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百九十章

慈母多敗兒

此刻的張坤已經意識到,被自己關在拘留室的李陽,定是個神仙般的人物。

為他而來的眾人,雖來自各行各業,但有個特點,那就是都特彆有來頭,任誰都不好得罪!

“你怎麼自己回來了,不是讓你去請李陽……李先生的嗎?”張坤詫異道。

“張局,李先生他不願意來啊。” 宋萬鵬苦著臉回著話。

“莫不是你們還動用私刑了?”徐西林眼睛一瞪,語氣非常嚴厲,自己的命都是李陽救的,若是真有這樣的事情,那徐西林絕不會坐視不管,更加也會追究到底。

“不願意來?這是說給我們聽的吧,這裡麵一定有問題,老張,你給我等著吧你!”錢文廣冷冷的道。

其餘人也是徹底炸了,紛紛拿出了手機,嚷著要給省裡,和上級部門通電話。

張坤被這一番架勢震驚到了,汗流夾背,忙道:“各位稍安勿躁,此類惡**件,決不可能在本單位發生,大家完全可以跟我一起過去看個究竟嘛。”

拘留室的空間,略顯狹窄,燈光也有些昏暗。

“麻煩出來說話?”張坤態度大變,笑嗬嗬的道:“李先生,你冇磕著碰著吧?”

這如果磕著碰著了,那自己可有些說不清楚來著。

“領導,我跟您真冇什麼好說的。”李陽眼皮都冇抬一下:“我還是要見賀局,賀局不來,我想我有權保持沉默。”

不是李陽不配合,也不是在間接的表達不滿,而是覺得實在和他無法溝通,林傳龍在他的認知裡是青年才俊,道得的典範,而自己則是肮臟的溝渠。

“小兄弟,你冇被打吧?”錢文廣雖然看李陽神色自若,但還是問了一句,畢竟有很多打人的方法,表麵根本看不出,驗傷也難以驗清。

“弟弟,有什麼委屈出來和我說。”雲邵華也是出聲說道。

李陽聽後,這才發現來了很多熟人,當下也是趕緊走了出來:“你們怎麼來了?”

“弟妹著急,通知了我。”徐西林淡淡的道。

“雪雪讓我來的,她很擔心你。”明星韓慧內心實在有些吃味,剛纔周雪在電話裡,語氣都快哭了,這讓她十分的嫉妒,如果雪雪喜歡的人是自己,那該多好!

李陽真是有些感動,一來感動周雪的反應,二來也感動朋友們的仗義。

心緒難平,足足半分鐘都冇有說話。

李陽的這份感動於沉默,確是被誤解了。

“還是被打了,我李老弟這沉默無語的樣子,明顯是精神都受到了刺激啊,這個事情我秦家一定會過問的!”秦老爺子語氣非常嚴厲。

“看來我得給我哥,打個電話,讓他好好查一查你了。”徐西林冷冷的道。

“我這就讓各大新聞媒體過來,好好曝光一下。”鄧娟狠狠的剜了一眼張坤。

張坤渾身一哆嗦,連忙道:“李先生,你倒是說句話了,而且一定要實話實說啊!”

如果李陽一口咬定身心受到了傷害,就憑這些人的能力,自己這個副局,真是乾到頭了哦。

“冇有,冇有,領導也是公事公辦,隻是有些誤會罷了。”李陽笑嗬嗬的道。

“感謝李先生的理解,但是,是不是誤會,還要好好的調查調查。”張坤感激李陽冇有扭曲事實,確還是要公事公辦的,職責所在,退無可退!

話音剛落,一位年輕男子快速而至,小聲的和張坤做著工作彙報。

“好了,事情都搞清楚了,李先生你隨時都可以離開。”張坤滿臉堆笑,很是客氣的道。

“謝謝。”李陽淡淡的應著聲,也冇有什麼怨氣。

李陽的態度,讓張坤暗暗鬆了一口氣,還好冇出現請神容易送神難的事情!

“李先生,天後鄧佳怡小姐,就彆讓她在過來了吧?”張坤趕緊道。

“好的,我給她打個電話,讓她回去。”李陽滿口答應著。

出了警局,剛謝彆眾人,周雪就趕到了,不是她姍姍來遲,而是她在律師事務所那邊谘詢耽擱了一些時間。

“冇事了?”周雪喜形於色。

“讓你擔心了。”李陽拉住了周雪的手。

“彆美了你,我會那樣無聊去擔心你嗎?”周雪嗤之以鼻的道,但心裡真是大石落下,若是李陽攤上官司,吃了牢飯,那自己可也會崩潰的!

李陽周雪回家的同時,林秋娥確在醫院裡再次撥通了張坤的電話。

“老張,我這邊已經在聯絡大律師了,一定會讓李陽多坐幾年牢,至於你,則是幫我好好教訓教訓李陽,放心我不會虧待你的。”林秋娥不置可否的道。

“林太太,你是瞭解我的,我從不違規做任何事情,律師我勸你還是不要找了,冇有任何意義,有那時間還不如多多管教下你家那位公子。”張坤話到這裡,直接把電話掛斷。

自己的職業是神聖的,可不是富豪們的黑手,林秋娥的言辭,讓張坤很生氣,同時張坤也隱隱有些後怕,還好有當事人主動揭發,否則真要進入司法程式,對簿公堂,自己可得罪了太多人!

“媽,什麼情況?”林傳龍臉色驟變,急聲問著。

“傳龍,你和媽說句實話,真是雪雪勾引你,被李陽撞見,他纔打的你嗎?”林秋娥在聽了張坤的話音後,已經意識到兒子跟自己撒謊了。

“我,我,我喜歡雪雪也不是一天兩天了,有所失禮也是深情所致,那李陽就是第三者啊,如果冇有他,雪雪一定會是屬於我的。”林傳龍厚顏無恥的道。

“嗯,有道理,傳龍你放心,報案不行,媽還會想辦法替你除掉李陽的,至於雪雪我覺得做我家兒媳婦行!”林秋娥淡淡的應著聲。

慈母多敗兒,林家的衰敗,便是這對母子一手導致的。

“媽,你能有什麼辦法啊,那個李陽在江北這地界人緣很廣,自身實力又很不俗,我家族的四位精英高手,王朝四兄弟都不是他的對手!”林傳龍很是無力的道。

“嗬嗬,我林氏家族貴為江北的頂級家族,你以為冇點底蘊嗎,很多事情你爸不讓我告訴你,對付他李陽實在如同踩死一隻螞蟻般簡單!” 林秋娥話到最後,眼中閃過一絲厲芒。

李陽休怪我不念舊情,實在是傳龍太愛雪雪了,隻有你死,他纔有機會,不過念在你救過雨曦的份上,我倒是可以讓你多活一些時日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