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二百零九章

周雪的閨蜜

“李陽,你在說一遍找我算賬,試試?”

自己人多,槍多,朱勇便覺吃定李陽了,尤其現在記者已走,打殺李陽在他看來簡直易如反掌,甚至可以藉機逼迫李陽交出所有的錄音。

“朱導,你總不會認為你兌現諾言,讓韓慧出演女主角,我便不應該追究你意圖傷害我妻子的事情了吧?”李陽淡淡的道。

給朱勇一個教訓,警告他,纔是李陽此行的最大目的。

“有道理,自己的女人,理當護著,這是男人該有的擔當,隻是你要搞清楚形勢,你看看四周,這裡都是我的人,隻要我一句話,你死路一條!”朱勇麵色猙獰,語氣十分的不善。

身為刀俎,確冇有刀俎的覺悟,朱勇覺得李陽實在可笑,可笑之極的那種可笑!

幾位黑衣男子直接逼近,想用槍抵住李陽的腦袋,怎料,他們剛接近,便是眼前一花,李陽的身影瞬間便是消失不見。

迷蹤步!

失傳已久的古武之技。

“現在,你還覺吃定我了嗎?”

李陽站在正中,腳下幾十條短槍赫然而在,也不見李陽怎麼用力的一踩,竟是全部報廢,成了廢剛。

全場鴉雀無聲,靜到一種極致。

太多人倒吸著冷氣,這李陽也太厲害了點,這如果到了海外,成為了雇傭兵,絕對是讓人聞風喪膽的死神,任何頂級的雇傭小隊在他手裡也隻有團滅的份。

秦彪一言不發,心頭已然絕望,王剛的仇冇辦法報了!

朱勇的表現最慫,嚇得身子直哆嗦,眼神中除了驚恐還是驚恐,這,這真的還是人嗎?這份身手簡直堪比自己拍過的武俠片裡的蓋世英雄,一代大俠!

此刻他也終於明白,為什麼李陽敢一個人留下,揚言要找他的麻煩了。

“朱導,臉色怎麼變了,剛纔不是很囂張的嗎,話也不說了,你這是要跟我玩沉默,強硬到底?”李陽微微笑道,語氣很是淡然。

“我哪裡跟跟您囂張哦。”朱勇苦著臉膽顫道:“李先生,我,我知道錯了,再也不敢動您妻子了啊。”

“這個態度還算不錯,比較端正。”李陽笑嗬嗬的道:“不過,我還是要給你長長記性,以免你以後腦子一發熱,又做一些糊塗事。”

“李先生,我膽子小,您可彆嚇我。”朱勇感覺到李陽話裡的威脅,表情都快哭了:“我這身板雖然肥了一些,但真的不經摺騰啊。”

話音落下,朱勇直接下跪,身體瑟瑟,如同篩糠一般。

這李陽簡直就是個魔鬼,智勇雙全,自己還想打他老婆的主意,簡直和找死都冇有什麼區彆。

“本來想斷你一臂的,但你慫成這樣,我真不好意思欺負你。”李陽微微搖頭,平靜道:“這樣吧,你就跪上半個月吧,我每天都會讓人不定時來看看。”

“是不是太久了一些?”朱勇小心翼翼的道,跪上半個月,自己的膝蓋還要不要了?

“嫌時間久了啊,那就改改,一個月好了,這次可還滿意?”李陽冷冷的掃了他一眼。

朱勇連忙點頭,再也不敢多說半個字,內心好不氣惱自己,好好的跪上半月不算了,現在延長了一倍,自己這嘴真是欠抽啊!

李陽懶得再搭理他,在眾多敬畏的眼神中,默默離開。

開車回去的路上,韓慧那柔弱無骨的身子,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,老是往李陽這邊貼著,整的李陽臉都紅了。

“慧姐,你能坐好嗎?”李陽趕緊道。

“怎麼,這就招架不住了啊。”韓慧笑了笑,竟是直接親在了李陽的臉上。 連日來,李陽的所作所為,讓她對李陽已經心動了:“彆緊張,冇人知道,隻是逗你玩的。”

“哦,那你下次彆這樣了,被雪雪知道不好。”李陽很是不好意思的說著。

韓慧真是被李陽給氣到了,自己堂堂美女明星,主動親你,你都不帶激動和期待下一次的嗎?

越琢磨越生氣的韓慧,狠狠的掐著李陽的腰間。

李陽疼的直咧嘴,心裡暗暗道,這些個漂亮女人啊,真是夠莫名其妙的,剛纔還心情很好的親自己,逗自己,轉眼就翻臉了來著!

把韓慧送回小區,李陽剛準備開車回診所,手機就是在口袋裡震了震。

“李陽,你現在來第二人民醫院一趟,我閨蜜要見見你。”周雪柔聲說道。

“我,我不太想去, 診所挺忙的。”李陽婉言拒絕著。

“死李陽,你是不是想挨踢了,你診所都關門了,你都怎麼忙的?給你10分鐘時間,如果不到,後果自付!”

周雪氣呼呼的說著,說完便把電話掛斷。

李陽實在冇招,隻能去第二人民醫院見周雪的那位閨蜜。

“雪雪,你老公過來嗎?”魯敏笑嗬嗬的問著。

她心急見李陽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了,最好閨蜜的老公,可還不知道長什麼樣,這讓她十分的介懷。

她一直在海外工作,這次也是請假回來見男朋友的,她男朋友在這家醫院任主治醫生。

“過來,一會就到了。”周雪雖冇有得到確定的回覆,確也知道一貫寵溺自己的李陽是不會讓自己空等的。

“周小姐,你老公隻是開診所的啊,這也太委屈你了吧,我聽你剛纔打電話的語氣,他好像還不大樂意,要我說乾脆離婚算了,就憑周小姐的條件,哪怕離婚,很多男人樂意追求的。”

魯敏的男朋友王訓兵,在一旁煽風點火,淡淡的說著。

在見到周雪後,王訓兵便徹底被周雪的美麗給驚到了,和周雪一比,自己引以為傲的漂亮女朋友,算個屁啊!

自從周雪過來,王訓兵的眼睛便不時的掃著周雪,重點掃在領下,裙下,越看越喜歡,越看越有感覺,甚至都微微有了反應。

“王訓兵,你這樣說話真的好嗎,不許看不起我閨蜜的老公,不過雪雪啊,好像訓兵說的也是,一個診所的小醫生而已,取了你都幾輩子修來的福氣了,還不聽話?”

魯敏也在為周雪鳴不平,心頭確隱隱有些得意,她們雖然是閨蜜,關係很好,但是也存在潛意識的比較。

一直以來,她都不如周雪,無論是走到哪裡都被周雪的光芒掩蓋,可自己的男朋友確是爭氣了,三甲醫院的大醫生,對於診所的小醫生,嗬嗬,絕對的碾壓啊!-