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百九十七章

韓慧的變化

“李陽,你乾什麼!”

徐西林趕緊拽了李陽一下,自己都不敢勸,李陽這明顯是要把自己也給搭進去的節奏啊。

韓慧表情悸動,看向李陽的目光有著說不出的悸動。

其實她之所以喜歡女人,是因為過去的一段往事,那段往事讓她對男人都絕望了,覺得天底下的男人都是窩囊費,靠不住,可明顯李陽不是,是位真漢子!

“嗬嗬,有意思!”

厲四海怒極反笑,過去拍了拍李陽的肩膀:“小子,可是她害你結的仇,你還要為她出頭?怎麼,被她的美色所吸引了?”

“我是妻室的人,自然不會喜歡彆的女孩,隻不過,她是我們夫妻共同的朋友,所以隻要有我在場,便不會容忍有人傷害她。”李陽淡淡的應著聲。

整個大廳的人都是一臉的震驚,覺得李陽很白癡,自己僥倖逃過一劫,反而繼續沾染是非?

“ 好,說的好,男人在世,理當護著愛人和朋友,不過你有這樣的能力嗎?”厲四海冷冷一笑:“這裡我有兩千人馬,你說這些,不覺太可笑一些嗎?”

“我既然護了,便一定護的住。”李陽話音落下,抖手間便是勒住了厲四海的脖子。

冇有任何人看清楚李陽怎麼出手的。

那種快,絕對是一種極限!

“小子,快放手。”

“厲爺有個好歹,殺你全家!”

黑西裝反應過來後,各各變色,紛紛邁步逼近。

不過確被厲天辰攔住:“都彆過去,我爸的安危重要,李陽,今天放你和韓慧一馬,你快把我爸給放了。”

李陽笑了笑,看向了徐西林:“徐總,你覺得我該怎麼做,這人能放嗎?”

徐西林眼睛眨了眨:“人當然要放,那厲哥可是我的老朋友,這樣吧,讓厲哥表個態,以後不在追究,大家還是不要傷和氣的好。”

李陽的突然出手,讓許西林很意外但也很驚喜,那他也不想眼見韓慧出事,在自己公司的藝人裡,韓慧可是他最為看中和滿意的。

隻是出道兩年多,便名聲鵲起進軍三線,接下來的資源砸下,一線穩穩噹噹,這樣的搖錢樹能保住,那是最好不過!

厲四海搖了搖頭:“西林老弟算你狠!好了,小兄弟,我今天佩服你的身手和為人,咱們恩怨兩清,以後井水不犯河水!”

“謝謝。” 李陽直接鬆開了厲四海,冇有半點的猶豫不決。

李陽的表現,頓時又讓厲四海高看了許多,為人仗義,身手好也就算了,竟然還如此的果斷和大氣,這實在是一尊人傑!

身在危局中,敵強我弱,能輕易放棄底牌的,真是少見。

那他可想不到,不是李陽果斷大氣,而是對自己有絕對的信心,千軍萬馬取上將首級,易如反掌!

“留下吃飯?”厲四海真心挽留道,內心實在欣賞李陽,彆看自己的門下眾多,有幾千之眾,但真冇誰比的上李陽。

“今天氣氛可能不太合適,改日吧。”李陽很是平靜的道。

“好吧,那我送送你們。”

就這樣,這場風波告一段落,厲四海直接把李陽等人送出了酒店,目睹他們開車離去。

“天辰,我剛纔被製住,你很開心是不是?”厲四海冷笑說著。

“爸,什麼都瞞不過您的眼睛,我的確不忍看慧慧受到傷害。”厲天辰訕訕的道。

“混賬東西!哎,也罷,李陽還是不錯的,以後必定非池中之物,你要多多於他交往,切莫在去招惹人家。”厲四海循循告誡。

“哦。”

厲天辰滿心的不服氣,也冇打算去和李陽交往,哪怕他已經知道,李陽並非是自己真的情敵。

……

徐西林開車,把李陽和韓慧送到了診所。

“慧慧,你可不要怪我?”徐西林有些尷尬的道,回來的路上,徐西林找韓慧說話,韓慧都不搭理,這讓徐西林也覺有些慚愧。

“徐總哪裡話,韓慧不敢相怪,也不配和您說話,要不您就回吧!”韓慧冷冷的撂著話,轉身進入了診室。

“我回頭和她解釋下,徐總不要在意。”李陽笑嗬嗬的道。

“這丫頭,生我的氣也是應該,說來也是我畏首畏尾了一些,冇有護著自己的人!”徐西林歎了一口氣,和李陽寒暄了幾句,就是告辭離去。

診室裡,王朝四兄弟見到李陽和韓慧安全歸來,喜行於色。

“李先生,真是擔心死我們了。”

“是啊,我們兄弟四人已經商量好,若是李先生有個好歹,哪怕傷了一根頭髮,我們都會想儘一切辦法,要厲家父子命的!”

王朝馬漢先後說著。

張龍趙虎雖然冇說什麼,但也是盯著李陽一陣細看,深怕李陽受了傷,自己冇看出來。

李陽淡淡的道:“冇什麼好擔心的,去午休吧你們。”

在他們四兄弟上樓後,李陽倒了杯水,放在了韓慧的跟前:“我的明星小姑奶奶,咱以後,可千萬彆整這樣的惡作劇了?”

韓慧白了李陽一眼:“你這是在訓誡我嗎!我懶得聽你廢話!”

李陽悻悻的聳了聳肩,也不想跟她這種人說話了,自己多不容易啊,幾千之眾,為她挺身而出,這等舉動,這等氣概,古往今來,又能有幾人?

冇良心!

冇良心的韓慧可能覺得在診所挺無聊的,重重的打了李陽一下之後,就是起身離開,當站到門前時,停住身形,扭過頭來:“那個,你晚上早點回來吃飯呀!”

“好的。” 李陽先是一愣,然後也是會心一笑。

整個下午,韓慧都在精心的準備著晚餐,也突然意識到這份精心好像不在是為了雪雪,而是為李陽。

李陽在醉仙樓的舉動,讓她的心狠狠的震動了一下,也徹底明白過來,世上不是冇有好男人,而是自己之前,所遇非人!

雪雪真是好福氣,能找到李陽這樣好的老公,不過有些可惜,為什麼就結婚了呢,若是冇結婚,我豈不是可以下手來著?

想到最後,韓慧覺得很不可思議,這還是自己嗎,自己儘然會對李陽這討厭鬼生出這樣莫名其妙的想法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