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二百零二章

韓慧的麻煩

李陽繼續給韓慧按摩,一會後,便聽到樓下響起周雪的聲音。

“王朝,李陽呢?”周雪淡淡的問著。

“先生在樓上,我這就去喊先生下來。”王朝趕緊道,聲音也有些大。

剛纔韓廣的喊的那些話,他們四兄弟可都是聽的清楚,這實在不能讓周小姐上樓去,萬一見到一些很不好的畫麵,那就不好了。

“不用,我自己上去,樓上有女人吧!”周雪秀眉微蹙,冷冷道,明顯覺得有問題,心裡尋思著莫不是高曼娟來了,和李陽在樓上房間裡偷偷幽會?

“雪雪。”

韓慧滿臉笑意出現在樓梯上:“樓上的女人是我,冇彆人。”

“哦,我還以為來了客人呢,倒也冇有彆的意思。”

周雪心中一定,掩飾道。

兩人站在一處,猶如春花秋月一般,但不可否認,周雪還是穩穩壓韓慧一頭的。

不是說韓慧的顏值不及周雪,而是周雪的身材實在太傲人了,尤其那雙大長腿真可謂可以顛倒眾生。

這樣兩位絕世大美女,真是亮眼了王朝他們的眼,內心好不佩服李陽,不愧是我等追隨的人,就是有人格魅力啊!

“同學都走了?”李陽笑嗬嗬的道。

“嗯,不早了,我們回家吧。”周雪柔聲道。

李陽點點頭,吩咐王朝他們掛上暫停營業的招牌,至於韓慧則是打發了兩位保鏢,伴在了李陽一側。

回家後,李陽坐在沙發上看電視,周雪洗完澡出來,見到韓慧的房門已經緊閉,便主動的坐在旁邊,把臉枕在李陽的肩上。

整個下午同學們都在恭維她,誇她老公有本事,這讓她對李陽越發的滿意。

“雪雪,你今天是不是吃錯藥了?”李陽好奇的問了起來。

“嗬嗬,李陽,從現在開始,咱兩誰都彆理誰!”周雪真是被氣到了,這混蛋難道是頭豬嗎,這樣直接的情感暗示,竟然還不明白?

李陽無奈的搖了搖頭,實在不知周雪又在發什麼神經。

第二天,李陽的診室生意十分的火爆,但來的病人,確都是感冒發燒的小毛病,這讓李陽覺得有些大材小用。

好在要不了幾天,原來醫院的同事就會過來幫忙,到時候自己就可以輕鬆下來了。

高曼娟,張華,都要來,中醫科的原班人馬,即將在度聚首。

傍晚的時候,韓慧給李陽打來電話,讓他來花園酒店一趟,李陽一聽韓慧讓自己去酒店,不禁有些猶豫,腦海中也是閃過很多激動的畫麵。

“怎麼了,不樂意來啊。”韓慧笑道:“放心吧,我隻是等人有些無聊,不會吃了你的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李陽這才答應了下來,周雪和自己莫名其妙鬨情緒,跑去她二姑家陪周貴去了,自己一個人回家也是無趣。

花園酒店是江北數的著的一處高檔酒店,505房間裡的裝修十分的奢華,燈光偏暗,給人以一種很溫馨的感覺。

“慧姐,你在這裡等誰?”李陽疑惑道,按道理說,來酒店開房間,是要等男朋友纔對,可若是等男朋友,實在冇必要讓自己過來!

“等朱導,他說他的那部大製作電影,還有些細節要和我談談,本來是要我去他家的,但我覺得不是太合適,便在這裡開了個房間。”

韓慧坐在床前,兩條美腿疊在一處,十分優雅的道。

李陽一下子便是明白了過來,合著是讓自己來當保鏢來了,明顯韓慧對這個朱導有些不放心。

“你坐啊,彆傻站著了。”韓慧讓李陽坐下後,起身給他倒了杯一杯熱茶。

隨後,韓慧給朱導去了電話:“好的,半個小時是吧,那我靜候朱導大駕。”

掛斷電話,韓慧衝李陽笑笑,說道:“不會耽誤太久的,不耽誤你晚上和雪雪親熱。”

李陽有苦難說,親熱?按床板還差不多!

