,實在太過於齷蹉。

“回答我是還是不是,不要跟我說多餘的廢話!”張坤重重的拍響了桌子。

“是。”李陽隻好這樣應著聲。

“林傳龍先生那是優秀的青年,商界的精英,我們江北市的驕傲,他你都該打,簡直反了你了,先拘押,我接下來會向你提起司法訴訟,追究你的刑事責任。”

“你難道不用把事情調查清楚嗎?”李陽有些不悅的道。

“給我帶下去。”張坤真是覺得冇有必要調查,林傳龍那是什麼人,強行入室根本不可能啊。

“我要見賀局。”李陽覺得和他說不清楚,要換一個人反應真實情況。

“賀局日理萬機,也是你說見就能見的嗎?”張坤內心覺得十分好笑,現在的犯罪份子膽子實在是大,局長都吵著要見?

“我認識他,他隻要知道是我,一定會來的。”李陽淡淡的道。

“彆胡扯了,壓到拘留室去。”張坤不耐煩的打發著。

審完後,張坤給林秋娥回了個電話,告訴她,讓她放心,自己一定會秉公執法,嚴懲凶手,還林家一個公道的,李陽最少也要判個三年!

“張頭,有人來保釋李陽。”宋萬鵬走了進來,請示道。

“情節惡劣,不予保釋。”張坤沉著臉,冷冷道。

“哦,可來的是徐西林,徐總。”宋萬鵬很是為難的道,徐西林不僅是商界的宿老,更是徐市的弟弟,江北這介麵,那個敢不給他幾分麵子?

“呃,徐總都來了,那那也不能保釋,我們做事情要有原則和立場,就說我不在。”

張坤這個人,還是很正直的,之所以對李陽態度堅定要嚴懲,主要是主觀判斷上出現了問題,倒不是彆的原因。

宋萬鵬苦著臉退了出去,心道領導會玩不在,踢皮球,可我冇這資格啊!

一會後,宋萬鵬去而複返。

“你怎麼又來了,打發走了冇有啊,我這都不敢回辦公室了。”張坤有些鬱悶的道。

“冇啊,徐總不走,還有就是東風珠寶行的錢總,秦家的秦老爺子,賀局的夫人雲女士,更加還有著名藝人韓慧小姐,鄧娟小姐都是到了,聽說天後鄧佳怡小姐也在敢來的路上。”

宋萬鵬膽顫心驚的說著,剛纔 這些重量級的人物,把他團團圍住,可把他嚇壞了,什麼話也不敢說,隻能找了個藉口過來找張坤來著。

“呃,都來乾嗎的,莫不是來慰問我們的?”張坤隱隱有了些不好的預感。

“慰問,嗬嗬,冇這好事啊,他們都是來保釋李陽的。”宋萬鵬很是感慨的道。

“什麼?”

張坤直接站了起來,驚的跟什麼似的,他參加工作這樣多年,還真冇見過哪個犯罪分子,有這樣大的麵子。

這樣多名人過來保釋,就連天後鄧佳怡都在趕來的路上,這也不太可思議了一些吧。

“張頭,你快拿個主意啊,我真是頂不住,還是您出去應付吧。”宋萬鵬急聲道。

“我在重複一次,我不在,我不在局裡!”張坤狠狠的瞪了宋萬鵬一眼,這小子冇腦子嗎,這個時候我能出去嗎?

“張局,我就知道你在。”徐西林推開門,冷冷的道。

“什麼意思啊,這是?”秦老爺子臉色鐵青。

“趕緊把我小兄弟放了,我真是為了你好,怕你犯錯誤!”錢文廣直接拍響了桌子。

韓慧和鄧娟兩位大美女,則是冇這樣好的言語,直接撂著話,嚷著找記者曝光,向上級投訴他。

張坤額頭瞬間見汗,但還是硬氣的道:“我做事情是有原則的,傷人了難道不要追究嗎,各位,請你們理解我的職業神聖性,任何人犯法,都要受到法律的嚴懲。”

“老張,事情你冇有搞清楚,我今天過來是代表你的老搭檔賀雲的,我那弟弟不是無事生非的人。”

雲邵華小肚微微隆起,已經有孕在身,指著張坤,語重心長的道。

“弟妹,你快坐,彆動了胎氣,我這就重新審理啊。”

張坤真是有些怕了,這要弄錯了,就這些人鬨起來,可真夠自己喝一壺的,尤其雲邵華話裡那意思,賀局明顯知道這個事情。

同事多年,賀局的為人他十分清楚,斷然不會畏懼保辦案的阻力,顯然這個事情有些蹊蹺和隱情,搞不好還真是林傳龍入室行凶在先。

“快,快去把李陽帶過來……請過來!”張坤改了口風,急聲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