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二百零六章

習慣性扭傷

第二天,李陽剛來到診所,王朝便是讓趙虎跪下請罪,先生是醫生,怎能容忍殺人害命的這種事情的發生?

趙虎這次做的實在有些過了!

不過,讓王朝冇想到的是,李陽非但冇有震怒,反而笑了笑,顯然李陽對趙虎的做法還是滿意的。

那李陽雖然尊重生命,素來好脾氣,但也是不缺殺伐和熱血的心,更加,周雪那可是他的逆鱗,說什麼李陽也不允許周雪有任何潛在的危險,實力護妻可不是說說而已!

“ 現場處理的乾淨不乾淨,會不會有麻煩?”李陽直接詢問著。

“還請先生放心,絕對查不到咱們頭上。”趙虎一臉自信的道,他們四兄弟在海外都是接受過特訓的,處理現場那是必修的基礎課程!

“放屁,都找上門來了!”王朝麵色大變,瞥了一眼聽在門前到的警車,斥責道。

“都彆慌,趙虎你先上樓躲躲,迴避一下。”李陽十分從容的道。

慌亂於事無補,隻能自亂陣腳,這個道理李陽還是懂的。

王朝看的暗自點頭,心道,先生雖然年齡尚小,但是處亂不驚,實在有著大將之風!

趙虎剛上樓,警車上,就走下兩位穿著製服的男女,男的年齡略大,長相平平,可那個女的則是看的王朝眼前一亮。

單單用高顏值,大長腿是難以詮釋她的美麗。

隻見她身高超過1米7,身材曲線特彆的勻稱凸凹,麵容精緻,眼神明媚,唯一可惜的是柳葉眉上挑的有些多。

可就因為這樣,卻讓她多了幾分中性的娘MAN範氣質,一身警服在身,英姿颯爽實在令人迷醉。

“竟然是她?”

李陽腦海中浮現出,前天晚上酒店裡的那一幕,那天意圖追究自己行凶毆打朱勇的便是她了。

“不去醫院,乾嗎開車帶我來這裡呀,這小診所能行嗎?”喬勝男秀眉微蹙,有些不滿的說著,剛纔查案的時候,她的腰突然出了點狀況,走路還行,但隻要稍微側身,就會疼的讓人受不了。

“喬隊,這裡的李陽李醫生,醫術很好,治療你的急性腰扭傷,不會有什麼問題的。”宋萬鵬笑嗬嗬的道:“李神醫,麻煩你幫我們喬隊看看?”

“好的。“李陽淡淡的應著聲,滿口答應下來。

這個叫宋萬鵬的,李陽有些印象,賀雲有帶他一起和自己見麵過。

喬勝男低著頭,也冇什麼興趣看李陽,隻是聽他那略顯稚嫩的聲音,就心裡涼了半截,最多不超過20,這樣年輕的醫生,還神醫?這個宋萬鵬實在太不靠譜了。

“喬小姐,我們又見麵了。”李陽笑嗬嗬的打著招呼。

“是你!”喬勝男恨恨道,打人的狂徒冇被繩之以法,這讓她對李陽很是不爽:“我不讓治了,宋萬鵬我們趕緊走!”

這話說完,高勝男便欲轉身,可腰間的巨疼,讓她疼的實在難以招架,白皙的額頭細汗密佈,身形也是為之一頓。

“喬隊,喬大小姐,眼前真是神醫,您就彆不識真人……我的意思是,治傷要緊啊。”宋萬鵬陪著笑臉,小心翼翼的道。

這位姑奶奶可是上麵交代要重點保護的對象,現在和自己一起外出辦案,受了傷,這如果不趕緊治好,實在讓自己心中忐忑。

也是奇了怪了,彆的顯赫家庭子女,都想著撈錢享樂,可這位倒好,一門心思加入警隊,乾最危險的刑警,勵誌除暴安良!

喬勝男在係統內,很多人都這樣讚歎著。

颯爽英姿五尺槍,曙光出照演兵場。

中華兒女多奇誌,不愛紅裝愛武裝。

“哼,那就勉強治治吧。”

高勝男雖然不信李陽會是神醫,但腰傷實在很疼,隻能很不甘心的讓李陽給治了。

李陽把高勝男領到了單間治療室,便是指了指待診床:“你先等一下,我去拿針。”

“我是腰扭了,難道還要打針嗎,你到底會不會治病,不會就彆耽誤本小姐的時間。”

喬勝男瞪了李陽一眼,氣呼呼的道,心裡甚至覺得李陽就是個流氓,打針可是要脫褲子的!

“我說的是銀針。”李陽也不惱,淡淡的解釋了一句。

“抓緊,抓緊,本小姐很忙的,很多犯罪份子等著本小姐去抓,暫時不能抓的,以後可也說不準。”喬勝男不耐煩的催促,話裡有話的道。

“好,你趴好吧。”李陽雖懂她在說自己,確也並不介意,一邊取著銀針袋,一邊說著。

她是急性腰扭傷,要鍼灸的化,當然要趴著,很正常的醫囑,但到了喬勝男這裡就覺李陽說話很過分,又暗罵了一句無恥,說話非要這樣暖味嗎,讓自己趴著,想乾嗎啊?

“銀針都不用消毒的嗎?”趴好的喬勝男,扭頭,皺著眉頭道。

“倒是忘記了,謝謝提醒。”李陽點了點頭,直接吐了一口吐沫在銀針上。

自從得到千年何首烏的藥力之後,李陽便是具有了百毒不侵的體質,這一口吐沫殺滅細菌綽綽有餘。

“混蛋,你儘然敢存心噁心我?”喬勝男心裡一陣惡寒,這種消毒的辦法,她真是第一次見到,被雷到的同時,也是被徹底激怒了。

自己冰清玉潔,怎能被沾有臭男人口水的銀針紮到?

“彆動。”

她剛想坐起,確被李陽牢牢按住,果斷下針在她的腰部幾處穴位之上。

喬勝男隻感覺後腰一陣輕鬆,剛纔的疼痛瞬間少了許多,不由得也是安靜了下來,老老實實的讓李陽鍼灸,隻是心裡確還是氣鼓鼓的。

“感覺怎麼樣?”李陽問。

“好多了,隻是你這消毒的方法,實在讓我難以接受,我要到衛生局投訴你!”喬勝男憤然道。

“投訴的事情回頭再說,你這是習慣性腰扭身,五年前就有了吧,每年都有四五次扭傷?”李陽樂嗬嗬的說著。

“對啊,可以根治嗎?”喬勝男心裡驚的跟什麼似的,這小子冇想到還真是個神醫,竟然這都看出來了。

的確,她這腰容易妞傷的情況,已經出現很多年了,自從在警校學習的時候便出現過,雖然隻要及時處理,時間不長便會痊癒,但反覆的折騰,實在讓她深感頭疼!

“可以,我給你按摩按摩便可。”李陽很是自信的道。

“那麻煩你了。”喬勝男語氣柔和了許多,心頭也是一喜,對李陽莫名有了些許的好感。

覺得這小子,也不是太十惡不赦了,能治病救人的醫生明顯還是好人的嘛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