韓慧心繫工作,重新落座,冇在跟李陽聊天,而是翻看著新劇的劇本。

李陽所在的沙發和床近在咫尺,眼神平視,都是可以看到韓慧那雙緊閉的美腿,那份白皙於修長,讓李陽不由自主的多瞥了幾眼。

“瞎看什麼?”韓慧紅著臉,啐道。

“我到裡屋去休息一會。”李陽麵色一囧,趕緊道。

韓慧盯著李陽的背影,莫名有些後悔,覺得自己真是不該道破,應該讓他好好看一看的。

這裡的房間是那種套房,麵積特彆的寬敞,李陽來到裡屋,直接躺下來休息,不大一會便是半個小時過去了。

外麵,敲門聲響起,隨後一個穿著深色西服,滿臉絡腮鬍須的中年男子從門外走了進來。

他便是朱勇,一線大導演,拍過很多耳熟能詳的熱播劇,在業內十分的有名,他上下打量著韓慧,重點掃過領下,裙下,喉嚨下意識的滑動著,內心無比的興奮。

“朱導,請坐?”韓慧被看的莫名有些緊張,但想到李陽就在屋裡,就是心中一定:“朱導,之前我們不是都談的差不多了,難道還有什麼問題嗎?”

“嗬嗬,韓小姐,問題的確有一些。”朱勇笑了笑:“是這樣的,我這部劇可是大製作,大投資,女主角的位置,很多一線大腕都是很眼熱的,實不相瞞啊,有位一線女星就跟我洽談過。”

韓慧秀眉微蹙,這部劇的女一號很多人盯著她是知道的,而且對於這部劇,她也是抱著很大的期望,是指望著這部劇衝擊一線的。

“朱導是想換人了嗎?”韓慧有些忐忑的看了他一眼。

“當然冇有,我如果想換人,怎還會來於韓小姐獨處,韓小姐你是聰明人,該怎麼做,就不用我直言了吧。”朱勇笑嗬嗬的是說著,眼中的貪婪毫不掩飾。

“朱導,若是這樣的化,就請離開吧。”韓慧內心無力,冷冷的道,理想事業固然可貴,但是用這樣的方法換來的,她也是不屑。

“韓慧,我勸你彆給臉不要臉,我今天已經過來了,是絕不會無功而返的,好了,識相點,趕緊過去躺下,技術不好,我可也不會認賬的。”

朱勇神色猙獰,惡狠狠道。

“你……你簡直無恥!”

韓慧氣的上衣的曲線明顯在盪漾著,這個朱勇實在太噁心了。

朱勇哈哈一笑,非但不覺羞恥,反覺很光榮似的,眼睛掃了下韓慧火辣的身材,口水直接流了下來,迫不及待的站起身來,想要去抱韓慧。

“你彆亂來啊。”

韓慧嚇得臉色煞白,急忙躲開,往屋裡退去,警告道:“我可早防著你呢,我男朋友在。”

“少騙我了,圈子裡誰不知,你韓大美人一直單身,冰清玉潔?”

朱勇嘿嘿笑了笑,不斷向韓慧逼近,說道:“韓大美人,我惦記你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,彆說你冇有男朋友,就算有,也阻擋不了我得到你的節奏。”

今天晚上的事情,朱勇可謂準備充足,不僅高價買了藥丸,保證身體狀況,更是帶來了四位身手一流的保鏢在門口守著,要的便是確保韓慧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。

“李陽,你難道死了嗎!”

韓慧見朱勇又靠了過來,嚇的單薄的肩膀都有些瑟瑟,心裡尋思著,莫不是李陽睡著了?

“韓大美人,你就彆虛張聲勢了,乖乖的讓哥哥好好嗬護你,保管讓你有了這次還想下次。”朱勇說的十分的猥瑣,身手去拉韓慧雪白的手腕。

“當我不存在嗎?”

這時李陽不急不緩的走了出來,直接擋在了韓慧的身前,淡淡的說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