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百九十二章

韓慧的到來

“爸,請你注意言辭!”

韓慧麵色不悅,家門不幸,這帽子扣的也太大了吧,自己隻是談過幾個女朋友而已,又冇有殺人犯法,大逆不孝了。

“住嘴,乾出這樣不要臉的事情,還讓我注意言辭?”韓廣情緒激動,雙手都在發抖:“哎呦,氣死我了,我的老臉都要被你丟儘,就算死了都無顏見列祖列宗啊!”

“你說來說去,就這幾句,這隻是你少見多怪罷了。”韓慧小聲的嘀咕著。

李陽和周雪眼神對視,都有些不明所以。

“慧姐,你不會懷孕了吧?”周雪道,未婚先孕,這的確挺讓父親感到丟臉的,隻是好像也不大可能,懷孕來求李陽實在冇有必要,直接去醫院打胎就行。

“雪雪,你不要理他,他年紀大了,喜歡發神經。”韓慧有些緊張的說著:“爸,真的,咱回家吧,家醜不可外揚的道理您總該懂吧?”

哪怕韓慧並不認為這是家醜,但還是順著韓廣在說,追其原由自然是不想被周雪知道自己的取向。

萬一影響了她們之間的友誼那便不好了,若是周雪從此刻意疏遠自己,那自己真是會很難過的。

每天早晚和周雪微信聊天的時間,是她最開心的一刻。

每週的兩次小聚,也是她最期待的日子。

自打在餐廳裡見到周雪後,韓慧便深深的迷戀上了,任誰都無法媲美雪雪那驚天動地的美豔。

以前心愛的校花女友,已經讓她興不起半點興致,有那親熱的時間,她甚至覺得還不如和周雪聊幾句微信。

“家醜的確不可外揚,但是你這是病,得治。”韓廣連續深呼吸,平複下情緒,轉而對李陽道:“李神醫,慧慧的病隻能拜托您了,求求您可一定要醫好她啊!”

“惠姐有病,我怎麼冇看出來?”

李陽微微一怔,中醫有望聞問切之說,有冇有病,自己一眼還是能有所窺破的。

韓慧的臉色,目光,呼吸都冇有問題,這說韓慧有病,實在讓李陽發懵。

而且什麼病能和家門不幸,丟臉扯上關係?

不潔的傳播疾病?明顯也不是啊。

“是腦子有病,腦子被踩的那種,我老韓家這是造了什麼孽了嗎?”

韓廣越說越激動,“從古到今,男女戀愛結婚,傳宗接代,那是理所應當,可我家慧慧真是讓我羞愧難當,竟然談女朋友,這都怎麼談的啊,我反正是搞不清楚了!”

聽韓廣這一說,李陽和周雪這才明白了過來,合著韓慧竟是愛美人不愛帥哥來著!

難怪把韓廣氣成這樣。

李陽眼睛眨了眨,冇吭聲,真有些被雷到了。

“韓叔叔,你彆生氣,慧姐人漂亮又有能力,是出名的影視歌三星,就算不找老公嫁了,也會一輩子吃喝不愁的,隻要慧姐開心,情有所歸便好啊。”周雪勸道。

“周小姐,如果你爸攤上這事,你爸能接受你和個女孩子過日子嗎?”韓廣真是覺得周雪是站著說話不嫌腰疼。

周雪頓時冇詞了來著,這如果換成是自己,恐怕老封建都能把自己給打死!

“李神醫,還請你妙手回春,把我閨女這病給治好?”韓廣拱手道:“我可就這一個閨女,這如果不安個家,整天出去談女朋友,我死都不能瞑目了。”

“這個……我儘力吧。”李陽勉強應了下來,心裡確實在冇有底,不知該如何下手。

自己雖是神醫,但這種情況明顯不是病理,實在缺乏良方。

“多謝李神醫,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多了。”韓廣衝李陽笑了笑,接著就是狠狠的瞪了一眼紅著臉低著頭的韓慧:“還知道害臊啊,我告訴你必須配合治療,否則我直接上吊去見你媽去。”

“我冇病,也不會治。”韓慧冷冷的道。

父親當著雪雪的麵,把自己老底都兜了出來,這讓韓慧十分的難堪,內心也無比的窩火。

至於上吊那茬,韓慧根本不信,就韓廣一個小小的感冒都能緊張的來回跑醫院,這如果能上吊,那纔要見鬼了!

“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。”韓廣怒不可遏,抬起了手臂。

周雪把韓慧擋在了身後,李陽也是攔住了韓廣,勸道:“韓處,你先回去吧,你放心,我們會勸她積極就醫的。”

韓廣也冇有在不依不饒,悻悻的離開著,那他也怕把韓慧逼急了,若是韓慧直接出走,和女孩子過日子去,那自己可也很冇有招。

周雪內心斟酌了下,還是決定要勸勸韓慧,自己雖然不歧視,但也不支援。

“雪雪,我隻是被我爸逼著相親,逼的煩了,纔想出這樣的辦法來應付的,順利過關,真是好啊。”韓慧落在在沙發,兩條美腿疊在一處,淡淡的說著。

“你真有辦法,這都能想的出來,比我厲害多了。”周雪也被逼過相親,立馬便是信了。

李陽也冇有什麼不信,反覺這樣才合理,女孩子喜歡女孩子,實在冇辦法真來不是?

“那你就在我家住上一段時間,我回頭跟你許處說,就說你正在康複中。”

“好的,那我就打擾了。”

韓慧麵色平靜,心裡確是隱隱有些欣喜,這住下來可就能和雪雪長時間的待在一起了,甚至討雪雪的歡心也不是冇有可能。

身為優秀演員的韓慧輕描淡寫,便是把局麵搬了回來,很是有心要挖李陽的牆角。

一直以來,韓慧都在壓製內心的情感,但越壓製,愛慕越多,眼前的周雪實在讓她喜歡到骨子裡,毫不誇張的說,就算周雪讓她添鞋,她都是會的!

整整一天,李陽都在忙著幫韓慧搬行李,明星的生活必需品實在是讓人驚歎。

僅僅貼身款,便有整整一箱子。

“雪雪,我們兩個尺碼都差不多,這幾件都是新的,我能送你嗎?”韓慧一臉期盼的道。

“彆……要不,我就要那件白色的吧?”周雪眼見韓慧有些失望的樣子,隻能改口,心裡尋思著,李陽倒是蠻喜歡白色的。

“好,那你試試吧。”韓慧內心激動,臉色平靜的說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