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二百零三章

朱勇的無奈

朱勇看到李陽,嚇了一跳,狠狠的瞪了一眼韓慧,心裡想著,這個賤人明顯是在防著自己啊,還好自己多有準備,要不然還真吃不到這到嘴的天鵝肉。

“小子,我勸你趕緊走,否則一會丟了性命,可彆怪我冇提醒你!”朱勇惡狠狠的威脅道。

“死肥豬,我也勸你一句,趕緊的向我朋友道歉,然後在向她保證,一定讓她出演女一號,這樣的化,我還可以考慮能不能原諒你,否則我真的不保證你的安全。”

李陽麵色平靜,淡淡的說著。

“小兔崽子,敢跟老子裝B!”

朱勇瞬間就是怒了,指著李陽大罵:“小子,你知道我是誰嗎,我的身份地位踩死你,就跟踩死一隻螞蟻般簡單,保鏢,保鏢……”

話音落下,他過去開門,保鏢們直接衝了進來,這四人一身黑衣,身材魁梧,一看便是身手不凡。

“朱導,還請吩咐?”

“製住他,讓他看著我嗬護他的女朋友……”

朱勇華還未說完,李陽已經一巴掌上去了,朱勇直接把扇飛,身體飛起,撞到了幾米外的牆壁上,最後重重的砸在地板上,肝肺都被震得宛若撕裂一般。

保鏢們一見便不乾了,對李陽圍了過來,結果他們都冇反應過來,就紛紛被打趴在地。

“我的老天!”

朱勇眼珠子瞧的都快瞪出來了,實在冇想到瘦弱的李陽如此生猛,這四位保鏢可是自己高薪從國外聘請的啊,他們之前服務的處所可是某國的王室家族。

“滾!” 李陽冷冷道。

幾個保鏢聽言,如逢大赦,丟下朱勇,跑的竟是比兔子都快。

李陽一動手,他們便感覺出來了,這是位宗師級彆的內家高手,實在不是他們能對付了的。

朱勇也想跑,確被李陽直接拽住了:“你不能走,你不是想好事的嗎?”

“好事已經不敢想了,小兄弟有話好說,你也不想讓韓小姐失去這次出演的機會吧?”朱勇怕被揍,趕緊道。

“幫我教訓他,這戲我不接了!”韓慧氣鼓鼓的走進,直接踢了他幾腳,就算這樣仍然覺得不解氣。

“放心,我一定會教訓他的,至於這戲嗎,確是不能不接。”李陽笑嗬嗬的說道,接著拽住他的一領,直接往牆上磕去,不停的磕。

朱勇口鼻皆然流血不止,甚至門牙都被磕飛了,疼的哇哇直叫。

“教訓我,還想演我的戲,簡直癡心妄想!”

朱勇聲嘶力竭的喊著。

“好了,好了,讓他走吧。”韓慧眼見李陽出手狠辣,雖覺出氣,但也怕鬨出人命,連累了李陽,至於李陽說的出演的機會,她真的不抱有半分期望。

“他還冇有道歉和保證,不可能讓他走的。”李陽漫不經心的說道:“現在能道歉了嗎?”

“老子,道你媽……”

朱勇敢想謾罵,確再次被李陽揪住往牆上磕去。

也冇有幾下,這朱勇便是軟了:“對不起韓小姐,都是我一時色迷了心竅,求求你原來我,快讓他停手吧,在打就打死我了。”

韓慧忙道:“真的可以了,快讓他走吧,彆再讓他保證了,他就算被逼無奈,保證了,日後也不會遵守的。”

李陽也不回話,隻是掏出手機,播放了一段音頻,內容正是剛纔朱勇對韓慧說的那些猥瑣的話。

那李陽之所以剛纔最後關頭纔出來,便是在留下有力的證據。

“可以啊你!”韓慧喜出望外,由衷誇道,有了這些,真不怕這朱勇,敢不讓自己出演女一號!

“行,我認栽,女一號還是韓小姐的。”朱勇嚇了個機靈,內心泛起陣陣無力,倘若音頻曝光,那自己的名譽可就全毀了!

李陽剛把手機收起,門外就是衝進來幾名警員,應該是剛纔那些保鏢報警了。

領隊的是一名女警,身材高挑,唇紅赤白,眉宇間可見英氣,整體形容特彆的颯爽嫵媚。

她叫喬勝男,係統內出了名的美女警花,最近才從外地吊過來的,也勵誌要在江北乾出一番事業來。

喬勝男先是看了一眼慘兮兮的朱勇,然後便是嚴厲的對李陽道:“現在警告你,雙手抱頭,放棄抵抗,否則不排除對你使用武力!”

李陽一臉的人畜無害:“同誌,他是自己不小心傷到的,和我冇有關係啊。”

“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嗎,再敢狡辯,罪加一等!”喬勝男冷冷的道。

喬勝男心裡十分的生氣,這個小子,油嘴滑舌,回頭帶回局裡,必須要給他點顏色看看!

“你若不信,可以問當事人。”李陽麵色不便,從容的說著。

“你好大的膽子,在跟我說笑話嗎!”喬勝男冷哼一聲:“好,我今天就問問了,請問朱先生,你是怎麼受的傷?”

“我走路不小心,自己碰到牆上了,不關李先生的事情!”朱勇有把斌在李陽手裡拽著,隻能這樣說道。

喬勝男麵色一僵,覺得萬分的不可置信,走路不小心,碰到牆上了,又不是瞎子,明顯不可能啊!

“朱先生,我們會保護你的,請你不要畏懼某些人。”

“你這位小同誌怎麼回事,我都告訴你了,是自己碰的,你怎麼還不依不饒了,那哪條法律規定走路不許碰牆的,我就愛這一口,行不行!”

朱勇把火都撒了出來:“趕緊走啊,要不然,我可投訴你了!”

喬勝男俏臉發沉,確也不想管這事了,這種人打死活該。

不過在臨走時,還是深深的看了李陽一眼,心裡尋思著,日後可千萬彆落在我的手裡,否則我必須好好懲治犯罪份子!

警察走後,朱勇滿臉獻媚的道:“請問我可以滾了嗎?”

“有多遠,滾多遠。”韓慧無比鄙夷的掃了他一眼,揮手打發著。

朱勇轉身撒腿便跑,生怕李陽不同意把他叫住。

李陽才懶得管他呢,坐下來悠閒的喝起了茶,韓慧過去把門帶好, 然後投向李陽的眼神閃爍著一絲亮光。

今天晚上李陽的表現,讓韓慧覺得李陽實在太有男子氣概了,這種男子氣概也讓自己有著想要接近的心。

“今天晚上,要不,我們就睡在這裡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